图片故事:守护“微笑天使”的长江汉子

图片故事:守护“微笑天使”的长江汉子

张八斤在给江豚抛喂小鱼(摄于2020年12月24日)。

“江豚听到我的脚步声就知道我来了。”冬日清晨,长江铜陵段和悦洲与铁板洲之间的夹江上雾气氤氲。58岁的张八斤一如往常穿上蓝布工作服,朝着“铜陵淡水豚国家自然保护区”走去。

洗好鱼,张八斤拎着鱼桶来到喂食台前,抓一把小鱼丢向水面,只见几头江豚浮出水面吃了起来。此时,张八斤便扶着桶等待,江豚吃得差不多了,他会再丢下一把。江豚的饭量很大,一天要吃上体重十分之一重量的小鱼。每天上午7点半、10点,下午2点、4点,张八斤都要喂上四趟,全年无休,这一喂就是十多年。

“这头是母的,生过小江豚。那头老得没牙齿了,已经没有自己捕食的能力了……”一边喂食,张八斤一边介绍道。很多时候,张八斤是通过江豚身上的伤痕来辨认它们的。张八斤说,以前喂江豚都是靠划船,一次喂一两头,而且江豚容易因为吃食撞上船边,后来修建了喂食台,投喂的范围更广,江豚也更安全了。

江豚是一种食性单一且繁殖力低的哺乳动物,再加上它很难适应工业污染和过度捕捞,这个长江上曾经的“微笑天使”成为了“水中大熊猫”。为了保护长江江豚,安徽省于2000年12月批准建立了“安徽省铜陵淡水豚省级自然保护区”,2006年,国务院正式批准其为“铜陵淡水豚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据调查,2017年整个长江流域长江江豚有1012头,58公里长的长江铜陵段江豚数量为近50头,属于密度较高的区域。

江豚是长江的旗舰物种,它的生存状况是长江生态好坏的一面镜子。2020年起长江流域重点水域实行为期十年的常年禁捕。2020年12月26日,我国第一部流域专门法律《长江保护法》表决通过,将于2021年3月1日起施行,将“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写入法律,成为长江流域各地区经济发展必须共同遵守的法律制度。

2020年夏天暴雨连日不断,江心洲即将破圩,张八斤仍然坚守在保护区喂江豚,直到通知全部撤离才离开。可是仅仅离开两天,他又天天回来喂江豚。用爱人涂蜡梅的话来说:“比对自己的儿子还要好。”

从2005年张八斤第一次当上江豚饲养员,十多年过去,他对每一头江豚都了如指掌。敬业且经验丰富是同事们对他的一致评价。2020年9月,15年如一日守护江豚,助力“水中大熊猫”繁衍壮大的张八斤获评“安徽好人”。

近些年,长江流域的生态环境有所好转,越来越多的人看到江豚“出水”,而且离岸边更近了。张八斤这位长江汉子也盼望着,除了自己喂养的这些“江豚宝宝”,还可以像儿时一样,看到越来越多的江豚在长江中嬉戏。新华网发(徐旻昊 王珂 摄)

铜陵淡水豚国家自然保护区内,江豚露出水面,嘴角上翘,仿佛在微笑(摄于2020年12月23日)。新华网发(徐旻昊 王珂 摄)

铜陵淡水豚国家自然保护区内,江豚在嬉戏(摄于2020年12月23日)。新华网发(徐旻昊 王珂 摄)

铜陵淡水豚国家自然保护区内,江豚在嬉戏(摄于2020年12月23日)。新华网发(徐旻昊 王珂 摄)

在铜陵淡水豚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长江江豚在水中嬉戏(摄于2020年10月11日)。新华网发(陈晨 摄)

清晨,雾气氤氲的铜陵淡水豚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摄于2020年12月24日)。新华网发(徐旻昊 王珂 摄)

张八斤为江豚准备“早餐”(摄于2020年12月24日)。新华网发(徐旻昊 王珂 摄)

清晨,张八斤出门喂鱼(摄于2020年12月24日)。新华网发(徐旻昊 王珂 摄)

张八斤拎着鱼桶来到喂食台(摄于2020年12月24日)。新华网发(徐旻昊 王珂 摄)

张八斤拎着鱼桶来到喂食台(摄于2020年12月24日)。新华网发(徐旻昊 王珂 摄)

张八斤拎着鱼桶来到喂食台(摄于2020年12月24日)。新华网发(徐旻昊 王珂 摄)

张八斤从鱼桶里抓出几只小鱼准备喂食江豚(摄于2020年12月24日)。新华网发(徐旻昊 王珂 摄)

张八斤从鱼桶里抓出几只小鱼喂食江豚(摄于2020年12月24日)。新华网发(徐旻昊 王珂 摄)

给江豚喂完鱼食的张八斤回到家里煮面吃早饭(摄于2020年12月24日)。新华网发(徐旻昊 王珂 摄)

给江豚喂完鱼食的张八斤回到家里吃早饭(摄于2020年12月24日)。新华网发(徐旻昊 王珂 摄)

责任编辑:张弛校对:王妗最后修改:
0

精选专题

深入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

精选文章

精选视频

精选图片

微信公众平台:搜索“宣讲家”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
宣讲家微信公众平台
您也可以通过点击图标来访问官方微博或下载手机客户端:
微博
微博
客户端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