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唯论文”评职称,让更多技术人才脱颖而出(2)

不“唯论文”评职称,让更多技术人才脱颖而出(2)

打破“唯论文”评职称谨防有破无立

评职称须论文的诟病已久,一是容易造成学术不端,二是滋生职称评定腐败,三是不能正确评定一个人真实能力,造成职称与技能脱节现象。广东在职称评价改革中率先吃螃蟹无疑有着积极意义。

《国家中长期人才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明确提出:要克服唯学历、唯论文的倾向,注重靠实践和贡献评价人才。有专家认为,不同的行业,不同的学科,艺术类,自然科学、医学,基础学科和应用学科一定要分类,不能搞一个标准,也没有唯一标准。但在实际评定职称的操作中,唯学历为论文现象仍然严重,不利于人才驱动创新。

从广东“意见”中不难发现,在评职称中注重了人才实际能力的比重,不局域与为论文权重,有5个亮点可供参考,这无疑是一种开明与进步。但我们也要谨防“破”得过宽,灵活过度,甚至是有“破”无“立”现象。

比如说成果可转化成评审重要条件,对“成果”的认定如何科学核实,有没有摸脑壳造假的现象?向科研创新单位下放评审权,在结合具体实际的同时有没有行政干预过度或腐败滋生现象发生?要知道打破了为论文后还有没有“为权威”“为个人”现象的评价干预?正如一个高考加分,本意是考虑学生的素质教育多样化,不拘一格用人才,然而在实际操作上那个却出现了那么多的负面作用。现在为追求最大的公平,又取消了许多项高考加分。职称评定会不会出现类似现象?还有待于进一步检验。

事实上,在职称评定中论文仍然可以证明一个人的技能水准,只是提倡打破“唯论文”现象,而并非彻底排除摒弃论文。在“破”的同时一定要注意“立”更多的公正合理的标准,完善更科学的评价机制和评价体系。不能因“灵活变通”而异化了本质,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

评职称不再唯论文是一个风向标

一定意义上讲,论文代表着一个人的工作水平和业绩,将其作为评审中、高级系列职称的硬性指标之一,也是必要的。但是,如果将论文作为评定职称的唯一尺度,这种单一的人才评价标准,其有失公平的弊端,也是显而易见的。相当一部分科技工作者埋头攻关,潜心钻研,尽管成就斐然,却仅仅因为拿不出像样的论文而无缘高级职称,这肯定是不公平的。钟南山院士就认为,论文并不等同于科技创新,很多科研单位、高等学府把论文作为创新的重点,把在著名科技杂志发表的论文当成是创新和产出的理念是错误的。

重论文而轻应用,这种导向导致的消极影响就是,很多科研人员为撰写论文所累,从而无暇将精力放在科研创新上。写好论文就可端上“金饭碗”,有了科技创新成果,却可能连个职称“名分”都没有,这样的人才评价机制,可谓不折不扣的负面激励。就个人来说,为了撰写一篇空泛的论文而费尽心力,却不能将聪明才智运用到科研创新中去,显然是一种智力浪费;对国家来说,重论文而轻应用,也无益于创新型国家建设。将论文作为科技人员职称评定的硬门槛,还带来一个消极后果,就是制造了华而不实的论文泡沫:中国学者的论文发表量近年来呈现激增趋势,我国的科研论文数已经位居世界第二。然而,优秀的论文却凤毛麟角。

广东科技人才的职称评定从“重论文、重科研项目”向“重科技成果转化”转变,其现实意义,就是对“论文至上”这一单一人才评价标准的纠偏,是以更为现实而灵活的多元人才评价体系,取代“以论文论身价”的僵化模式。可以想见,广东此举将极大地激发广大科技人员致力于科技创新的潜力和活力,鼓励其将主要精力用到科研实践与成果转化上,从而推动科技进步,增进民众福祉。这种人才评价体系的导向性变化,对于人们的人才观念和人才评价机制的改变,都具有风向标式意义。特别是在倡扬“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时代潮流的背景下,人才职称评定重科技成果转化,将极大地促进科技成果向现实生产力的转化,并为建设创新型国家奠定人才基础。

对一些科研院所和高校来说,注重论文依然是人才评定中相对公平的标准。肯定广东人才评定从“重论文”向“重成果”转变,并非简单否定现行机制,而是说,更多地方可以广东这一务实举措为鉴,积极探索将实际效益与创新能力相结合的多元人才评价机制。拿一个一刀切式的僵化模式论人才,本身既不科学,更有欠公允。

责任编辑:佘小莉校对:郭浩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