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建激活扶贫一盘棋

党建激活扶贫一盘棋

摘要:安徽对脱贫攻坚的考核力度也在不断加大。去年,省委将扶贫开发工作纳入省管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综合考核评价指标体系,并组织力量对省辖市扶贫成效、投入等进行重点考核。今年,安徽又出台了市县党政领导班子和主要负责人脱贫攻坚工作成绩考核办法。

“扶贫的准星瞄在哪里,党组织的帮扶就要延伸到哪里。”扶贫攻坚,成败系于精准,关键则在于有一支扎根扶贫最前线、善打硬仗、能打胜仗的党组织队伍。

配强班子,建好队伍,严格考评。安徽抓住党建带动的牛鼻子,通过增强基层党组织政治与服务功能,正让农村党支部强起来、硬起来,发挥好带领群众脱贫致富的“火车头”作用。

配强班子 党员承诺结对子

群众反映问题得不到解决,班子力量不强,先后换了两任党总支书记……长期以来,寿县安丰镇青峰村党总支软弱涣散,形不成合力。

2014年,借村“两委”换届契机,村班子进行大换血,吸纳4名党性强的年轻人,加上县里下派的驻村扶贫工作队长,8人组成平均年龄不到40岁的年轻班子。如今,抓党建、打基础、促脱贫,成效初显:村里原有59户建档立卡贫困户181人,截至今年5月底,已实现28户,111名贫困人口脱贫;年底前,还有21户有望脱贫。

脱贫攻坚,先得建强支部。省委组织部农组处副处长周叔利介绍,省里要求注重选拔有知识、有技术的年轻人才进入村“两委”班子。2014年换届后,全省村党组织班子成员平均年龄不到45岁,高中(中专)以上文化程度占到71%,致富能手等占到50%。

不光是配强人手上,安徽还让每名班子成员、党员公开承诺结对帮扶,真正让村党总支的作用充分发挥出来。

除除草,修剪修剪枝叶,时而帮着照看一下池塘边的鹅……在长丰县岗集镇青峰岭村,村民沈光合在一家农业企业打工,“日子算不上富裕,但活轻松、有钱赚,还能照顾到家人。”

妻子重度残疾,儿子患有痴呆,沈光合一家属于典型的因病致贫。如今,靠土地流转,他家20亩地每年有1.2万元流转收益。此外,沈光合就近到党总支介绍的企业打工,每月有近2000元工资,再加上低保、残疾补助等政策保障,他们一家人每年能有近4万元进账。

“企业是党总支引来的,优先流转贫困户的土地;工作是帮扶党员介绍的,让我能就近就业。”在沈光合看来,村党总支引领,牵线搭桥,结对帮扶,让自己的生活发生质变。

在安徽,村“两委”班子成员、党员必须承诺,结对帮扶1—2名贫困户,贫困户不脱贫,结对帮扶不脱钩。青峰岭村党总支书记詹传芳介绍,“方法上,我们采取‘党支部+企业+农户’的模式,引导农户土地流转,使土地向农业企业、生产大户等集中,同时探索企业帮扶机制,村集体不收取管理等任何费用,企业则优先聘用有劳动力的贫困户务工,拓宽农户增收渠道。”

“一手引进人才,让班子强起来;一手理清思路,让党组织动起来。”詹传芳介绍,青峰岭村已有108户实现脱贫,脱贫人口178人,农民人均年纯收入由之前的0.82万元增加到了1.2万余元。

建好队伍 帮扶脱贫实打实

除配强班子外,选派好扶贫第一书记,联系实用人才带动农户,正让安徽农村扶贫帮扶队伍壮大且有力。

2014年,太湖县九龙村村民李曙光借钱建了养殖场,养了1000多头猪,却由于销路不旺,濒临破产。

养殖场和省道之间,600多米全是坑坑洼洼的土路。“大型货车进不来,靠小车拉,每次都得跑好几趟,才能最终装车上路,再加上平时猪饲料等的‘中转’运输,养殖成本挺高。”李曙光算了一笔账。

省地税局下派干部、村党总支第一书记杨传杰得知情况,实地调研并帮着解决问题。“按单位定点帮扶的政策,修路资金应该能申请到,但上千头待售的猪,不能等审核、资金拨付等程序完全走下来才卖。”为赶时间,杨传杰先行垫资修路。

事实上,类似的情况还有很多。杨传杰承诺,对想投资建场搞养殖的村民,只要遇到道路不通的难题,村里一定帮着修通解决。

单位包村、干部包户,作为省地税局下派干部,一年多下来,杨传杰忙着铺路修渠,拉项目,筹资金,“单位主要领导是第一责任人,分管领导、选派干部是直接责任人,这就要求我们每一位驻村帮扶干部,要实打实给村里发展带来实惠。”

“管理上,我们实行的是‘一人选派、单位支持、全体有责’,压实每个包村单位、驻村干部的帮扶责任。范围上,我们要求选派全覆盖。”周叔利介绍,从2001年起,全省已连续15年从省、市、县机关和企事业单位选派了6批,每批3000多名党员干部到村任第一书记或驻村扶贫工作队队长,全省3000个建档立卡贫困村都有选派干部帮扶。

此外,村党组织联系有实用技术的能人,通过能人带动农户创业,致富效应开始显现。

种小麦,每亩正常产量在800斤,按1元一斤的市价,每亩地收入也就800元,而种红薯每亩能产2500斤,按每斤0.6元的收购价,一亩地的收入就翻了近一倍,达到1500元……在泗县大路口乡西李村,技术能手吕德龙几年前在村党总支感召下入了党,逐渐建起了67个红薯育苗大棚,事业干得有声有色。现在,他不光聘请有劳动能力的贫困人员到大棚打工,还实地传授技术,指导贫困户调整种植结构,并带动了周围6户贫困户建大棚创业致富。

近几年,西李村党总支通过吸纳能人入党,扩大帮扶队伍,并定期组织农村种植养殖能手、科技带头人等乡里能人现身说法,指导实践。“吸纳一个人、带动一大片。”村党总支书记邓浩说,“帮扶的力量更多,致富带动的效应就会更强。”

严格考评 正向激励硬碰硬

每月一考核,半年一测评,一年一总评。在青峰村,精准扶贫的措施有哪些,帮扶项目落实得怎么样,贫困户还有哪些困难没解决等,这些都有严格的考评。

考评组成员由一名镇党委班子成员、两名镇政府工作人员牵头,除了听取汇报,审阅材料,更实地到户调查,听群众、贫困户反馈脱贫情况。考核成绩直接和村“两委”班子成员工资绩效挂钩。

“村‘两委’班子成员每月补助1800元,全年的绩效收入平均每人为7800元,每月合650元,但不一定全都能拿到。”青峰村党总支书记鲍玉和向记者详细计算起来,“7名班子成员,根据考核情况打分,成绩高的可能绩效收入能拿到八九百元,成绩低的、工作不到位的可能就只拿三四百。”

寿县县委组织部副部长洪文昌介绍,“大盘子”里的绩效收入不变,只是内部做加减法,“旨在形成正向激励,让每名村班子成员能把扶贫工作抓牢抓实。”

除了经济待遇不同,不同考核测评结果的“政治待遇”也有所区别。洪文昌说,“对脱贫攻坚工作得力的村干部,可以优先推荐为县人大代表、党代表或政协委员;同时,如果有对外交流学习机会,也会优先考虑他们。”

此外,安徽今年开始探索让村党总支书记、大学生村官、乡镇事业编制人员进入乡镇领导班子,既强化乡镇班子力量,又将优秀村党总支书记吸纳进来,打破了他们晋升的“天花板”。

省委组织部干部综合处副处长韩顼介绍,“45岁以下,工作满6年,大专以上学历,扶贫等工作实绩突出的,在乡镇领导班子换届期间,都可以提出申请进入乡镇班子。”

安徽对脱贫攻坚的考核力度也在不断加大。去年,省委将扶贫开发工作纳入省管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综合考核评价指标体系,并组织力量对省辖市扶贫成效、投入等进行重点考核。今年,安徽又出台了市县党政领导班子和主要负责人脱贫攻坚工作成绩考核办法。

“下一步,还将研究具体实施细则。”韩顼介绍,“加大对有扶贫开发任务的市、县市区党政领导班子和主要负责人的考核力度,规范考核方式和程序,通过正向激励,并落实责任追究,才能真正将脱贫攻坚落到实处。”(人民日报记者/朱思雄 孙振)

责任编辑:王妗校对:董洁最后修改:
0

精选专题

领航新时代

精选文章

精选视频

精选图片

微信公众平台:搜索“宣讲家”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
宣讲家微信公众平台
您也可以通过点击图标来访问官方微博或下载手机客户端:
微博
微博
客户端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