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把孙杨变成下一个刘翔

不要把孙杨变成下一个刘翔

核心提示:

我看昨天互联网说“千万不要把孙杨变成下一个刘翔”,这说明了国民的担忧。本身刘翔在特殊时期承载的就已经不是他一个人能承载的东西,掺杂了太多的商业利益在里边,人们本身就有一个观点,“你挣那么多钱,你吃的和我们老百姓不一样,你看病都跑道国外去,你有什么理由不交出答案?”对,没错,我也这么想,我希望刘翔是一个普通人,其实说白了他手术结果出来以后,我一看这种事例在田径运动员当中非常多,很常见,不是什么特殊的伤病。但是在我们特殊的国情下,在我们每个人特殊的眼光和特殊看法下,就已经有了特殊的答案。

为什么说媒体有责任?我前两天发一条微博给孙杨,我说孙杨你现在要特别注意,你要淡定,要有承受力,现在这班媒体给你发的东西好话说尽了,把你捧上天,紧跟着过几天又传出孙杨代言费超过一百万等等。媒体可以把他捧上天,也可以把他打下地狱,人言可畏。从这个角度来讲其实一样,我看昨天互联网说“千万不要把孙杨变成下一个刘翔”,这说明了国民的担忧。本身刘翔在特殊时期承载的就已经不是他一个人能承载的东西,掺杂了太多的商业利益在里边,人们本身就有一个观点,“你挣那么多钱,你吃的和我们老百姓不一样,你看病都跑道国外去,你有什么理由不交出答案?”对,没错,我也这么想,我希望刘翔是一个普通人,其实说白了他手术结果出来以后,我一看这种事例在田径运动员当中非常多,很常见,不是什么特殊的伤病。但是在我们特殊的国情下,在我们每个人特殊的眼光和特殊看法下,就已经有了特殊的答案。而且在网络上,我对这些标题党特别义愤,我们打开互联网一看都是耸人听闻的标题。孙杨参加南京的一个青奥会倒计时多少天的一个活动,台上主持人问请你们三个运动员谈谈不做运动员后想往其他哪个方面发展?每个人都谈了,大家知道孙杨说,我首先考虑游泳问题,我觉得不应该把我和其他的运动员分开。今后的发展,我觉得唱歌还可以,我还是想在唱歌上面发展。那你喜欢刘德华吗?你想想一个运动员他整天在那儿游,平时就听听歌看看小说,他有其他方面什么特长?他还是一个孩子,咱们孩子也说刘德华我特崇拜,他要带我唱歌更好了,幸亏孙杨没说这个话,他要说了记者敢写成:“牛的不行,要与刘德华比肩,你当你是谁狂妄自大。刚刚获得泳池金牌,就要比肩刘德华,你当你是谁?”其实大家瞧瞧,很正常的对话,媒体给你改成“孙杨欲进军歌坛”,点击打开他的文章,了半天是他中年期的事,他现在还属于青春期。其实互联网现在就是这种风气,而且现在社会节奏太快,快餐文化就,很多年轻人很浮躁,就看一眼标题不看正文,看一眼就说孙杨进军歌坛了,这个小子太狂妄。那天一个阿姨问我孙杨唱歌一百万?我说什么跟什么呀,一百万可能是泰币。其实这点来讲,就涉及到怎么样爱护年轻运动员的问题。

我认真看了刘翔昨天在我们中央电视台的节目,我觉得刘翔个人的人格还没有扭曲,刘翔还是一个健康的刘翔、正常的刘翔。我突然意识到是我们社会病了,我们的人病了,我们用我们自己的主观色彩去看,同样不是我转移话题,而是社会本身就在转移话题。刘翔有伤是事实,但是团队里面带来的消息就是刘翔这次身体状况不太好,可能不会取得什么特别好的成绩,不要寄予太大的希望,最近他脚有点不太好,说实话也就到这儿了,点到为止了。他们能告诉我们什么样的机密内容?没有。包括杨建我们转播田径的评论员。我们同吃同住,杨建就跟我说这么一句话,你这游泳项目火了,从中国的体育来讲,凡是游泳火的时候田径就不行了。我说不会不会,刘翔腿怎么样?他说刘翔这次悬,身体不太好。他要知道这个情况,他肯定会说我跟您交个底,您千万别寄予什么希望。冬日那、刘翔、孙海平、冯树勇谁都没有告诉我这个信息,刘翔自己都不知道。刘翔这个伤不是他的医生和教练原来遇到的老伤,而是意想不到的情况。作为播音员我们当然要准备方案了,最近刘翔的身体状态不太好,我的语言要收着点。而且刘翔情况不太好,可能是银牌、可能是铜牌,我肯定要有方案,这有什么错?部队打仗也一样,我消灭敌人是先消灭一个团一个师,还是把一个班干掉?孙杨也一样,我们也要做出不同的预案,尤其200米自由泳跟孙杨一起比赛的有法国选手阿格内尔,那个人最后拿金牌了,我们的第一预案就是孙杨在这个比赛里拿铜牌,第二预案就是孙杨拿银牌、第三预案孙杨拿金牌、第四预案孙杨不拿牌,我们也有ABCD预案。只有你预案做好了、做充分了、准确了,你才能当事情发生的时候做到有备无患,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伟大的毛主席早就教导我们了,我们准备ABCD方案的时候播音员发出内心情感难以抑制,说实话谁不哭,那是他眼睛的泪腺神经系统坏了。

对于杨健这件事我有我的看法,杨健是一个年轻的播音员,我们本身应该保护,为什么网上捕风捉影?他也只了解到刘翔有伤,脚不太好,这次可能够呛,没有其他的,他还要参加比赛,也许拿不了名次,也许进不了半决赛,谁想到他途中突然摔倒了?如果预料到了还要准备什么预案,直接上去演就行了。在这个事情上为什么有不同的声音?紧跟着就有媒体说杨健知道刘翔深患重伤,这一个“重”字了不得,接着媒体就出来了,央视在演戏,然后再下来,央视演戏意味着刘翔你是欺骗,你的伤情你肯定知道,你肯定是告诉中央电视台,中央电视台隐瞒全国老百姓,中央电视台把全国老百姓都忽悠了。回过头来看微博上说什么了?就说中国的中央电视台是媒体的一部分,中央电视台从来不说真话都是假话。然后又来了,由于中央电视台是媒体一部分,全国媒体60年来都说假话,紧跟着到现在老百姓对于刘翔,中国的老百姓终于醒了,到了对中国的媒体,每说一句话开始置疑的时候,紧跟着那个桥就塌了,你看一年前媒体还在歌功颂德呢。说的比唱的都好听,这个不是感动了上天,而是声音震毁了土地爷了,土地爷就来了。其实我觉得这种情况在西方国家也有,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有,德国、美国、法国、意大利、加拿大都有,其实这是非主流。我说媒体有责任,媒体非要把非主流的一小撮,就网上那点不正常心态的人当成主流在报。这点我特别的想不通,而且很多中国人明明你在中国生活,你用西方病态的媒体心理去理解。刘翔的事还真的引发出来由于中国媒体说假话,所以我们就开始怀疑,大家可以回去搜一搜。有的人说刘翔的事是假的,叶诗文也是同样服用兴奋剂。昨天我看一个哥们写中国游泳队的五个金牌全都是兴奋剂,今天早上一看这哥们删帖了,太不负责任了。而媒体对这样的声音没必要推波助澜,没必要去报他们。咱们有一句话,农民光听癞蛤蟆咕咕叫还种什么地?这种声音在西方社会都有,你让他闹去吧。同时我觉得对于互联网来讲应该加强网管。有些说的多话专门有一个黑色禁区,叫黑穴,你给他放在黑穴里面去,这些人愿意说自己说去,你们是一群墨,叫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你们在一起怎么抹怎么抹去,有几百万人也不怕,因为这是一种非常规的势力。不要让这些非常规的、不健康的声音干扰着社会,成为我们社会报道的主要的声音。人真的有逆反心理,而且我就说,媒体上正常引导的话,就不会这样,媒体有责任,我们也有责任。大家都是用那种心态,用那种病态的心理去看正常的事,这事一样也就看扁了。

责任编辑:单梦竹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