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理性看待规范打车软件(3)

【案例】理性看待规范打车软件(3)

与打车软件打“价格战”抢夺客户类似,此前电商界已经打过一轮又一轮的“价格战”,以至于连主要电商也有点儿“吃不消”。当前,打车软件的“价格战”也已经告一段落,此前滴滴打车、快的打车等几乎同时宣布停止对乘客的现金补贴,并遭遇了订单量下滑的窘境。这正是市场机制在发挥作用,不理智的竞争行为终究难逃市场规律的惩罚。同时,这也在教育市场各方,唯有寻找到可持续发展的经营之道,真正尊重市场规律,才有可能做大做强。

所以,规范打车软件的无序竞争,并非一“统”了之,必须让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不过,这并不是说政府部门就可以甩手不管,或者搞“一刀切”。实践已经证明,任由打车软件竞争无序化,“打车难”问题仍将难以破解。所以,“更好发挥政府作用”,显得格外重要。相关部门应从行业实际出发,加强制度设计,明确行业规范,着力营造开放公平规范有序的健康发展环境,使打车软件更好地为百姓出行提供便利。

监管打车软件勿伤及自由竞争

如果“统一的城市出租汽车电召服务平台、统一车载终端”付诸实施,目前市面上包括嘀嘀、快的等在内的手机打车软件将从出租车司机的手机上消失,出租车司机将不再是从嘀嘀、快的,而是经由一个统一的车载终端“接活儿”。

该举措对打车软件来说,不啻是五雷轰顶般的打击。因为这意味着嘀嘀、快的通过大规模“烧钱”建立起的商业模式中,其司机端的渠道将脱离打车软件的直接掌控。另外,《通知》的第二条规定,要求加快实现出租车服务管理信息共享,共享信息当包括电召服务预约、派单、应答、服务和驾驶员服务质量评价等信息,这对打车软件的影响也巨大,众所周知,实际运营中积累起来的数据信息是软件业的核心竞争力之一,很少有企业会轻易将之拿出来共享。

应看到,通过软件技术、移动互联网技术与出租汽车行业深度融合形成的这种新兴服务模式,方便了民众出行,但同时也突破了一些旧有的监管机制,比如它可能会滋生一些安全问题、非法运营问题。而在世界范围内,加强对打车软件的监管已成趋势。今年5月,科罗拉多州议会刚通过了一项打车软件规制法案,这也是美国首部约束打车软件的州法律。

加强监管有必要,但如何监管却须慎重对待,像在出租车上强推统一车载终端这样的行政举措,其推出尤应深思熟虑。果真如此,那嘀嘀、快的等行业领先企业前期通过大量市场投入所获取的竞争优势会被削平,这显然不符合市场自由竞争的原则,也与通知中所提“鼓励手机软件召车信息服务商发挥自身优势”的原则相冲突。

另外这一措施的可执行性亦值得商榷,如终端统一了,如何保障各打车软件接入的公平性?如何保证司机不再使用独立的手机打车软件?据媒体报道,在北京去年的试点中,北京交通委发布集成的首批4款“官方”手机打车软件,因得不到司机的青睐,旅客叫车基本无司机应答。

出租汽车市场秩序要维护,乘客利益要保障,在此基础上,对打车软件这种新生事物应保持宽容心态,在此,也希望有关部门能在尊重市场自由竞争原则、鼓励创新和加强监管间找到一条共通之路。

规范打车软件应立足放活竞争

打车软件风靡以来,一边是消费者和出租车司机的欢迎,另一边是地方政府纷纷推出各种限制举措,因此给公众留下了这样的感受:“凡是公众喜欢的,他们就反对”。作为新生事物,打车软件肯定不是全无问题,比如司机抢生意的行车安全问题,比如不会用软件的人路边打不到车的问题等等。但是,正如交通部部长杨传堂两会时所言,电召服务是国外出租车行业普遍采用的服务方式,“总体上要支持和鼓励发展,对存在的问题要逐步调整和规范”。

眼下的这份通知,应该可以看作是交通部“调整和规范”打车软件的动作。其中,“即时召车需求信息只能向空载出租汽车推送和播报”“在机场、火车站等设立统一出租汽车调度服务站或实行排队候客的场所,不得通过手机召车软件等方式在排队候客区揽客”等等,都是非常有必要的规范。一是有利于确保行车安全,二也有利于维护特定场所秩序。

责任编辑:蔡畅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