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内部抵制历史虚无主义

深入内部抵制历史虚无主义

核心提示:要抵制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种种表现,就要从根本入手,就要自觉用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理论武装自己,坚决与唯心史观和错误历史观作斗争。

近年来,历史虚无主义打着“学术”的幌子,在各种媒体上造谣生事。要认清历史虚无主义的本质,就要深入它的内部剖析这一思潮。

历史虚无主义既非学术思潮也非学派,而是由国内外敌对势力制造和鼓动,以推翻共产党领导和改变社会主义制度为目的,以否定和“告别”革命为核心,以伪造、篡改、歪曲、恶搞历史或将历史碎片化、片面化为手段,借助网络、报刊、书籍、讲堂、舞台、荧屏等媒介加以流传的政治思潮。抵制历史虚无主义,必须加强马克思主义科学体系建设。

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实质与主要表现

马克思主义与历史虚无主义的斗争,本质是和平演变与反和平演变、“颜色革命”与反“颜色革命”、渗透与反渗透、颠覆与反颠覆斗争的组成部分,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在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影响下,攻击篡改历史事件,对英雄人物侮蔑戏弄,对反面人物歌功颂德的言论频现,或在报刊发表,或在网络上“流窜”;或出自境外特定机构的炮制,或出自受蒙蔽者的人云亦云。

历史虚无主义的“理论”依托是唯心主义,它在历史研究领域的具体表现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告别革命论”。其代表人物李泽厚、刘再复认为,革命只能破坏而不能建设,革命是近代中国落后的“罪魁祸首”,他们声称中国近代唯一的出路就是改良主义。据此错误逻辑,有些人论断:“辛亥革命是搞糟了,是激进主义思潮的结果。清朝的确是腐朽的王朝,但是这个形式存在仍有很大意义。宁可慢慢来,通过当时立宪派所主张的改良来逼着它迈上现代化和救亡的道路;而一下子痛快地把它改掉,反而糟了,必然军阀混战。”“孙中山如果是一个深刻的思想家,也许就会接受‘虚君共和’的英国式道路,避免许多战争。”他们极力抬高戊戌变法、清末新政的地位,而对太平天国运动、义和团运动、辛亥革命则肆意贬抑。

二是恶意诋毁、攻击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历史虚无主义者认为中国人民在五四时期选择马克思主义、选择社会主义是误入歧途,这让当时的中国脱离了以欧美为师发展资本主义近代文明的轨道。他们认为中共之所以能够战胜国民党夺取全国政权,是利用日本侵略之机,消极抗日,积极发展实力。他们极力回避国民党在抗战期间坚持“攘外必先安内”的“积极反共”政策和行为,否定共产党在敌后根据地实施土地改革政策并维护广大人民群众利益的历史真实,极力抹杀共产党在敌后根据地发动和组织群众抗击日本侵略的历史功绩。他们把抗战胜利后中国社会没有实行“联合政府”归咎于共产党,无视共产党为争取战后和平而做出的种种努力,极力回避国民党背信弃义撕毁停战协定的事实,无视国民党首先发动反共反人民内战、搞独裁统治的图谋和行径。

三是肆意贬低、全盘否定毛泽东,丑化毛泽东思想。如2008年香港出版的《红太阳的陨落——千秋功罪毛泽东》一书就污蔑毛泽东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学历史教师袁腾飞以轻佻的语言肆无忌惮地攻击辱骂毛泽东,说毛是“教主”、“独裁者”、“恶魔”,他的演讲视频及文字在网络上流传甚广。这些人以“纠正毛泽东晚年错误”为借口,对毛泽东及毛泽东思想进行全面否定,对他领导下的新中国进行全面诋毁。他们紧揪“大跃进”、“人民公社化运动”、“文化大革命”等严重失误,刻意放大失误的负面影响,从而吸引舆论焦点,夸大对社会主义事业造成的重大损失。他们认为1978年以前中国共产党探索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历史是“一部荒唐史”。

四是污蔑、诽谤、丑化、调侃、戏弄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颠倒黑白,无中生有。从李大钊、青口十八勇士、狼牙山五壮士、刘胡兰、江姐、董存瑞到新中国成立后的英雄模范如黄继光、邱少云、雷锋、时传祥等,几乎都遭到污蔑、诽谤。例如有的作品说,黄继光是因为作战时摔倒了才堵枪眼的;董存瑞是因为炸药包上的双面胶粘住了他的双手才舍身炸碉堡的;邱少云的事迹违背了生理学常识等。这种“戏说”、“恶搞”的方式,对近代以来中华民族艰难而悲壮的奋斗历程是极大的亵渎。而像刘文彩、南霸天、周扒皮那样的恶霸地主反动派却变成所谓的“大善人”,是受害者。这些颠倒黑白、无中生有的做法的直接后果是误导大众,造成人们历史认识的混乱,易使人们以轻佻的态度对待历史。

五是极力主张西化,否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历史虚无主义”与“民主社会主义”、“新自由主义”和“普世价值”等错误思潮结合在一起,矛头直指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地位,恶意攻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基本制度。历史虚无主义弥补了新自由主义从现实的角度反对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的缺陷,还改变了新文化保守主义难以对社会产生影响的尴尬,成为在意识形态领域攻击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的一股重要力量。针对共同的政治取向和诉求,三者相互呼应,极力宣扬下列主张:在政治领域,倡导西方的“宪政民主”,实行“多党制”、“三权分立和制衡”、“军队国家化”等;在经济领域,主张“彻底私有化”和“完全市场化”等;在思想领域,主张取消马列主义的指导地位,认为唯物史观有“根本缺陷”,已经“过时”,要用所谓的“唯人史观”、“选择史观”等进行代替;在社会领域,极力宣扬“公民社会”。他们还抽象谈论“自由、民主和人权”,鼓吹“宪政中国”,说什么“宪政中国出现以前的中国是旧中国”。这些思想主张迎合了西方势力西化、分化中国的战略企图。

责任编辑:蔡畅校对:董洁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