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致恩格斯(1854年12月15日)

马克思致恩格斯(1854年12月15日)

马克思致恩格斯(1854年12月15日)  

 

马克思 恩格斯/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编译

曼彻斯特

1854年12月15日于[伦敦]索荷区第恩街28号

亲爱的恩格斯:

刚刚接到你的便函,我很高兴,再过一个星期就能在这里见到你了[412]。

文章[注:指恩格斯和马克思合写的文章《战况的进展》中恩格斯所写的部分。——编者注]已经收到。

巴特尔米的结局确实是光辉灿烂[413]。在昨天的审讯笔录(确切点说是验尸员的调查)中说到,从他那里发现重要的文件,虽然不是关系到凶杀案的。如果其中有前些年的文件,那是令人不快的,根据那些文件,我们会被看成同一个替我们“贮藏”子弹(坏蛋们正是这样夸张的)以备返回巴黎用的人有着某种关系。

鲍威尔的书[注:布·鲍威尔《英国和俄国》。——编者注]我没有读过,你随身把它带来。

下星期我将开始为《新奥得报》写通讯。暂时是一个月三十塔勒。但我推测,这些家伙每周三篇通讯才能满意。我不能为了每月三十塔勒而不再去博物馆[注:英国博物馆的图书馆。——编者注],买书我又没有钱。虽然我对这项工作很不乐意,但为了安慰我的妻子还是接受下来了。她以后的日子当然是很不快活的。

对里普利的书[注:罗·萨·里普利《同墨西哥交战》。——编者注]我特别喜欢的是,他并没有作任何过分的夸张。在完全没有计划的情况下,墨西哥战争中的战略上的错误就很可以理解了。至于更细的战术上的失算,我是什么也不懂。纳皮尔[注:威·纳皮尔《比利牛斯半岛和法国南部战争史》。——编者注]描绘墨西哥人如同前者描绘西班牙人一样,其次,在对敌人方面他也尽量做到公正,我觉得纳皮尔在这方面是里普利的榜样。

明天,布林德夫妇将降临到我头上。这个“阴沉的”仇俄分子和“共和主义者”,仍然坚持巴登是一个真正的未来的国家。

祝好。请代我问候鲁普斯[注:威廉·沃尔弗。——编者注]。

你的  卡·马·

注释:

[412]恩格斯大约从1854年12月22日至月底住在伦敦。——第417页。

[413]马克思指的是法国流亡者艾曼纽尔·巴特尔米被控杀死两个英国人的审判案。审判期间杀人的动机始终没有查明,以致引起英国报界纷纷议论。巴特尔米被判死刑,1855年1月22日被绞死。——第417、421页。

出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8卷

 

责任编辑:岳丽丽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