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马克思致维克多·席利 1867年11月30日

88.马克思致维克多·席利 1867年11月30日

88.马克思致维克多·席利 1867年11月30日  

 

 马克思 恩格斯/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编译

巴黎

1867年11月30日于伦敦

亲爱的席利:

我一接到你的信就马上写了一封信给迈斯纳,叫他把一本给勒克律的书[注:《资本论》第一卷。——编者注]寄给你。我认为,勒克律在有一个德国人协助的条件下,是完全合适的法文译者。在翻译中我将对个别地方作某些修改,同时保留最后的审稿权。[406]

首先应该尽快地在《法兰西信使报》发表这部书的一些片断。我不明白,为什么赫斯要找一个第三者来做这件事。最好由他自己来做。我也认为,他拟定的题目——英国的工厂立法——最适于作导言。但是,在这里也必须把价值理论先谈上几句,因为在这个问题上蒲鲁东把人们的头脑搞得十分混乱。他们认为,如果商品按照它本身的成本,即生产该商品所消耗的生产资料的价格加工资(即加在生产资料上的劳动的价格)出售,那就是按它的价值出售。他们不了解,商品中包含的无酬劳动也是一个同有酬劳动一样重要的价值要素,现在这个价值要素采取了利润等等的形式。他们根本不知道工资是什么东西。不了解价值的性质,而去阐述工作日等等——总而言之,阐述工厂立法——是没有基础的。因此,关于这一点必须先谈几句。

我的出版商[注:迈斯纳。——编者注]对这部书在德国的推销情况感到满意。那一伙自由主义者和庸俗经济学家当然力图尽可能地破坏,使用了他们那套行之有效的老办法——沉默的阴谋。可是,这一次他们失败了。

附上李卜克内西写的一本小册子[注:威·李卜克内西《我在柏林“国会”中讲了些什么》。——编者注]。从封皮上的声明中,你可以知道,在最近几星期内,他将开始发行他的周报[注:《民主周报》。——编者注]。我受托聘请你在巴黎为该报撰稿(他的通讯处:酿造街11号密勒先生[注:李卜克内西的化名。——编者注])。我痛斥了他关于“社会问题”(载于附录)的说法[516],并且还提醒他注意,在反对俾斯麦的论战中,他必须避免南德意志的非批判态度。雅科布·费奈迭成为他的崇拜者一事,应当会使他自己感到难堪。

尽管如此,李卜克内西在国会的大胆发言带来了很大的好处。

我全家向你衷心问好。

你的  阿·威廉斯[注:马克思的化名。——编者注]

这里的运动正在向前发展!

注释:

[406]指1867年11月27日席利写给马克思的一封信。席利在信中告诉马克思说,赫斯对《资本论》的评价很好,他打算给《法兰西信使报》写一篇文章来介绍这部著作。同时席利还告诉马克思说,赫斯建议同埃·勒克律一起把《资本论》第一卷译成法文并予以出版。马克思对出版《资本论》法文译本非常重视。特别是,他希望这样一来,能够“使法国人摆脱蒲鲁东把他们引入的谬误观点”(见本卷第546页)。马克思不反对埃·勒克律参加,但是,谈判持续了将近三年,没有导致任何结果。后来才弄清了,原来勒克律是巴枯宁的社会主义民主同盟的领导成员之一,于是他作为《资本论》翻译者的候选人资格便被取消了。由约·卢阿翻译的,并由马克思亲自校对的《资本论》法文本,于1872—1875年在巴黎分成若干分册出版。——第397、401、574、577页。

[516]指威·李卜克内西的小册子《我在柏林“国会”中讲了些什么》的附录;在附录中摘引了他1867年10月在柏林工人联合会上的演说,马克思和恩格斯严厉批评了他的演说中关于暂时中止社会鼓动的主张(见本卷第396、408页)。——第575、580页。

出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1卷

责任编辑:岳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