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马克思致路德维希·库格曼 1867年12月7日

90.马克思致路德维希·库格曼 1867年12月7日

90.马克思致路德维希·库格曼 1867年12月7日  

 

 马克思 恩格斯/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编译

汉诺威

1867年12月7日[于伦敦]

亲爱的库格曼:

如果在德国有六个象您这样的人,那就能够克服庸人群众的抵抗,专家和报界的贱骨头的沉默的阴谋,至少能开展一场严肃的辩论。但是必须等待。这句话包含了俄国政策的全部秘密。

附上一个在俄国的德国工人(制革工人)[注:狄慈根。——编者注]的信。看后请把信还给我。[399]恩格斯说得对:从这个制革工人来看,自修哲学——工人自己研究哲学——比鞋匠雅科布·伯麦时代大大前进了一步;另外除了“德国的”工人,其他任何工人都没有能力从事这样的脑力生产。[注:见本卷第394页。——编者注]

波克罕昨天问我,《未来报》上的文章是谁写的[注:指发表在《未来报》上的弗·恩格斯对卡·马克思的《资本论》第一卷的书评。——编者注](他是该报的订户)。他认为,这篇文章是我们写的,因为您曾把清样寄给他。我回答说,我不知道这件事。请注意:不要让人过多地看到我的底牌!

衷心地感谢您的亲爱的夫人为抄写这些信件付出的辛劳。您不应当为了榨取“剩余劳动”而这样厉害地剥削她。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我已经告诉过您,布赫尔本人曾建议我担任《普鲁士王国国家报》[注:即《普鲁士王国国家通报》(见本卷第491页)。——编者注]的经济问题的通讯员。这样,您知道,如果我愿意利用这种来源,我无须任何人介绍就能够做到这一点。[423]

我的病情依然如故。危险一点也没有,但很痛苦。

向您的亲爱的夫人和小弗兰契斯卡[注:盖尔特鲁黛和弗兰契斯卡·库格曼。——编者注]致良好的祝愿。

您的  卡·马克思

注释:

[399]指德国一个自学成功的哲学家约瑟夫·狄慈根在1867年10月24日从彼得堡寄给马克思的信。狄慈根这时是彼得堡的弗拉基米尔制革厂的技工,他在信中对马克思“对于科学以及对于工人阶级”的贡献表示感激。他谈到他读过马克思的许多著作,特别是《政治经济学批判》。狄慈根在信中叙述了他的唯物主义世界观的基础,并且宣称,他认为“科学的任务与其说是对事实进行研究,毋宁说是对事实进行解释”。狄慈根给马克思的这封信,为杰出的德国无产阶级的自学成功的哲学家和科学共产主义创始人的友谊奠定了基础。——第391、578页。

[423]指的是库格曼在1867年12月1日给马克思的信中提出的一项建议:利用俾斯麦的一个拥护者、民族自由党人布赫尔在俾斯麦政府的半官方刊物《北德总汇报》上发表恩格斯关于《资本论》第一卷的书评。这个建议被马克思和恩格斯拒绝了。——第414、579页。

出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1卷

 

责任编辑:岳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