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亨利希·卡尔[339]

马克思,亨利希·卡尔[339]

马克思,亨利希·卡尔[339]  

 

 马克思 恩格斯/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编译

1818年5月5日生于特利尔的一个律师(后为司法参事)亨利希·马克思的家里。根据亨利希·马克思的儿子的洗礼证书可以看出,亨利希·马克思于1824年同全家一道弃犹太教而改信基督教。卡尔·马克思在特利尔的中学毕业后,从1835年起先后在波恩和柏林研究法学,以后又研究哲学;1841年,他在柏林提出一篇论伊壁鸠鲁哲学的学位论文[340],结果获得哲学博士学位。同年,他迁居波恩,打算在大学里任教;但是,政府对他的在波恩的大学里讲授神学的友人布鲁诺·鲍威尔百般刁难,最后鲍威尔终于被大学解聘,这个事实使马克思很快就清楚地看出:在普鲁士的高等学校里是没有他的立足之地的。大约就在这同一时期,莱茵激进资产阶级年轻一代的一些持青年黑格尔派观点的代表,在同自由派领袖康普豪森和汉泽曼商妥之后,决定在科伦创办一家大型的反对派报纸;马克思和鲍威尔也被聘为该报的主要的经常撰稿人。当时办报所必不可少的许可证,通过迂回曲折的方式悄悄地领到了,于是,“莱茵报”就从1842年1月1日起开始出版。马克思写了一些长篇文章,从波恩寄给这家新创办的报纸;其中最重要的有:对莱茵省议会的辩论的批评,关于摩塞尔流域酿酒农民的状况的文章,以及另一篇关于盗窃林木和与此有关的法律的文章。[341]1812年10月,马克思担任该报的领导,并移居科伦。从这时起,该报开始具有强烈的反政府性质。而同时,对报纸的领导又是如此巧妙,尽管该报先后受到双重的、以至三重的检查(先由普通检查官检查,然后呈交行政区长官复查,最后还要由ad  hoc〔专门〕从柏林派来的冯·圣保罗先生检查一次),政府对这样一种报纸还是无可奈何,所以它决定从1843年1月1日起禁止该报纸继续出版。在这一天马克思退出了编辑部,报纸以此为代价获准缓期三个月,但是后来报纸终于还是被完全查禁了。

于是马克思决定到巴黎去,这时阿尔诺德·卢格在“德国年鉴”[342]大约与此同时被查禁之后,也准备到巴黎去。动身以前,马克思在克罗茨纳赫同燕妮·冯·威斯特华伦结婚。燕妮是马克思童年时代的女友,马克思早在刚进大学的时候就同她订了婚。1843年秋,这一对年轻的夫妇来到巴黎,在这里马克思开始同卢格一起出版“德法年鉴”[343],但是该杂志仅出版了一期;杂志之所以停刊,部分是由于它在德国的秘密传播遇到很大困难,部分是由于在两位编辑之间很快就暴露出原则性的分歧。卢格仍然保持黑格尔哲学和政治上的激进主义的路线,马克思则热心地研究政治经济学、法国社会主义者和法国历史。结果马克思转向了社会主义。1844年9月,弗·恩格斯到巴黎拜访马克思,停留了几天;他们是从在“德法年鉴”共同工作时开始通信的,从那时起他们就开始合作,直到马克思逝世。这个合作的第一个成果,就是一部驳布鲁诺·鲍威尔的论战性著作(他们在黑格尔学派分裂的过程中同布鲁诺·鲍威尔之间也产生了原则性的分歧),即“神圣家族。驳布鲁诺·鲍威尔及其伙伴”[344](1845年在美因河畔法兰克福出版)。

马克思参加了在巴黎以“前进报”这个名称出版的一份篇幅不大的德国周报[345]的编辑工作,该报辛辣地嘲笑了当时德国专制制度和冒牌立宪制度的空虚拙劣。普鲁士政府就以此为借口要求基佐内阁把马克思驱逐出法国。这个要求被满足了;1845年初,马克思迁居布鲁塞尔,恩格斯随他之后也来到布鲁塞尔。在这里,马克思出版了“哲学的贫困。答蒲鲁东先生的‘贫困的哲学’”(1847年在布鲁塞尔和巴黎出版),以及“关于自由贸易的演说”(1848年在布鲁塞尔出版)[346]。此外,马克思有时还给“德意志-布鲁塞尔报”[347]写些文章。1848年1月,他同恩格斯一起受秘密的宣传团体共产主义者同盟中央委员会的委托起草了“共产党宣言”(马克思和恩格斯在1847年春加入了这个团体)。[348]从那时起,“宣言”出版了许许多多经作者同意的和未经作者同意的德文版本,并被译成几乎所有的欧洲文字。

当1848年二月革命爆发并且在布鲁塞尔也激起了人民的风潮时,马克思被逮捕并被驱逐出比利时;这时,法兰西共和国临时政府邀请马克思重新到巴黎去,于是马克思又迁居巴黎。

在巴黎,马克思和他的朋友们一起首先反对了组织军团的儿戏,因为这给新政府的多数派提供了一个摆脱“已经成为累赘”的外国工人的方便手段。很清楚,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组织起来的比利时军团、德国军团等等,只能在一出国境之后就堕入预先设置好的陷阱,而后来发生的事实也正是如此。马克思和共产主义者同盟的其他领导人,为四百名失业的德国人争取到了和发给参加军团的人同样的路费,使他们也得以返回德国。

4月间,马克思迁往科伦;在他的领导下,从6月1日起在科伦开始出版“新莱茵报”,该报在次年5月19日出版了最后一号;威胁着编辑们的是:或者根据法庭命令被逮捕,或者作为非普鲁士国民被驱逐出境。马克思遭到的是后一种命运,因为他在居留布

[349]

鲁塞尔期间脱离了普鲁士国籍。在该报存在期间,马克思曾经两次被陪审法庭传讯:1849年2月7日被控违反出版法,2月8日又被控煽动对政府的武装反抗(在1848年11月拒绝纳税期间);两次他都被宣判无罪。[350]

在“新莱茵报”被查禁后,马克思又回到了巴黎,但是在6月13日示威[351]以后他被迫作以下的选择:或者是留在布列塔尼被拘禁起来,或者是再次离开法国。不言而喻,马克思选择了后者,于是他移居伦敦,并且从此以后就在那里定居下来。

在伦敦,马克思创办了“新莱茵报。政治经济评论”[352](1850年在汉堡出版),总共出版了六期。他在这个刊物上发表的主要著作“从1848到1849年”阐明了这几年的事件,特别是在法国所发生的事件的原因和内部联系;此外,马克思(同恩格斯一起)写了许多书评和政治述评。在前一著作发表后不久,作为该著作的继续,出版了“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353](1852年在纽约出版,1869年和1885年在汉堡重版)。由于发生了科伦共产党人的大案件,他出版了小册子“揭露科伦共产党人案件”[354](1853年在波士顿出版,最近一版于1885年在苏黎世出版)。从1852年起马克思担任“纽约论坛报”[355]的驻伦敦通讯员,并且在许多年当中可以说是该报欧洲栏的编辑。他的文章一部分署了他的名字,一部分则以社论的形式发表;这不是一些普通的通讯,它们是根据认真的研究写出的,而且往往是包含一系列对于欧洲某一国家的政治经济状况进行详尽评论的文章。其中军事性质的文章——论克里木战争、印度起义等——是恩格斯写的。马克思的关于帕麦斯顿勋爵的文章[356]有几篇曾经在伦敦以单行本重印出版。直到美国国内战争开始他才停止为“论坛报”撰稿。

1859年,马克思一方面同卡尔·福格特展开了由于意大利战争而引起的论战,这场论战是以马克思的著作“福格特先生”[357](1860年在伦敦出版)作为结束的。另一方面,在这同一年,出版了他在英国博物馆进行了多年的政治经济学研究的第一个成果“政治经济学批判”第一分册[358](1859年在柏林出版)。可是,第一分册刚出版,马克思就发现他并没有完全弄清楚以后几个分册的基本思想发展中的一切细节;迄今保存下来的手稿[359]是这一点的最好证明。于是他立刻重新开始工作,这样,他没有继续出版那几个分册,而是直到1867年才出版了“资本论。第一册:资本的生产过程”[360](1867年在汉堡出版)。

马克思在写作全部三卷“资本论”——第二卷和第三卷至少是初稿——的过程中,终于又得到机会同时在工人当中进行实际工作。1864年成立了国际工人协会。许多人,特别是法国人都曾经自命为该协会的创始人。不言而喻,像这样的组织不可能是由一个人创立的。但是有一点是毫无疑义的:在所有的参加者当中只有一个人清楚地懂得正在发生什么和应该建立什么;他就是早在1848年就向世界发出“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这一号召的人。

在建立国际时,朱泽培·马志尼也企图笼络那些团结在国际中的人,使他们接受他所宣扬的神秘的、充满密谋精神、以《Dio  e  popolo》〔“上帝和人民”〕作为口号的民主,让他们为这种民主效劳。但是以他的名义提出的章程和成立宣言草案被否决了,相反,得到通过的是马克思所拟定的草案[361];从此以后马克思就稳固地取得了对国际的领导。总委员会的宣言都是马克思写的,其中包括巴黎公社失败后出版并翻译成大多数欧洲文字的宣言“法兰西内战”[362]。

在这里不可能叙述国际的历史。这里只须指出一点:马克思这样起草了章程以及它的原则性的绪论部分,以致法国的蒲鲁东主义者、德国的共产主义者和英国的工联主义者能在这个范围内一致地合作共事;这种联合的内部一致直到以巴枯宁为首的无政府主义者——他们从出现时起就企图瓦解任何工人运动——出现以前,从未受到破坏。当然,协会的力量是以欧洲和美洲的无产阶级渴望联合起来这样一个前所未闻的事实为基础的;总委员会除了道义手段以外没有任何其他的手段,它甚至连经费也没有:总委员会并没有所谓的“国际的百万财产”,它所有的大都只是债务。用这样少量的钱做这样多的事情,大概是史无前例的。

巴黎公社失败以后,国际已不可能在欧洲存在下去。如果继续用旧的形式同政府以及在所有国家都同样狂怒的资产阶级进行斗争,就会付出巨大的牺牲。此外还要在协会内部进行反对无政府主义者以及同他们同流合污的蒲鲁东分子的斗争。Le  jeu  ne  valait  pas  la  chandelle〔得不偿失〕。因此,当在海牙代表大会[363]上在形式上也取得了对无政府主义者的胜利之后,马克思提议把总委员会的会址迁到纽约。这样就保证了协会继续存在下去,准备迎接由于局势的变化而必须在欧洲恢复协会的时刻到来。但是当这样的局势实际到来时,旧的形式已经过时了;运动大大超过了旧的国际。

从那时起马克思不再进行公开的鼓动,但同时他仍然和过去一样积极地参加欧洲和美洲的工人运动。他几乎同各国工人运动的所有领导人通信,他们在紧要关头,只要有可能,总是亲自向马克思本人请教。他愈来愈成为战斗的无产阶级的公认的和有求必应的顾问。但是,除此之外,这时马克思却能够重新回到自己的科学研究工作上来,同时研究的范围也已经大大扩大了。马克思研究任何事物时都考查它的历史起源和它的前提,因此,在他那里,每一单个问题都自然要产生一系列的新问题。他研究原始时代的历史,研究农学、俄国的和美国的土地关系、地质学等等,主要是为了在“资本论”第三卷中最完善地写出关于地租的章节,而在他以前没有人试图这样做过。马克思除了能以所有的日耳曼语和罗曼语自由阅读以外,还学习了古斯拉夫语、俄语和塞尔维亚语。但是很可惜,日益严重的疾病妨碍了他去利用这样收集起来的材料。1881年12月2日他的夫人[注:燕妮·马克思。——编者注]去世,1883年1月11日他的大女儿[注:燕妮·龙格。——编者注]去世,就在同一年的3月14日,他坐在自己的安乐椅中静静地与世长辞了。

过去出版的马克思传记大多数都是错误满篇。唯一可靠的传记是发表于白拉克在不伦瑞克出版的1878年“人民历书”中的那篇传记(作者恩格斯)。[364]

现在把马克思的已经发表的著作尽可能详尽地开列如下:

1842年在科伦“莱茵报”上发表的有:关于莱茵省议会的辩论、关于摩塞尔流域酿酒农民的状况、关于盗窃林木的文章;该报1842年10月至12月的社论。在“德法年鉴”(阿·卢格和卡·马克思合编,1844年在巴黎出版)上发表的有:“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论犹太人问题”。——卡·马克思和弗·恩格斯合写的“神圣家族。驳布鲁诺·鲍威尔及其伙伴”,1845年在美因河畔法兰克福出版。——1844年在巴黎报纸“前进报”上发表的短文(未署名)。——在“德意志—布鲁塞尔报”(1847—1848年在布鲁塞

[365]

尔出版)上发表的一些署名和未署名的文章。——“哲学的贫困。答蒲鲁东先生的‘贫困的哲学’”,1847年在布鲁塞尔和巴黎出版。德文版:1892年在斯图加特出的第二版。西班牙文版:1891年在马德里出版。——“关于自由贸易的演说”,1848年在布鲁塞尔出版。英文版:1888年在波士顿出版。德文版:收入“哲学的贫困”德文版。——同弗·恩格斯合写的“共产党宣言”,1848年在伦敦出版。最新德文版:1890年在伦敦出版;几乎所有的欧洲文字都已有译本。——在“新莱茵报”(1848—1849年在科伦出版)上发表的文章及社论等。其中“雇佣劳动与资本”曾多次出版单行本,最新版:1891年在柏林出版;已有俄文、波兰文、意大利文、法文译本。——“两个政治审判案”,1849年在科伦出版(包括马克思的两篇辩护词)。——“新莱茵报。评论”,1850年在汉堡出版,共出6期。其中发表了马克思的文章“从1848到1849年”。同恩格斯合写的书评和每月述评。——“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1852在纽约出版。第三版:1885年在汉堡出版。已有法文译本。——“揭露科伦共产党人案件”,1853年在巴塞尔出版(全部被没收);1853年在波士顿出版。最新版:1885年在苏黎世出版。——1852年至1861年在“纽约论坛报”上发表的文章。其中几篇关于帕麦斯顿的文章于1856年在伦敦以单行本出版(增订本)。1856年6月至1857年4月以前先后在设菲尔德“自由新闻报”和伦敦“自由新闻”上发表的“十八世纪外交史内幕”(论英国辉格党大臣们对俄国的经常的自私自利的依赖)[366]。——在“人民报”(1859年在伦敦出版)上发表的关于1859年意大利战争的外交史的文章[367]。——“政治经济学批判”第一分册,1859年在柏林出版。1890年出波兰文译本。——“福格特先生”,1860年在伦敦出版。——“国际工人协会成立宣言”,1864年在伦敦出版;其次还有总委员会的所有文件,其中包括1871年在伦敦出版的“法兰西内战”(最新德文版:1891年在柏林出版;已有法文、意大利文和西班牙文译本)。——“资本论。政治经济学批判”第一卷,1867年在汉堡出版;最新第四版1890年出版。已有俄文、法文、英文、波兰文和丹麦文译本。——“资本论”第二卷,1885年在汉堡出版;第二版在印刷中。已有俄文译本。第三卷将在1893年问世。

写于1892年11月9日和25日之间

载于1892年“社会政治科学手册”第4卷

署名:弗里德里希·恩格斯

原文是德文

俄文译自“社会政治科学手册”

注释:

[339]这篇卡尔·马克思的传记,恩格斯是应在耶拿出版的“社会政治科学手册”出版人之一路·埃耳斯特尔的请求而写的。为了纪念马克思逝世十周年,这篇传记还发表于1893年3月17日“工人报”第11号(标题是:“卡尔·马克思生平”),以及保加利亚杂志“社会民主党人”1893年第3期。——第392页。

[340]卡·马克思“德谟克利特的自然哲学和伊壁鸠鲁的自然哲学的区别”(见卡·马克思和弗·恩格斯“早期著作选”1956年莫斯科俄文版第17—98页)。——第392页。

[341]指卡·马克思的以下几篇文章:“第六届莱茵省议会的辩论(第一篇论文)。关于出版自由和公布等级会议记录的辩论”、“第六届莱茵省议会的辩论(第三篇论文)。关于林木盗窃法的辩论”和“摩塞尔记者的辩护”(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版第1卷第35—96、135—181和210—243页)。

“莱茵政治、商业和工业日报”(《Rheinische  Zeitung  für  Politik,Handel  und  Gewerbe》)自1842年1月1日至1843年3月31日在科伦出版。1842年4月马克思开始为“莱茵报”撰稿,同年10月起成为该报编辑之一。“莱茵报”也发表了恩格斯的许多文章。在马克思担任编辑期间,该报日益具有明显的革命民主主义性质。普鲁士政府对“莱茵报”进行了特别严格的检查,后来把它封闭了。——第392页。

[342]“德国年鉴”(《Deutsche  Jahrbücher》)是青年黑格尔派的文艺哲学杂志“德国科学和艺术年鉴”(《Deutsche  Jahrbücher  für  Wissenschaft  und  Kunst》)的简称;自1841年7月由阿·卢格主编,以这个名称在莱比锡出版。在此以前(1838—1841年)该杂志是以“德国科学和艺术哈雷年鉴”(《Hallische  Jahrbücher  für  deutsche  Wissenschaft  und  Kunst》)的名称在哈雷(普鲁士)出版的。1843年1月萨克森政府查封了“德国年鉴”,联邦议会并决定在全德境内予以查禁。——第393页。

[343]“德法年鉴”(《Deutsch-Französische  Jahrbücher》)是在巴黎出版的德文刊物,主编是卡·马克思和阿·卢格。仅仅在1844年2月出版过一期双刊号。其中刊载有卡·马克思的著作“论犹太人问题”和“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以及弗·恩格斯的著作“政治经济学批判大纲”和“英国状况。评托马斯·卡莱尔的‘过去和现在’”(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版第1卷第419—451、452—467、596—625和626—635页)。这些著作标志着马克思和恩格斯最终地转到了唯物主义和共产主义。——第393页。

[344]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版第2卷第3—268页。——第393页。

[345]“前进报”(《Vorwärts!》)是1844年1月至12月在巴黎出版的德国报纸,每周出两次。该报发表过马克思和恩格斯的文章。马克思从1844年夏天起直接参加该报的编辑工作,该报在他的影响下开始具有共产主义性质;该报对普鲁士反动制度展开了尖锐的批评。根据普鲁士政府的要求,基佐内阁于1845年1月下令把马克思及该报其他一些撰稿人驱逐出法国;“前进报”因而停刊。——第393页。

[346]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版第4卷第71—198和444—459页。——第394页。

[347]“德意志—布鲁塞尔报”(《Deutsche-Brüsseler-Zeitung》)是侨居布鲁塞尔的德国政治流亡者创办的;1847年1月创刊,1848年2月停刊。起初,该报的方针是以它的编辑、小资产阶级民主主义者伯恩施太德力求调和激进和民主营垒的各种派别这种意图决定的。但从1847年夏天马克思、恩格斯以及他们的战友在该报发表文章以后,该报就日益成了宣传革命民主主义和共产主义思想的喉舌。1847年9月起,马克思和恩格斯成了该报的经常撰稿人并对该报的方针开始发生直接影响,1847年最后几个月,他们实际上已经掌握了该报的编辑工作。在马克思和恩格斯的领导下,该报成了形成中的无产阶级革命政党——共产主义者同盟的机关报。马克思在该报发表过以下的文章:“‘莱茵观察家’的共产主义”、“道德化的批评和批评化的道德。论德意志文化的历史,驳卡尔·海因岑”(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版第4卷第207—222和322—356页)等。“德意志—布鲁塞尔报”还发表过恩格斯的文章“诗歌和散文中的德国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者和卡尔·海因岑”、“1847年的运动”、“奥地利末日的开端”(同上,第223—275、297—315、505—515和516—523页)等。——第394页。

[348]共产主义者同盟是第一个国际共产主义组织。它是在马克思和恩格斯领导下把正义者同盟——三十年代成立的工人和手工业者的秘密团体——改组之后于1847年6月初在伦敦成立的。1847年1月底,正义者同盟的领导人建议马克思和恩格斯加入同盟并参加根据马克思和恩格斯所宣布的原则改组同盟的工作。马克思主义创始人表示同意。共产主义者同盟的纲领和组织原则是由马克思和恩格斯制定的并在同盟的第一次和第二次代表大会(1847年6月初和1847年11月29日至12月8日)上得到批准。马克思和恩格斯受同盟第二次代表大会委托,起草了于1848年2月发表的“共产党宣言”(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版第4卷第461—504页)。

由于法国革命爆发,在伦敦的同盟中央委员会于1848年2月底把同盟的领导权移交给了以马克思为首的布鲁塞尔区部委员会。在马克思被驱逐出布鲁塞尔并迁居到巴黎以后,巴黎于3月初成了新的中央委员会的所在地。恩格斯也当选为中央委员。

1848年3月下半月到4月初,马克思、恩格斯和数百名德国工人(他们多半是共产主义者同盟盟员)回国参加已经爆发的德国革命。马克思和恩格斯在3月底所写成的“共产党在德国的要求”(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版第5卷第3—5页)是共产主义者同盟在这次革命中的政治纲领。当时,马克思主编的“新莱茵报”已成为共产主义者同盟盟员的领导中心。

虽然革命的失败打击了共产主义者同盟,但它于1849—1850年进行了改组并且继续进行活动。马克思和恩格斯在1850年3月所写的“中央委员会告共产主义者同盟书”(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版第7卷第288—299页)中,总结了1848—1849年的革命并提出了建立独立的无产阶级政党的任务。1850年夏,共产主义者同盟中央委员会内部在策略问题上的原则性分歧达到了很尖锐的程度。以马克思和恩格斯为首的中央委员会多数派坚决反对维利希—沙佩尔集团所提出的宗派主义的冒险策略——无视客观规律和德国及欧洲其他各国的现实政治形势而主张立即发动革命。1850年9月中,维利希—沙佩尔集团的分裂活动终于导致了与该集团的分裂。1851年5月,由于警察的迫害和盟员的被捕,共产主义者同盟在德国的活动实际上已经停顿。1852年11月17日,在科伦共产党人案件发生后不久,同盟根据马克思的建议宣告解散,但是它的盟员还是继续工作,为未来的革命斗争锻炼干部。

共产主义者同盟起了巨大的历史作用,它是培养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学校,是无产阶级政党的萌芽、国际工人协会的前身。——第394页。

[349]下面是恩格斯为写“卡尔·马克思”一文而开列的马克思著作书单的译文(日期写错的已改正):

马克思著作

(1)论伊壁鸠鲁哲学的博士论文。

(2)关于莱茵省议会就林木盗窃法进行的辩论的文章和关于摩塞尔流域农民的文章,1842年在“莱茵报”上发表。

(3)1844年在“德法年鉴”上发表的有:“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和“论犹太人问题”。

(4)同弗·恩格斯合写的“神圣家族”,1845年在美因河畔法兰克福出版。

(5)1844年在巴黎“前进报”上发表的短文。

(6)1846—1847年[误,应为1847—1848年]在“德意志—布鲁塞尔报”上发表的文章。

(7)“哲学的贫困。答蒲鲁东先生的‘贫困的哲学’”,1847年在布鲁塞尔和巴黎出版。

(8)“关于自由贸易的演说”,1848年在布鲁塞尔出版。

(9)同弗·恩格斯合写的“共产党宣言”,1848年在伦敦出版。各种文字都有译本。

(10)在“新莱茵报”上发表的文章、社论等等以及“雇佣劳动与资本”。

(11)1849年在科伦出版的小册子“两个政治审判案”中的辩护词。

(12)1850年在汉堡“新莱茵报。评论”上发表的“从1848到1849年”(关于法国的二月革命)以及同恩格斯合写的批判文章、每月述评。

(13)“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1852年在纽约出版(18[85]年在汉堡出第三版)。1891年出法文译本。

(14)“揭露科伦共产党人案件”,1853年在波士顿(1885年在霍廷根—苏黎世)出版。

(15)1852—1861年在“纽约论坛报”上发表的文章。其中关于帕麦斯顿的若干篇(1856—1857年在伦敦作为抨击性小册子出版和传播)。

(16)“十八世纪外交史内幕”,1856年6月28日—1857年4月1日先后在“设菲尔德自由新闻报”和伦敦“自由新闻”上发表。

(17)关于1859年战争前和战争期间的外交谈判的文章,1859年在伦敦“人民报”上发表。

(18)“政治经济学批判”第一分册,1859年在柏林出版。

(19)“福格特先生”,1860年在伦敦出版。

(20)1864年的国际成立宣言以及总委员会的所有公告,包括1871年出版的“法兰西内战”。几乎所有欧洲各国文字都有译本。

(21)“资本论。政治经济学批判”第一册,1867年在汉堡出版,1890年出第四版。有俄文、法文、英文译本。

(22)(逝世后)“资本论”第二卷(第二册),1885年由弗·恩格斯在汉堡出版,1893年第二版在排印中。

(23)(逝世后)“资本论”第三卷(第三册),同前,将于1893年出版。——第395页。

[350]在1849年2月7日举行的对“新莱茵报”的审判中,该报总编辑马克思、编辑恩格斯和发行负责人海·科尔夫被控的罪名是,在该报1848年7月5日发表的一篇题为“逮捕”的文章(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版第5卷第190—193页)中侮辱和诽谤了普鲁士当局和宪兵。马克思在恩格斯在这次审判中的发言,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版第6卷第262—278和279—285页。

在1849年2月8日的审判中,马克思被控的罪名是,他作为民主主义者莱茵区域委员会的委员,曾经煽动叛乱,因为他曾同卡·沙佩尔和律师施奈德尔第二一起签署了这个委员会1848年11月18日发表的号召拒绝纳税的呼吁书(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版第6卷第39页)。马克思在这次审判中的辩护词,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版第6卷第286—306页。——第397页。

[351]1849年6月13日小资产阶级政党山岳党在巴黎组织了一次和平示威,抗议派遣法国军队去镇压意大利的革命,破坏法兰西共和国的宪法——该宪法禁止使用法国军队去反对别国人民的自由。这次示威被军队驱散,它的失败证实法国小资产阶级民主主义的破产。6月13日以后,当局开始迫害民主主义者,其中包括外侨。——第397页。

[352]“新莱茵报。政治经济评论”(《Neue  Rheinische  Zeitung.Politisch-ökonomische  Revue》)是马克思和恩格斯于1849年12月创办、1850年11月停刊的杂志。它是共产主义者同盟的理论和政治的机关刊物,是“新莱茵报”的继续。该杂志从1850年3月到11月底总共出了6期,其中有一期是合刊(5、6两期合刊)。杂志在伦敦编辑,在汉堡印刷。杂志的绝大部分材料(论文、短评、书评)都是马克思在恩格斯写的,此外他们也约请他们的支持者如威·沃尔弗、约·魏德迈、格·埃卡留斯等人撰稿。马克思主义创始人在杂志上发表的著作有:马克思的“法兰西阶级斗争”,恩格斯的“德国维护帝国宪法的运动”和“德国农民战争”,以及其他一些著作。这些著作总结了1848—1849年的革命,进一步制定了革命的无产阶级政党的理论和策略。杂志由于德国警察当局的迫害和资金缺乏而停办。——第397页。

[353]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版第8卷第117—227页。——第397页。

[354]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版第8卷第457—536页。——第397页。

[355]“纽约每日论坛报”(《New-York  Daily  Tribune》)是一家美国报纸,1841年至1924年出版。在五十年代中期以前是美国辉格党左翼的机关报,后来则是共和党的机关报。在四十至五十年代,该报站在进步的立场上反对奴隶占有制。马克思于1851年8月开始为该报撰稿,一直到1862年3月,继续了10年以上。为“纽约每日论坛报”写的文章,很大一部分是马克思约恩格斯写的。到美国国内战争开始时,马克思停止为该报撰稿,马克思所以停止为“纽约每日论坛报”撰稿,主要的原因是编辑部内部主张同各蓄奴州妥协的人势力加强因而使该报离开了进步立场。——第397页。

[356]卡·马克思“帕麦斯顿勋爵”(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版第9卷第387—461页)。——第397页。

[357]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版第14卷第397—754页。——第398页。

[358]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版第13卷第3—177页。——第398页。

[359]恩格斯指的是1861—1863年马克思的经济学手稿。这一著作即后来出版的“剩余价值理论”。——第398页。

[360]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俄文第2版第23卷。——第398页。

[361]恩格斯指的是制定国际工人协会纲领性文件时的一场斗争。这场斗争发生在成立大会(大会是1864年9月28日在圣马丁堂召开的)所选出的临时委员会和临时委员会所任命的纲领性文件起草委员会里。1864年10月8日马志尼企图通过他的追随者、临时委员会的成员沃尔弗强迫起草委员会接受充满资产阶级民主和密谋原则的意大利工人团体章程作为纲领性文件。10月18日马克思在临时委员会的会议上第一次看到了马志尼的文件并批评了它;由于马克思的坚持,这个文件以必须交给起草委员会做最后的审订为理由,实际上被拒绝了。10月20日起草委员会把这项工作委托给马克思,而在10月27日通过了他起草的两个全新的文件:“国际工人协会成立宣言”和“协会临时章程”(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版第16卷第5—14和15—18页)。1864年11月1日宣言和章程在被确认为协会领导机关的临时委员会(后来叫做总委员会)上一致通过。——第398页。

[362]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版第17卷第331—389页。——第398页。

[363]见注134。——第399页。

[364]弗·恩格斯“卡尔·马克思”(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版第19卷第115—125页)。

“人民历书”(《Volks-kalender》)是1875年至1879年在不伦瑞克出版的社会民主党的年鉴,主编和出版者是威·白拉克。——第400页。

[365]下面是恩格斯著作书单的译文。恩格斯最初写这个书单看来是在1889年,后来他大概在1892年底又加以补充(所以书单开始部分列有的某些著作的1889—1892年版本没有标出。日期写错的已改正)。

(1)(同卡·马克思合写)。“神圣家族。驳布鲁诺·鲍威尔及其伙伴”,弗里德里希·恩格斯和卡尔·马克思合写,1845年在美因河畔法兰克福出版。

(2)“英国工人阶级状况。根据亲身观察和可靠材料”,1845年在莱比锡出版。英译本1887年在纽约出版。

(3)(同卡·马克思合写,无署名)。“共产党宣言”,1848年在伦敦出版。各种文字都有译本。

1848年6月1日—1849年5月19日作为编辑代总编辑执笔(代马克思)在科伦“新莱茵报”上写的文章。

同前,1850年在汉堡“新莱茵报。评论”上写的文章。

(6)“普鲁士军事问题和德国工人政党”,1865年在汉堡出版。

(7)“德国农民战争”,由莱比锡印刷公司根据“新莱茵报。政治经济评论”第5—6期重印出版,[1850年]出第一版,[1870年]出第二版,1875年出第三版。

(8)“论住宅问题”,三个分册。1872年由莱比锡印刷公司根据“人民国家报”重印,出第一版,1887年由苏黎世人民出版社出第二版。

(9)“论俄国的社会问题”,1875年由莱比锡印刷公司根据“人民国家报”重印出版。

(10)“德意志帝国国会中的普鲁士烧酒”,1876年由莱比锡印刷公司出版。

(11)“行动中的巴枯宁主义者。关于西班牙起义的札记”,[1874年]由莱比锡印刷公司根据“人民国家报”重印出版。

(12)“欧根·杜林先生在科学中实行的变革”,1878年由莱比锡印刷公司根据“人民国家报”和“前进报”重印,出第一版,1886年由苏黎世瑞士人民出版社出第二版。

(13)“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第一、二、三版均于1883年由苏黎世人民出版社出版(有法文、俄文、波兰文、意大利文、西班牙文、罗马尼亚文、丹麦文、荷兰文译本)。

(14)“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就路易斯·亨·摩尔根的见解而作”,1884年由苏黎世沙贝利茨出版社出版,[1886年]由斯图加特狄茨出版社出第二版,第三版的准备工作正在进行(意大利文、罗马尼亚文、丹麦文和法文译本在翻译中)。

(15)“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1888年由斯图加特狄茨出版社根据“新时代”重印出版。

(4)“波河与莱茵河”,1859年由柏林敦克尔出版社出版。

(5)“萨瓦、尼斯与莱茵”,1860年由柏林贝伦兹出版社出版。

(16)“布伦坦诺contra马克思。关于所谓捏造引文问题”,1891年在汉堡出版。

下列著作的序言和导言:

(3)卡·马克思“哲学的贫困。答蒲鲁东的‘贫困的哲学’”,爱·伯恩施坦和卡·考茨基的德译本,1885年由斯图加特狄茨出版社出版(序言,驳洛贝尔图斯)。

(1)卡·马克思“资本论”第一卷,1883年第三版和1890年第四版(驳路·布伦坦诺)。

(1)卡·马克思“资本论”第二卷。序言(驳洛贝尔图斯),1885年。

(4)1849年发表的“卡·马克思在科伦的陪审法庭上”,1849年根据“新莱茵报”重印出版,1885年由苏黎世人民出版社出版(序言)。

(5)卡·马克思“揭露科伦共产党人案件”,重印本,1885年由苏黎世人民出版社出版(导言:“关于共产主义者同盟的历史”)。

(6)威·沃尔弗“西里西亚的十亿”,1849年根据“新莱茵报”重印出版,[1886年]由苏黎世人民出版社出版(导言:威·沃尔弗的传记和“关于普鲁士农民的历史”)。

(7)西·波克罕“纪念一八○六——一八○七年德意志极端爱国主义者”,1888年由苏黎世人民出版社出版(序言:西·波克罕的传记)。

(1)卡·马克思“资本论。政治经济学批判”,赛·穆尔和爱·艾威林根据德文第三版翻译并由弗·恩格斯负责出版的译本,1887年伦敦容涅先出版公司出版(校订译文并写序言)。

(2)1846年[误,应为1848年]卡·马克思“在布鲁塞尔发表的关于自由贸易的演说”,弗·凯·威士涅威茨基夫人的译本,1888年在波士顿和伦敦出版(关于自由贸易的序言,用德文发表于“新时代”)。

(3)弗·恩格斯“一八四四年的英国工人阶级状况”,弗·凯·威士涅威茨基夫人的译本,1887年由纽约拉弗耳出版社出版(附录和序言)(序言还曾以“美国工人运动”为标题于1887年在纽约用英文和德文出版单行本。1887年由伦敦里夫斯出版社重印。并用德文发表于“新时代”)。1892年由伦敦容涅先出版公司出第二版(序言有一部分是新的)。

1890年5月仅在“新时代”杂志上发表的“俄国沙皇政府的对外政策”(用俄文载于1890年伦敦“社会民主党人”杂志第1册和第2册,用英文载于1890年4月和5月“时代”杂志,用法文载于“新思想”杂志,用罗马尼亚文载于1890年5—7月“现代人”杂志)。

(4)弗·恩格斯“空想社会主义和科学社会主义”。——第401和402页。

[366]卡·马克思曾计划写一部关于十八世纪英国和俄国的外交史的著作。这里指的是他为此著作而写但没写完的导言。这篇导言最初于1856年6月至1857年4月在“设菲尔德自由新闻报”和伦敦“自由新闻”上发表,标题是:“十八世纪外交史内幕”(《Revelations  of  the  Diplomatic  History  of  the  18th  Century》);1899年又由马克思的女儿爱琳娜·艾威林在伦敦以单行本出版,标题是:“十八世纪外交幕后史”(《Secret  Diplomatic  History  of  the  Eighteenth  Century》)。

“自由新闻”(《The  Free  Press》,1855年至1865年在伦敦出版)和“设菲尔德自由新闻报”(《The  Sheffield  Free  Press》,1851年至1857年在设菲尔德出版)是乌尔卡尔特及其支持者出版的英国资产阶级报纸。——第403页。

[367]恩格斯指的是1859年6—8月“人民报”上发表的马克思的下列几篇文章:“斯普累河与明乔河”、“一八五九年的爱尔福特精神”、《Quid  pro  quo》(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版第13卷第435—438、462—465和503—523页)。

“人民报”(《Das  Volk》)是一家周报,从1859年5月7日至8月20日在伦敦用德文出版。该报是作为伦敦德意志工人共产主义教育协会的正式机关报而创办的。第1号由德国政论家、小资产阶级民主主义者埃拉尔特·比斯康普编辑出版。从第2号起,马克思就积极地参加了该报的出版工作。从7月初起,马克思实际上成了该报的编辑,该报也成了无产阶级革命者的机关报。马克思和恩格斯对革命的理论和策略问题的研究在“人民报”上得到了反映。该报从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立场出发,分析了1859年意大利战争中的事件、德国统一问题和意大利统一问题,对波拿巴主义进行了坚持不懈的斗争。该报总共出版了十六号就因缺乏资金而停办了。——第403页。

出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2卷

 

责任编辑:岳丽丽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