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用值”是社会治理加速器

“信用值”是社会治理加速器

近段时间,到北京大学首钢医院、石景山医院等医疗机构就诊的患者,尝鲜了一项新服务——“先诊疗、后付费”。患者不仅可以待就诊结束后统一缴费,也可以先行离院,在48小时内完成支付。据统计,这一改革能缩短患者60%的院内就医时间,患者总体满意度达96.5%。

排队时长是影响就医体验的直接因素之一。北京各医院特别是大医院患者众多,即便预约分时就诊,患者在取号、检查、检验、取药等环节上也要逐一排队缴费,耗时耗力。若碰到地点分散、不会操作、机器维修之类情况,还得楼上楼下跑好几趟。患者重复排队,加剧了院内拥挤程度,也加大了医院管理成本,从人员聚集风险,到窗口人手紧张,再到车位供不应求,种种现实烦恼都与之有着潜在联系。此番石景山区试点的“先诊疗、后付费”正着眼解决这一问题,针对性很强。

后付费模式之所以行得通,主要是评估了患者的社会信用。根据规定,北京市医保状态正常且无严重失信记录(失信被执行人)的常住居民,在签署承诺书后,即可成为信用医疗用户,信用就医平台提供2000元的初始信用额度。可以说,这是守信市民的一项福利,通过自己日常遵规守矩积累起信用值,进而取得医院对即刻缴费流程的让渡;这也是科技向善的一种反映,通过技术手段联通个人大数据,进而提升人们的生产效率和生活品质。目前,本市包括石景山区在内的一些地方开始试水信用就医服务,期待“北京方案”能够尽快积累经验、磨合成熟,进一步铺开。

以更大视野来看,医疗领域的这一尝试对于提升社会治理效能不乏启示。目前,我们国家已建立了覆盖大约三到四亿人的征信体系,让这一体系融入百姓生活,可以节省验资、登记等诸多流程,进而大幅度提升社会运行效率。小至免押金租借车辆、入住酒店,大至小微企业网上申请贷款,“信用生活”在给民众带来更多便利的同时,也有可能成为新的经济增长点。信用社会还有很大想象空间,但建设完善还需要一个过程。利用好信息化和大数据手段,不断打破信息孤岛和部门藩篱,整合政府部门之间、政府与社会之间以及各社会单元之间的信息和资源,才能建立起一个科学公正客观且健全的信用评价体系。

另一方面,这敦促广大民众不断增强诚信理念、规则意识、契约精神,精心呵护自己的信用记录,让其成为另一张“身份证”。一个持续完善的信用体系将更好解决“办事难、办事慢、办事繁”问题,也将成为城市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新抓手。

责任编辑:吴成玲校对:刘宇同最后修改:
0
事业单位事业单位标识证书 京公网安备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15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