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节 查韦斯大力加强意识形态建设的做法和启示(5)

核心提示:有着“拉美红星”、“卡斯特罗第二”、“穷人的希望和救星”、“反美旗手”、“21世纪社会主义的倡导者”等众多美誉的查韦斯是如何走上了探索社会主义的道路的呢?他大力倡导和成功推行“21世纪社会主义”的过程中在意识形态工作和意识形态能力建设方面又有哪些经验值得我们借鉴呢?

查韦斯还通过国有化政策摆脱了美国等西方国家对委内瑞拉在经济上的控制。2007 年1月10日,查韦斯在主持其新内阁宣誓就职时发表重要讲话表示,要加快改革的步伐,把前任几届政府实行私有化的主要产业如通讯和电力公司等国有化,同时扩大政府对石油业的产权,而中央银行的独立性会被削减。此前的1月8日,他已经宣布将委内瑞拉最大的上市公司委内瑞拉电信公司和一些电力公司国有化,并将奥里诺科河河谷多产的石油项目收归国有。他在电视讲话中说:“我们正在向社会主义前进,任何事和任何人都不能阻挡。”[27]随后,他又于13日宣布将国有化范围扩大到整个能源产业。2月,他宣布电力国有化,并加强国家对天然气项目的控制。根据新发布的法令规定,委内瑞拉重油带的外资控制项目都必须转为由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公司控制的合资项目,其中委方股份不低于 60%,这就使得委内瑞拉在上述项目中的平均股份从原来的 39%上升到 78%。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公司在2007 年4月25 日正式开始委内瑞拉重油带战略合作项目和风险开发项目的国有化进程,并于5月1日凌晨接管了委内瑞拉国土上最后一个被外国公司控制的石油生产基地——奥里诺科重油带项目的控制权。6月 26日,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公司于与美国雪佛龙-德士古石油公司、挪威石油公司、法国道达尔石油公司等七家跨国企业签署谅解备忘录,把奥里诺科重油带战略合作项目和风险开发项目改组为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公司控股的合资企业。至此,奥里诺科重油带的国有化过程正式完成。此外,美国埃克森-美孚公司和康菲石油公司也退出了奥里诺科重油项目以及风险开发项目。随着查韦斯宣布委内瑞拉已全部收回石油主权,不断加快能源、电力和电讯等行业的国有化进程让人民成为最大的受益者,也很好地巩固了执政基础,使得查韦斯推行“21世纪社会主义”有了坚实的经济基础。

2013年3月5日,委内瑞拉宣布驱逐两名美国驻委内瑞拉外交官,原因是两人企图破坏委内瑞拉的国家稳定。紧接着,委内瑞拉在3月20日又宣布中止和美国政府的联系。仅仅半年后的9月30日,马杜罗宣布,已下令驱逐包括美国驻委内瑞拉使馆代办在内的三名美国外交官,原因是有充分证据表明美国驻委内瑞拉使馆代办凯莉·凯德林等三人经常与委内瑞拉反对派人士会晤,并计划破坏委内瑞拉的国家电力系统和经济、社会稳定。这些举措有着鲜明的查韦斯风格,也凸显出查韦斯的思想对马杜罗等后来者的强大影响力。

(二)牵头结盟抵制美国试图控制拉美的计划

毛泽东早就指出:“美国要把拉丁美洲变成它的殖民地,这是指经济上的,许多时候也是在政治上。”[28] 熟读毛泽东著作的查韦斯自然对这一点有着深刻认识,因此,他执政以来,在对外政策上几乎是“处处与美国作对”。除了和拉丁美洲甚至南半球唯一的社会主义国家古巴结成巩固的反美联盟外,他还联合拉美其他国家的领导人一起抵制美国试图控制拉美的计划,抵制美国建立美洲自由贸易区就是一个例子。克林顿任美国总统时就提出了组建美洲自由贸易区的建议,随后的布什政府更把这一计划的实施当成自己的优先任务。根据美方的设想,美洲自由贸易区应在2004 年年底前完成所有谈判,2005 年年底前开始全面实施,没想到却遭到查韦斯坚决反对。为了对抗美国的美洲自由贸易区的计划,2001年,查韦斯提出成立美洲玻利瓦尔选择(又被称为美洲玻利瓦尔替代计划)的设想和建议。2004年12月,他访问古巴并与古巴国务委员会主席菲德尔·亚历杭德罗·卡斯特罗·鲁斯发表关于创立美洲玻利瓦尔选择的联合声明并签署实施协定,宣布要在“团结合作的基础上实现拉美和加勒比地区一体化”[29],主张各参与国应该实现经济互补和能源一体化,加强拉美国家的资本在本地区的投资,维护本国文化和民族性,深信这个以拉丁美洲及加勒比地区政治、经济、社会一体化为宗旨的地区性合作组织将是反对美国提出的建立美洲自由贸易区计划最成功的方式之一。并且,作为美洲玻利瓦尔替代计划的一部分,查韦斯倡议组建意在摆脱美国影响的南方电视台、南方银行、加勒比海石油公司等机构。2005年5月,南方电视台应运而生。同年6月,委内瑞拉与13个加勒比海国家签署组建加勒比海石油公司的协议。2007年12月,在查韦斯主导下,作为帮助南美国家摆脱发达国家的经济依附、重启欠发达国家合作和一体化战略步骤之一的南方银行,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正式宣告成立,由巴西、阿根廷、委内瑞拉、乌拉圭、厄瓜多尔、玻利维亚和巴拉圭七个南美国家组建。南方银行提供会员国融资的规定宽松且不附带政治条件,被认为是在某种程度上取代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的角色。

2009年6月,根据查韦斯的倡议,美洲玻利瓦尔替代计划接纳厄瓜多尔、安提瓜和巴布达以及圣文森特和格林纳丁斯三国为正式缔约国,并正式更名为美洲玻利瓦尔联盟(ALIANZA BOLIVARIANA PARA LOS PUEBLOS DE NUESTRA AMERICA,简称ALBA,ALBA在西班牙文中是“黎明”或者“将现的曙光”的意思),并在它的关系中提出了四项基本的先决条件:合作、团结、补充和尊重国家的主权。2010年1月,为推动经济一体化,美洲玻利瓦尔联盟设立了美洲玻利瓦尔替代计划银行等地区融资机构,并在成员国范围内正式使用一种被称为“地区统一补偿系统”的虚拟货币——苏克雷。同年7月6日,厄瓜多尔政府和委内瑞拉政府首次用苏克雷进行双边交易,委内瑞拉购买厄瓜多尔5430吨大米,厄瓜多尔国家促进银行收到189.415万苏克雷的交易款。查韦斯说,苏克雷是效率的榜样,是政治意愿如何决定计划的榜样。采用新的国际金融结构不是容易的事情,必须迈出计划的第一步,并真正接受它。厄瓜多尔总统科雷亚也认为苏克雷将提供更多的便利,降低成本,必须推动这项系统的使用,并重申这项系统是简单的。有关专家认为,南方银行和新的苏克雷货币是寻求拉丁美洲经济一体化和发展模式最好的选择,非常看好其发展前景。正如查韦斯所说:“美洲玻利瓦尔联盟是为了自由的联盟”,“我们可以说拉丁美洲已经不再是美国的后院,已经脱离了美帝的枷锁!”[30]如今,美洲玻利瓦尔联盟的成员国已经包括委内瑞拉、古巴、厄瓜多尔、玻利维亚、尼加拉瓜、多米尼克、圣文森特和格林纳丁斯、海地、安提瓜和巴布达等,不仅在反对美国对古巴的封锁、声援阿根廷为收回马尔维拉斯群岛的主权斗争、声援波多黎各的独立要求等地区性、世界性的热点问题上表明了自己的态度,而且相继通过了一系列发展决议和行动规划并逐步得到落实,已经变成本地区最重要的一体化发展机制之一,成为一个空前的地区团结与合作的典范。

2012年4月,美洲玻利瓦尔联盟在第六届美洲国家首脑会议举行期间发表正式公报说,如果美国和加拿大不解除对古巴参加美洲国家首脑会议的排斥政策,该联盟成员国将集体抵制今后的美洲国家首脑会议。公报强调,反对将古巴无理排斥在美洲国家首脑会议之外,谴责美国对古巴持续五十多年的经济、贸易和金融封锁。并且,查韦斯和厄瓜多尔总统科雷亚都拒绝出席会议,并宣布永不参加“没有古巴的美洲峰会”。玻利维亚总统莫拉莱斯也表示,这是他最后一次参加古巴缺席的美洲国家首脑会议。2013年6月,美洲玻利瓦尔联盟成员国委内瑞拉、厄瓜多尔、玻利维亚和尼加拉瓜在危地马拉西南部城市安提瓜出席美洲国家组织大会期间宣布,他们将退出美洲国家组织下属的泛美防务委员会。越来越多的人士认为,美洲玻利瓦尔联盟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广大发展中国家的利益,他们反对强权政治和霸权主义、追求全球的平等与正义等主张,与社会主义国家的理念相同,中国应该多关注和支持。

查韦斯牵头结盟抵制美国产生了巨大影响,再加上墨西哥在美国、加拿大和墨西哥建立北美自由贸易区后遭受的种种惨痛教训,拉美人民对美国的阴谋越来越警觉,从而粉碎了美国建立美洲自由贸易区的美梦。就连不少美国学者也不得不承认,美国式的民主在南美洲已经变得棘手起来,南美洲在不少时候已经抱团与华盛顿形成了对立。南美洲与美国之间的分歧是如此地明显,乃至于催生了一个新的跨半球组织——拉美及加勒比国家共同体(简称拉共体)于2011年12月在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正式成立。而这个把美国与加拿大排除在外的组织,俨然已经成为了由美国主宰的美洲国家组织的替代品。2012年8月9日,时任中国外交部长杨洁篪在北京同来访的拉共体“三驾马车”代表——时任委内瑞拉外交部长马杜罗、智利外交部长莫雷诺和古巴外交部副部长谢拉举行会谈,双方商定建立中国与拉共体“三驾马车”外长定期对话机制,并于2012年9月举行首次对话。2012年9月27日,中国外交部长杨洁篪与拉共体“三驾马车”——古巴外交部长罗德里格斯、智利外交部长莫雷诺和委内瑞拉外交部副部长格雷罗在纽约举行对话。时任委内瑞拉副总统兼外交部长马杜罗表示:“拉美和加勒比国家共同体在我们的美洲团结的概念中包括了所有真正独立的国家,有可能发展自己和在均衡与平等的条件下与世界融合。”[31]拉丁美洲和加勒比经济委员会执行秘书阿里西亚·巴尔塞娜认为,拉共体是近年来最重要的政治上的成果,首次有机会使拉美和加勒比国家所有的外交代表聚集在一个对话、合作和一体化机构,使本地区在与世界上其他的集团、国家和地区有了一个交流的牢固阵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