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恩格斯致海尔曼·恩格斯 1867年11月28日

87.恩格斯致海尔曼·恩格斯 1867年11月28日

87.恩格斯致海尔曼·恩格斯 1867年11月28日  

 

马克思 恩格斯/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编译

巴门

1867年11月28日于曼彻斯特

亲爱的海尔曼:

请原谅,我这么久没有回你的两封信。造成这个过错的原因很多,首先是,我相信棉纱的价格暂时不会上涨,因此——既然你们目前不需要棉纱——推迟回信对你们一点危险也没有。

缝纫线(我们通常送走的比较细支的缝纫线都是经过漂白和染色的)是我们自己用送给你们的那种筒子纱(三十六至四十五泰勒和比较细的诺耳斯型号)自己并合的。这些筒子纱我们也可以替你们在这里交给拈线工去加拈,这样,缝纫线的价钱目前就是:

支数:

36          40             50              60            70                 80

—————————————————————————————————————

19便士   19.5便士  2先令1便士  2先令7便士  2先令11便士   3先令3便士

但是,对于两便士的“钻石”,我们使用并纱机上并合的弱拈纱线。目前这种纱线的价钱是:

支数:

36          40            50         60               70               80

—————————————————————————————————————

18便士   18.5便士  20便士   2先令1便士  2先令3便士      2先令5便士

从最后几种纱线品种中,现在附上六十支的纱线作为样品,而今年春天,你们也已经从我们这里得到若干包三一九号纱线(4月9日的发货单),因此,你们可以判断,你们用这种比较便宜的纱线呢,还是需要价钱比较贵的真正的缝纫线。

由于美洲的大丰收,我们这里所有的人都估计会跌价。在新奥尔良,中等棉卖六个半便士,还包括运到船上。但是现在纺纱业是很亏本的生意,因此,一当情况好转,棉纱的价格想必不会变动,即使棉花的价格下跌。细线的价格将保持最高,而通常的合股细线现在就已经比1860年便宜了(六十支的由十八便士降为十六便士)。上面谈到的那些价格大致同1859年底和1860年初的价格差不多;比较贵的六十支那时保持在二先令五便士水平上,四十支保持在十九便士水平上,比较便宜的六十支那时甚至还要贵一点。精确的对比我无法列举,因为那时我们用的是另外的棉纱。

这里一切照旧。有时我同安东吵一会儿,有时又同哥特弗利德[注:欧门弟兄。——编者注]吵一会儿,我已注意使旧交情不要冷淡下去。

由于今天是我的生日,我代表你们大家向我自己祝贺,并向你们大家衷心问好。这几天内我就给妈妈[注:爱利莎·弗兰契斯卡·恩格斯。——编者注]写回信。

你的  弗里德里希

出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1卷

责任编辑:岳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