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民主

论民主

民主即人民当家作主,依法管理社会公共事务和国家大事。民主是一种政体,是一种价值观,也是一面治国理政的旗帜。民主不等于涣散。民主的前提是规则。

民主是权利与义务的统一,解决谁说了算的问题。人民是国家的主人,社会公共事务和国家大事,理应由人民说了算。几千年人类文明史,是一个由个别人说了算,到少数人说了算,再到多数人说了算的历史。民主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权利,也是一种责无旁贷的义务,建立在公共精神和共同利益、共同意志、共同责任的基础上。社会的一盘散沙,往往源于民众的冷漠和袖手旁观。民主是人民权利与义务的制度化,是一种少数服从多数、多数尊重少数的制度安排。民主是对多数的服从。

民主是形式与内容的统一,解决咋说了算的问题。人民群众参与公共事务的广度、深度和持续时间的长度,是衡量民主的尺度。代议制、政党政治、三权分立,是民主的西方形式。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爱国统一战线、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基层群众自治制度,是民主的中国模式。民主有内容真伪之别,无形式优劣之分。民主的目的是在充分协商的基础上和平解决争端,形成共同意志,妥善处理公共事务。什么形式有利于真实表达人民意志,有利于人民群众广泛、深入、持久的政治参与,有利于和平处理公共事务,就采用什么形式。民主是公众参与和政治协商的制度化,是和平解决争端的手段。民主是对协商的服从。

民主是程序与结果的统一,解决用什么说了算的问题。民主是手段,也是过程。民主的过程,就是动员群众,组织群众,真心实意倾听群众意见、集中群众智慧、执行群众意志的过程。群众路线不是空洞的口号,必须渗透到思想里、转换到程序中、落实到行动上。孙中山的五权宪法因缺乏程序保障而落空,唤醒民众也因蒋介石、汪精卫的背叛民众而夭折。结果用程序生产,程序是民主的保障。民主是程序和群众路线的制度化。民主是对程序的服从。

民主是历史与现实的统一,解决靠什么说了算的问题。鸦片战争以后,中国民主历尽坎坷,康有为的君主立宪被慈禧太后粉碎,孙中山的中华民国被袁世凯篡夺,宋教仁的政党政治被北洋军阀谋杀。一次又一次试错之后,中国人找到了民主集中制这个法宝。“民主基础上的集中和集中指导下的民主相结合”适应中国水土,是民族独立、人民解放和新中国日益强大的动力源,也是奴役中华民族近百年的西方列强的眼中钉,列强们需要那个四分五裂、任其宰割的旧中国。中国民主是民主集中制的制度化。民主是对理性的服从。

民主是素质与能力的统一,解决为什么说了算的问题。民主的质量,由民众参与公共事务的热情、素养与基本能力决定。自由而不屈从、真实地表达自己的意愿,理性而不冲动、冷静地倾听别人的主张,妥协而不偏执、愉快地服从多数人的决定,合作而不敌对、真诚地尊重不同的意见,是民主的基础。动辄拳脚相加、刀兵相见,是民国初年中国民主失败的重要原因。民主的实质是,用辩论讲清道理,用妥协实现团结,用合作促进共赢。民主是辩论、妥协与合作的制度化。民主是一个渐进的过程,是对合作的服从。

责任编辑:王梓辰校对:刘佳星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