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斯诺登时代全球互联网治理之路

后斯诺登时代全球互联网治理之路

核心提示:全球互联网治理之路的铺就,正在国家安全、机构利益和个人隐私等诉求支撑下处于不断角力之中,角力场中终将形成与自组织模式互容、互融和互荣的互补协同体系,共同构建公共准则、协调标准和质量机制,以不断应对网络时代的产业格局全面变革、政治权力良性平衡、生活方式质的改变、文化战略全球调整、教育体系定位重置等重大时代问题。

互联网从诞生之日起就完全具备了全球化发展的强大内生动力,而应辅以怎样的全球治理体系的呼声,却从未像斯诺登事件之后的今天这样强烈。4月23日至24日,全球互联网治理会议在圣保罗举行,未来互联网治理何去何从成为人们迫切关心的话题。

繁花似锦的互联网万象

繁荣与自由。如今的互联网经济规模庞大,渗透至社会的方方面面。全球互联网多年的发展业已支撑了电子产品、软件服务、网络接入、电子商务、网络文化、即时通讯、社交网络、教育学习、言论自由、参与治理、诚信体系等多个领域的蓬勃发展,在大数据、云计算、信息安全、信任构建等因素驱动下,互联网还将向着更大规模、更优组织、更强信度的方向发展,不断优化产业结构,发掘消费需求,促进技术创新,保护公民自由,活化社会治理方式。

主体与操纵。在使用互联网的过程中,个人、机构、国家等各类主体,由于在网络空间的深度嵌入,所以形成了五类主体虚拟身份的构造:一是构造经济主体,网络的销售和购物活动、浏览偏好、决策模式等被完全记录,积累形成了庞大的商业行为数据库;二是构造政治主体,个人和各类政治组织的权利诉求、价值取向、碰撞交锋,形成了与现实政治息息相关的互联网政治;三是构造文化主体,包括巨量浏览、搜索、下载、讨论等文化内容创作和使用记录;四是构造生活主体,主要是通过个人虚拟社交活动中随性叙述所产生的聊天、意见、联系、分享记录;五是构造空间主体,包括通过手机、镜头等智能终端主动和被动形成的个人居住和出行记录。这些记录形成了现实世界的虚拟镜像,内容本身以及内容之间的联系富含商业和政治情报,因而不仅往往被各类主体自身所利用,也是林林总总的商业机构关注的焦点,成为其实现市场预测、精准营销、时尚塑造、游说操纵的竞争筹码,更是各国政府获取关键情报、了解舆情信息、操纵新闻言论、服务国家政治的利器。

在空前全球化的互联网利益场中,如何对用户的隐私、人类的价值、全球的平等等基本准则负责?谁来承担这一责任?

责任编辑:董洁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