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效发挥服务型消费潜力

有效发挥服务型消费潜力

消费结构转型升级蕴藏着经济增长的潜力,也蕴藏着产业结构转型升级的动力。党的二十大报告提出,要“构建优质高效的服务业新体系”。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要扩大市场准入,加大现代服务业领域开放力度”。从中长期看,以服务型消费为重点的消费结构转型升级趋势并未改变。立足现实,关键是推动服务业市场开放,推动一揽子结构性政策调整,加快结构性改革进程,有效发挥14亿多人的服务型消费潜力。

把握消费升级大趋势

服务型消费是扩大消费的新引擎。伴随居民收入增长和中等收入群体规模扩大,我国消费结构加快升级,居民消费服务化趋势加快发展,成为扩大内需的重要动力。总体上,服务型消费升级仍是大趋势。从服务型消费水平看,预计到2030年,我国城乡居民人均服务型消费水平将超过1.8万元。从服务型消费占比看,我们测算,到2025年,我国服务型消费占比有望达到52%左右,2030年有望达到55%至60%,到2035年大体稳定在65%左右。

服务型消费蕴藏着巨大市场空间。一是新消费带来新空间。以信息消费为例,近年来,我国物联网、云计算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不断推进,为进一步缩小城乡服务型消费差距提供了基础条件。2021年,农村地区互联网普及率为58%左右,与城市地区的差距不断缩小。二是传统消费仍有新空间。以家居为例,随着人工智能等新技术的渗透,智能家居行业成为家居领域消费增长的主要力量。三是社会服务业拓展新空间。不同年龄段在服务消费品类上有鲜明的差异,年轻消费者对于个性化、悦己型服务更青睐,年纪大的消费群体对健康服务的偏好迅速增加,这些都将促进服务消费细分和多元化消费市场发展。

发力三大重点领域

加快服务型消费扩容提质、以服务业市场开放释放服务型消费潜力,不仅是扩大内需的重要途径,也将为消费结构升级和经济高质量发展注入新动力。今后一个时期,要在供给、需求和制度层面发力,鼓励服务型消费新模式新业态发展,助力消费结构升级。

第一,着力加大重点领域服务供给。一是释放居民健康需求。有预测表明,到2030年,我国老年人健康需求将达到数十万亿元。为适应我国居民健康需求全面快速增长的趋势,要加快医疗健康服务市场开放,推动以生物技术和生命科学为先导,涵盖医疗卫生、营养保健、健身休闲等的大健康产业发展。二是加大绿色消费供给。我国绿色消费还有相当大发展空间。要把释放绿色消费潜力作为重点,持续提升食品消费绿色化水平,积极推广有机农业发展,加大市场绿色农产品供给,不断满足消费者对健康饮食的需求;鼓励绿色住房消费,积极推广绿色、低碳建筑,推进老旧小区绿色化改造;抓住新能源汽车发展的良好态势,提速绿色出行,加快推进交通运输绿色低碳转型。三是推动新型消费发展。一方面,鼓励消费业态创新。支持消费领域的平台企业运用新技术探索和打造数字消费新场景,培育更多“小而美”品牌;鼓励发展定制消费、体验消费、智能消费等;推动生活服务智能化,重点发展无接触交易式服务。另一方面,促进线上线下融合发展。鼓励“互联网+流通”发展,促进线上交易和线下服务相结合,提供个性化、便利化服务;鼓励商贸流通企业发展线上线下全渠道销售模式,实现数字化转型。

第二,实现服务业市场开放的重大突破。要按照“非禁即准”原则,加快服务业市场开放。全面实施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凡是法律、行政法规未明令禁止进入的服务业领域,逐步向社会资本开放,鼓励和引导社会资本参与发展服务业。要完善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强化竞争政策的基础性地位,为服务业平等发展创造良好社会环境。要以服务业市场的开放有效适应服务型消费需求升级趋势,鼓励满足多元化、个性化服务需求的新业态发展。不容忽视的是,适应消费结构升级趋势,加大服务有效供给,需要释放民营企业特别是中小微企业市场活力,要保持政策的稳定性,在强化监管的同时优化民营企业发展环境。

第三,聚焦以服务贸易为重点的制度型开放促进制度变革。一是加快跨境服务贸易负面清单管理制度变革,推动服务贸易标准与国际接轨。二是加快有利于提升服务贸易项下货物进出口自由化便利化水平的制度变革。例如,可考虑简化医疗健康、文化娱乐、旅游、教育、科技研发等服务业发展所需原材料、基础设施配套的进口通关手续,提升贸易自由化便利化水平。

营造良好发展环境

释放服务型消费潜力,关键在于稳预期、提质量,营造良好发展环境,为服务型消费发展注入信心和动力。

预期深刻影响着需求和供给。稳预期的关键是稳市场主体发展预期。从当前情况看,要稳定消费预期,关键是要加大结构性政策调整力度,采取有效举措,尽快提升居民消费信心,稳市场主体预期。我国1.6亿多户市场主体是经济发展动力源、吸纳就业顶梁柱。要加大稳市场主体的结构性政策力度,以稳市场主体来稳就业、保民生,进而稳消费预期。

释放服务型消费潜力,关键在于提升服务型消费供给质量。一是在教育、医疗、健康、养老等领域对接国际标准。二是完善和优化居民消费的服务体系。随着消费结构转型升级,居民对消费服务体系的要求更高。释放服务型消费需求,要在加大服务型消费供给的同时,进一步完善服务体系。三是推进市场监管的主要对象由商品为主向服务为主转变。适应服务业市场开放与服务型消费发展的大趋势,既要有规范化的监管,实现公平竞争和防范风险,也要避免用“旧制度管理新经济”,加快探索市场监管理念、模式、技术、手段的创新。建议参照国际先进经验优化监管标准体系,开展服务型消费领域的监管体制变革,实现综合监管部门与专业监管机构的有效配合。

释放服务型消费潜力,还要加快服务型消费的基础设施建设。一是加快全国统一的公共服务基础设施建设进程。在形成全国统一的公共服务基础设施建设与服务标准的基础上,地方应重点围绕公共服务基础设施的可持续利用等进一步细化标准。在重大项目方面,重点是改善中小城镇的公共基础设施,推动公共服务设施、环境保护设施由大城市向周边中小城市和小城镇扩散,提升城乡社区管理一体化水平。二是完善数字消费基础设施。重点推动物联网、云计算等新型基础设施全面覆盖核心商圈、产业园区、交通枢纽等;适应跨境电商、数字贸易和供应链管理等发展需要,不断完善跨境数字基础设施,提升跨境数字消费便利化水平;提升和完善社区便民数字消费设施,打造便民数字生活服务网点和服务圈,建设数字消费综合体验场所和新型数字消费服务平台。

【作者系海南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

责任编辑:王梓辰校对:翟婧最后修改:
0
事业单位事业单位标识证书 京公网安备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15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