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3.致威廉·李卜克内西 1892年12月28日

253.致威廉·李卜克内西 1892年12月28日

柏林

1892年12月28日于伦敦

亲爱的李卜克内西:

向你、你的夫人[注:娜塔利亚·李卜克内西。——编者注]和孩子们祝贺新年!

至于法国人的情况,在一个多星期以前我就要拉法格注意,时机到了。但也可能他们不愿意过早地消耗自己的弹药。第一,巴拿马事件[432]还刚刚在开始, 重要的揭发将在新年之后,从法律上来看,暂时还没有证实任何一个现任议员有重大问题;可是到1月份,激进派[31]将和保皇派一样,完全陷入窘境,那时再 谈这件事效果要大得多。第二,在议院里,除马克思派外,还有布朗基派、阿列曼派[33]和克吕泽烈式的狂人,更不用说还有混进我们中间的那些完全腐化了的 拉希兹和提夫里埃式的人物,社会主义议会党团成分复杂,别人是很容易对付它的。现在人们正在试图找到共同行动的基础,看来很可能成功,假如是这样,那很快 就可以采取某种行动。

我谈这些,仅仅是作为可能的理由来说明我们的人的沉默。

我们已经被迫同博尼埃的狂热进行了长期的斗争。他借 五月事件[430]猛烈地攻击我们。我引用过你在《前进报》上的声明[注:威·李卜克内西《关于宣传旅行的报告。马赛之行》。——编者注],说你在马赛时 曾把德国人在庆祝1893年五一节问题上的态度事前告诉过法国人,而法国人对这一说明感到满意。

这就使他们没有任何抱怨的权利。后来我告诉 他,既然巴黎有巴拿马事件,柏林有军事问题[442],再加上普遍的工业危机,也许我们在五一节应当采取更好的行动,而不示威游行。我想,这一点,他在巴 黎总该会理解的。这个人有最好的意愿,但是,如果真想积极参加三个国家的工人运动,那就不应当住在牛津。

衷心问候你们大家。

你的  弗·恩·

[路·考茨基的附笔]

亲爱的娜塔利亚夫人:

您允许我赞同将军的信和祝愿吗?我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是,您是会同意的。我向您、您亲爱的丈夫和孩子们衷心地祝贺新年。

致衷心的问候。

您的  路易莎·考茨基

注释:

[31]激进派——八十至九十年代法国的一个议会党团。它是从温和的资产阶级共和派(“机会主义派”,即“甘必大派”)的政党中分裂出来的,继续坚持事 实上已被共和派抛弃了的一系列资产阶级民主要求:废除参议院,政教分离,实施累进所得税,等等。为了把大批选民吸引到自己方面来,激进派也要求限制工作 日、颁发残废者抚恤金和实行其他一些具有社会经济性质的措施。克列孟梭是激进派的首领。1901年,激进派在组织上形成为一个主要是代表中小资产阶级利益 的政党。——第19、205、208、214、239、249、278、536、556、561页。

[33]恩格斯把阿列曼派——法国小资产 阶级社会主义者让·阿列曼的追随者——称为反布鲁斯派。由于可能派(见注30)发生分裂,阿列曼派在1890年10月9—15日夏特罗代表大会上成立了自 己的组织,并命名为“工人社会革命党”。阿列曼派仍然坚持可能派那一整套思想的和策略的立场,不同的是阿列曼派重视在工会(工团)中的宣传活动,认为工会 (工团)是组织工人的主要形式。阿列曼派宣布经济总罢工是斗争的主要手段。阿列曼派同可能派一样,也反对统一的集中的党,他们极力坚持自治原则,对夺取市 镇参议会的席位极为重视。——第19、62、70、74、90、97、98、174、323、345、462、474、493、554、556页。

[430]1891年在布鲁塞尔召开的国际社会主义工人代表大会(见注77)上,德国代表投票赞成主张5月1日那一天凡是可行的地方都停止工作以庆祝五 一节的决议。但是,德国社会民主党柏林代表大会(见注388)通过了一项决议,决定晚上庆祝1893年的五一节,因为那一天不能停工。

威·李卜克内西作为德国社会民主党的代表在马赛出席了法国工人党代表大会(见注378)。——第518、521、532、540、546、556页。

[432]巴拿马丑闻是巴拿马运河股份公司通过收买法国国家活动家、官员和报刊而制造的一个骗局。巴拿马运河股份公司是根据工程师和实业家斐·累塞普斯 的倡议,为了开凿经过巴拿马地峡的运河于1879年在法国成立的。1888年底,这家公司垮台,引起了大批小股东的破产和无数企业的倒闭。后来,到 1892年才发现,该公司为了掩盖它的真实财政状况和滥用所筹集的资金曾广泛采用收买和贿赂手段,法国前内阁总理弗雷西讷、鲁维埃、弗洛凯和其他身居要职 的官员都接受过这种贿赂。巴拿马运河公司的案件被资产阶级司法机关悄悄了结了,被判罪的只限于一些次要人物,以及公司的领导人累塞普斯。“巴拿马”一词就 成了表示大骗局的普通名词。——第520、527、529、530、531、533、539、542、543、547、548、552、556、561 页。

[442]指大规模扩充德国军队的军事法案。巨额补充拨款引起了广大居民的不满;甚至还激起了某些资产阶级政党也反对这个法案,因而在 1893年5月,这个法案被帝国国会的多数否决。但是,1893年7月,帝国国会被解散并进行改选后,帝国国会就批准了类似的军事法案。——第530、 531、533、547、557、562页。

出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8卷

本文关键词: 目录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焦杨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