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讲家网评论丨透过美元现象看美国衰落的本质

宣讲家网评论丨透过美元现象看美国衰落的本质

核心提示:当今世界,以机器人和“互联网+”为生产工具的大变革正在促进社会生产力高速发展。在未来几十年内,必然会出现一批又一批的无人工厂,造成工人大量失业。全球范围内的两极分化必然进一步急速拉大,社会矛盾必然进一步激化。现有的资本主义私人占有的所有制及分配关系越来越容纳不下以“互联网+”为代表的社会生产力的极大发展。正在深化的国际金融危机呼唤着创新、活力、联动、包容的世界经济新体制的诞生,呼唤着新的金融体系诞生,呼唤着新生产关系和社会制度的诞生。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发展是必由之路。

“一好遮百丑”在中国是人人皆知的俗话。它汇集了大家共同的观察,就是说在日常生活中,我们往往容易被某个突出特点所吸引,只记住了这一点而不顾及其余。这种普遍存在的社会心理现象被西方人利用了很长时间。它们利用发达与不发达之间的差异,以物质优势充当那个“一好”来吸引我们,遮住的“百丑”是国际资本掠夺我们的事实。其真实用心是涣散我们的正义和奋斗的意志,瓦解社会团结。一旦我们以独立的个人面对资本,就只能听凭宰割、奴役。

“美国梦”曾经激发起世界各个角落追梦人的热情。在今日之美国,无数正在用命换钱的人也选择相信自己能够实现在美国的淘金梦。不幸的是法国出了一位名叫皮凯蒂的经济学家,他用详实的数据和分析证明:“美国梦”对穷小子们只能是黄粱美梦!没有祖上传下来的资产帮忙,想靠奋斗实现淘金梦是不可能的。其实,欧洲人早就从生活中学懂了皮凯蒂演绎的经济逻辑。所以,欧洲穷人买六合彩的热情最高,而且是长盛不衰。他们都清楚:要想翻身,实现有钱的梦想,只有六合彩这一条路。面对如此冷酷无情的现实,人们本来应该彻底醒悟,不再为“美国梦”浪费生命。最可恶的事情就出现在这里,资本操纵的舆论仍旧在不断用新的泡沫来续写个人奋斗和发财的神话,维持“一好遮百丑”的传奇。其实,资本家比我们还清楚,皮凯蒂说的是实话。但是,“美国梦”必须维持下去,否则整个制度就面临灭顶之灾。

7745445_075726633000_2

美元的传奇也是维持美国“一好”遮百丑的重要支柱和内容。美国人早在上世纪70年代就自己摧毁了用美元纸币直接兑换黄金的金本位制度。但是,它却有意无意地任凭“美金”这个词汇继续随意使用。据说美国人最崇尚的品德之一是不说谎话,可是一直到今天也没有美国人出来纠正“美金”的称谓或者告诉大家在新的货币体系中,美元只是一纸凭证,和黄金再无任何瓜葛。当然,这不是普通老百姓的事,应该由手握印刷,发行货币大权的美联储来解答。美联储借助新的货币体系,和全世界玩起了时空移挪大法,用“绿纸”就换回了别人的真金白银和服务,代价只是印钞的成本。债务在新制度下不再承载道义的内容。债权人的优越心理只是旧体系遗留下来的精神安慰剂。藏在债权后面的是想印多少就有多少的印钞机。在资本主导的世界里,只剩下印钞机和聪明人。随着国际货币多元化,美元独霸世界的角色必将逐步走向衰落。

货币历来由一种价值稳定的贵金属担任。例如,黄金,白银等。纸币只是这些贵金属的替代品,而且它们之间按照固定比例可以互换。即使贵金属的货币职能被废止,贵金属作为商品还是值钱的,手中握有贵金属的百姓损失不大。而美联储和全世界进行的货币游戏,则是用纸来顶替贵金属,用印刷机替代黄金储备。如果美元纸币不是法定货币了,“绿纸”没有任何商品价值。我们,乃至全世界都被美国用一把“白条”绑架了。

自从美元有了“白条”这个货真价实的名称,我们反倒不知道把美元列为“一好”恰当?还是“百丑”更好呢?论“一好”,美元借助美国超强的军事力量构筑起来的信誉可谓世界一流。若从“百丑”而论,美国用“白条”掠夺他国财富的罪恶行径,绝对不是一个“百丑”就能敷衍过去的。美国利用金融霸权随意掠夺他国的日子,美国用金融霸权搭建起的掠夺体系,随着国际金融危机的不断深化,随着世界人民的觉醒将土崩瓦解。

在前苏联解体后,以福山为代表的资产阶级学者提出:人类的历史终结于自由民主制度,也就是终结于资本主义制度。由于美国等西方国家控制了世界媒体,把人类最优秀制度的桂冠强行戴到了自己头上,并也因此控制了评价他国的权力。

凡是施行西式民主制度就被西方中心主义话语体系赋予政治正确,符合人类发展潮流等;如果没有进行符合西方标准的“民主化”,就不能被这套话语体系认可,这些政府也就丧失了政治正当性,再没有可能成为“好政府”。今年美国大选期间,出现了不少对美国政治制度的“自我反省”。在美国等“成熟”西方民主政体国家内部,贫富悬殊加大和政治不信任等已经成为普遍性问题。这些头顶“民主”桂冠的政府被国民明确地视为“坏政府”了。而且他们还利用媒体不厌其烦地重复着:你们的道路有问题,你们走错了,必须向我们看齐。

美国人让我们这些“非民主制国家”以他们为社会发展的终极目标。但是我们可以用另一句中国俗话来回应:鞋是否合适,只有脚知道。这句话的意思是,中国的社会制度是否适合中国,得听中国人自己的,轮不到美国人来指手画脚。

责任编辑:李梦柯校对:李丹华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