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如何实现机场等交通场所高物价的“着陆”

【案例】如何实现机场等交通场所高物价的“着陆”

【网络舆情案例】

【事件介绍】

寄瓶酒花360机场打包费缘何“飞上天”

一个纸箱子40元、一根包装带15元、缠几圈保护膜20元……记者在多地机场调查发现,机场行李打包操作简单,包装用具成本低廉,打包费却“飞上天”,且定价随意、过度包装、收费混乱十分普遍,引发乘客强烈不满。

昂贵打包费是航空、铁路等交通场所服务收费过高的一个缩影。专家表示,只有打破少数部门垄断公共资源借权生利,引入市场竞争,才能让机场等交通场所高物价“着陆”。

打包服务只一家乘客挨宰没商量

由于航空特殊的安全要求,不少乘客行李超重或带有液体物品,无法随身携带上飞机,必须打包后才能办理托运。记者在多地机场采访发现,机场高额的打包费让乘客十分不满。

重庆市民刘先生近日乘飞机到北京出差,随身携带了一瓶白酒。赶到重庆江北机场时离登机只有10分钟了,刘先生于是急忙给酒打包托运,一问价格要180元。在打包过程中,工作人员问是否需要加包装防止酒瓶破裂,刘先生没细想就答应了。到结账时把刘先生吓了一跳,打包费竟要360元。“用了三个纸箱、一个泡沫箱就要360元,这不是抢吗?而且发票也不正规,是手填发票,没有收费明细。”刘先生气愤地对记者说。

在北京、南昌、昆明等地机场,许多乘客也认为打包费过高。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从事传媒行业的韩女士打包了两叠杂志托运,“两个纸箱,里面垫了两张气泡膜,一共花了90元,太贵了!”在南昌昌北机场,记者看到有乘客要打包茶叶,服务人员称乘客携带的箱子不能直接打包,必须购买机场专用纸箱。“两个普通的纸箱,一米多长的包装带,在机场就要90元,完全是宰客!”经常乘坐飞机的南昌市民胡俊生抱怨说。

在机场打包过程中,一些工作人员以保护物品为由增加纸箱、泡沫等材料过度包装,收取更多的打包费。北京首都国际机场一张气泡膜售价10元,韩女士说:“杂志又不是易碎品,根本不必用气泡膜。”

不少乘客认为机场打包服务是垄断经营,整个机场就一家打包企业,再加上赶时间,乘客“被宰”只能吃哑巴亏。有的乘客因为打包费过高甚至把一些物品扔掉。在重庆江北机场,一位乘客告诉记者,朋友曾送给他一些当地辣椒酱等土特产,“打包费比这些土特产的价格还贵,我干脆就放在机场不要了。”

责任编辑:蔡畅校对:杨雪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