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武器改变未来战争面貌

无人武器改变未来战争面貌

核心提示:无人化战争大幅减轻了政治家和民众对战争代价的顾虑,战与不战的天秤由此失衡,战争一旦变成一项低风险、高收益的“投资”,对于政客们来说,将是一个极大的诱惑。战争门槛的降低,极可能催生出嗜战、好战的新“战争狂人”。

在近几次局部战争和武装冲突中,以无人机为典型代表的无人武器开始在战争舞台上大显身手。无人技术的快速发展、无人武器的大量列装、无人化作战力量的日渐壮大和无人化作战方式的频频运用,推动着信息化战争形态由“数字化+网络化”的初级阶段,向“智能化+类人化”的高级阶段加速演进,未来无人化战争的图景已越来越清晰。美国国家安全中心在其研究报告《20YY:为机器人时代的战争做好准备》中指出,“机器人时代战争已经不是科幻小说”。正如自动步枪从来就不是自动发射一样,无人化战争也并非无人参与的战争,而是“平台无人、系统有人,前线无人、后方有人,行动无人、指控有人”的新型战争样式。无人化战争的兴起,使得千百年来以有生力量为直接交战主体的传统战争形式可能逐步走向消亡。

从“木牛流马”到“机器骡子”,无人武器由幻想变为现实

传说中三国时期的“木牛流马”,可以算是人们对无人武器的最初设想,这种用于在崎岖蜀道运送粮草的木制自动机器,其真实性已无据可考。时至今日,借助发达的现代科技,这一幻想已经变为现实。据报道,美军在阿富汗山区就测试过一种可运载400磅物资支援前线作战的地面运输机器人,绰号“机器骡子”,这正是“木牛流马”的现实版。

实际上,“机器骡子”只是当前庞大无人武器库中的普通一员。据统计,世界上有30多个国家在发展无人武器,70多个国家已实际列装使用无人武器。截至2013年,美军已经列装了约8700架无人机和1.5万个机器人。美军将无人机视为“空海一体战”作战概念的支撑性主战武器。美国2010年《四年防务审查报告》,明确提出使无人武器在远程打击武器中占45%的目标。美海军在2020年前将大量装备无人潜航器,X-47B舰载无人攻击机拟于2018年前后装备航母。到2O35年,美军计划将首批完全自主的机器人士兵投入实战。当无人技术和无人武器不是一种、两种,而是以“技术群”和“武器族”的面目出现,且作战运用由辅助性作战保障走向遂行直接交战任务后,其对军队组织形态、作战方法、战争观念等,都产生了广泛而全面的冲击。

从“无人机排”到“机器人部队”,军队组织形态正在嬗变

随着无人武器的大量运用,军队的人员组成和结构发生重大变化,直接参战人员比例逐步下降,越来越多的士兵转向操控无人武器。强国军队大量组建无人化作战力量,已成为其体制编制调整的重要趋势。目前,美陆军作战旅均已编配战术无人机排,无人机数量由2000年时不足400架猛增至2013年的6000余架,下一步还将为每个现役师新编一个“灰鹰”无人机连。2008年,美空军宣布其无人机操控员数量首次超过飞行员数量。美海军X-47B舰载无人攻击机服役后,规模可达舰载战斗机总量的三分之一,从根本上改变了海上远程打击力量的构成。俄陆军从2013年起也开始为每个师(旅)组建无人机连。在地面机器人方面,伊拉克战争伊始,美军并没有机器人参战;到2004年底,已有150个机器人投入伊拉克战场;一年后,这个数字增加到2400个;到2008年底,已有近50个种类、12000个机器人在伊拉克战场执行军事任务。正如一位美陆军退役军官所言,“伟大的机器人部队”正在成形。美国《未来杂志》预测,到2020年战场上机器人士兵数量将超过人类士兵数量。

强国军队还在努力探索无人武器的战时作战编组形式,尤其是有人武器与无人武器的混合编组,以综合二者优长,提高整体作战效能。2011年,美国陆军首次组织“有人与无人系统集成能力”演习,演示了有人驾驶直升机与“灰鹰”“猎人”和“影子”等无人机,以及各型地面控制站和终端间的视频相互传输和接力传输,以提升无人武器与有人武器的协同作战能力。美海军提出了由F-35与多架隐身无人机混和编组,遂行超视距、网络化空中打击和空战的战法。法军也试验了由“阵风”战斗机作为指挥机,控制4~5架“神经元”隐形无人机进行协同作战的编组形式。这表明,有人与无人武器混合编组的时代即将到来。

责任编辑:蔡畅校对:杨雪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