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韩大嘴”讲述伦敦奥运的精彩故事
中央电视台著名体育播音员韩乔生,主持解说多项体育节目,因出错多而以“大嘴”蜚声海内外,网友编有“韩乔生语录”,他喜欢在解说中做大胆而无厘头的调侃。那么,对刚刚结束的伦敦奥运会,对刘翔退赛、叶诗文禁药风波、羽毛球队让球……韩大嘴又有怎么样的独到见解和精彩语录呢?精彩尽在《京城尚书房》百姓讲坛。
刘翔摔倒何以引起各界喧哗

刘翔是中国体育的遮羞布?

刘翔是中国体育的遮羞布?

刘翔这个项目在中国体育里面是除了足球之外最薄弱的体育项目,田径项目一共43枚金牌后来变成45枚金牌,中国在这里面就拿了一块金牌,我们这次拿了一个竞走,我们中国在田径在奥运会上输的就剩下一条内裤了,刘翔在这个前提下成了中国田径大项目的一块遮羞布,他承载太多的东西,太多的内容。而且由于在奥运会历史上刘翔是唯一一个黄皮肤并且在直道项目中得到金牌人。在这种情况下,刘翔被赋予很多很多的责任、历史的重任包括经济的利益。

[详细]

刘翔摔倒媒体应承担责任?

刘翔摔倒媒体应承担责任?

我说媒体有责任,媒体非要把非主流的一小撮,就网上那点不正常心态的人当成主流在报。我觉得对于互联网来讲应该加强网管。有些说的多话专门有一个黑色禁区,叫黑穴,你给他放在黑穴里面去,这些人愿意说自己说去,你们是一群墨,叫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你们在一起怎么抹怎么抹去,有几百万人也不怕,因为这是一种非常规的势力。不要让这些非常规的、不健康的声音干扰着社会,成为我们社会报道的主要的声音。人真的有逆反心理,媒体上正常引导的话,就不会这样,媒体有责任,我们也有责任。大家都是用那种病态的心理去看正常的事,这事一样也就看扁了。

[详细]

体育解说员如何制定解说预案?

体育解说员如何制定解说预案?

就像部队打仗一样,我消灭敌人是先消灭一个团一个师,还是把一个班干掉?针对孙杨的比赛解说也一样,尤其200米自由泳跟孙杨一起比赛的法国选手最后拿了金牌,我们的第一预案就是孙杨在这个比赛里拿铜牌,第二预案就是孙杨拿银牌、第三预案孙杨拿金牌、第四预案孙杨不拿牌,我们也有ABCD预案。只有预案做好了、做充分了、准确了,你才能当事情发生的时候做到有备无患,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伟大的毛主席早就教导我们了,我们准备ABCD方案的时候播音员发出内心情感难以抑制,说实话谁不哭,那是他眼睛的泪腺神经系统坏了。

[详细]

不要把孙杨变成下一个刘翔

不要把孙杨变成下一个刘翔

我看昨天互联网说“千万不要把孙杨变成下一个刘翔”,这说明了国民的担忧。本身刘翔在特殊时期承载的就已经不是他一个人能承载的东西,掺杂了太多的商业利益在里边,人们本身就有一个观点,“你挣那么多钱,你吃的和我们老百姓不一样,你看病都跑道国外去,你有什么理由不交出答案?”对,没错,我也这么想,我希望刘翔是一个普通人,其实说白了他手术结果出来以后,我一看这种事例在田径运动员当中非常多,很常见,不是什么特殊的伤病。但是在我们特殊的国情下,在我们每个人特殊的眼光和特殊看法下,就已经有了特殊的答案。

[详细]
难舍金牌情节,事出有因

中国体育是中国人的门面

中国体育是中国人的门面

本届伦敦奥运会,中国获得38枚金牌,表现不如北京奥运会时抢眼。平心而论,在失去了主场情况下,这是一种非常客观的反映。国人为什么担心中国金牌数大面积的滑落,因为中国人仍然在骨子里面认为体育是中国人的门面。不可否认的事实是,正是由于2008年北京奥运会,我们才能够把世界的大门打开,中国不会有这么好的广告让世界迅速了解中国,大家可以感受到北京奥运会之后,中国的发展变化速度真的比起07、06、05那要快的多。

[详细]

不让兴奋剂污了“门面”

不让兴奋剂污了“门面”

上个世纪中国在兴奋剂问题上,田径、游泳项目上都有不光彩的记录,但在袁伟民上台以后,他非常强调反兴奋剂的问题,在悉尼奥运会之前,国家体育总局开始实行一项比国际反兴奋剂委员会药检还要严格得多的内部检测制度,凡是服用兴奋剂,轻则三年,重则终身禁赛。那届奥运会结束以后,奥组委给中国的评价是“你们在反兴奋剂方面是全世界的楷模”。

本届伦敦奥运会,有媒体对中国运动员兴奋剂说三道四,把在泳池里的表现归结为兴奋剂的帮忙。殊不知,叶诗文、孙杨在六月份国际药检早就检测了。

[详细]
伦敦奥运焦点人物

刘翔

刘翔倒在伦敦奥运会男子110米栏预赛的跑道上,这一事件无疑是奥运期间最吸引中国人眼球的话题。但这一事件并没有随着奥运会的结束而结束,由于各方选择了封口,许多疑问并没有得到有效的解答,此事件成为了一桩悬案,经过网络的发酵后,也引来了许多的争议。

叶诗文

叶诗文在伦敦震惊了世界,女子400米混夺金打破世界纪录,女子200米混夺金两次打破奥运纪录,而叶诗文的神奇表现引来美国教练莱昂纳德以及一些西方媒体的质疑,甚至有记者在新闻发布会上直接逼问叶诗文是否服用过兴奋剂,而叶诗文毫不犹豫的表示从来没有。叶诗文三次通过WADA的药检,奥委会官员表示质疑到此为止,对于叶诗文遭到的质疑,国际奥委会医学委员会主席阿恩认为,没有证据就不应该怀疑。

羽毛球女双

相信不管再过多少年,伦敦奥运会羽毛球女双消极比赛事件都难以被遗忘,包括于洋/王晓理在内的四对女双组合,因为都想在淘汰赛选择对手,结果比赛时每对组合都以输球为目标。世界羽联在赛后展开调查,最终四对涉及消极比赛的组合被取消了奥运资格,除了于洋和王晓理,还有两对韩国组合和一对印尼组合,这可以说是奥运会历史上最为严厉的一张重磅罚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