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的“无奈”还是表达的“阴郁”?

北京的“无奈”还是表达的“阴郁”?

——以《北京的无奈》系列之三为例

摘要:种种病灶,不同程度地都出现在“无奈”系列中,要详细列举,实在都有点忙不过来了。近乎以饱学之士的笔触跳跃式地描绘“北京”,却对同类情形的国际通例,比如美国对于“混合居住”的探索及其成败未做足够“客观”描绘,也不顾全球化时代各国首都功能定位的通例,非要在北京的市民生活服务功能和政治服务功能之间做有意“区隔”。

FT中文网向来在一些事关中国的关键问题上,发表一些视角特别独特的文章,以至于引起了学术界对其有关“中国形象”塑造的笔法和套路的分析,从纯粹写作的角度,这大概也算是一种“成功”。同样,在9月,该网集中发出的一组由“资深媒体人”打造的《北京的无奈》系列文章,也具有一贯的冷峻而阴郁的气质,让人在气温骤降、初雪袭来的北方天气里,读来颇有些雪上加寒,但好在,我们起码的理智判断和切身感受还在,关于该系列文章所阐述的观点,我们只能说“不能接受”,并且也代表不了我们的判断。

有一种结构文章的方式,叫做主题先行;有一种材料取舍,叫攻其一点不及其余;有一种论说,叫做不完全归纳;有一种判断,叫做基于虚假因果的自我呢喃;有一种当代史实的构筑,叫做报告文学式的“春秋笔法”。种种病灶,不同程度地都出现在“无奈”系列中,要详细列举,实在都有点忙不过来了。近乎以饱学之士的笔触跳跃式地描绘“北京”,却对同类情形的国际通例,比如美国对于“混合居住”的探索及其成败未做足够“客观”描绘,也不顾全球化时代各国首都功能定位的通例,非要在北京的市民生活服务功能和政治服务功能之间做有意“区隔”。

如果用事实描述和价值判断两个体系来划分,用个别与一般、特殊与普遍的逻辑架构来套取,仅在“无奈”系列之三《住宅小区分区的“窘三角”》中,就有一些表述实在过于武断而阴郁。比如围绕“事实上存在的阶层差异”,作者至少两次描述“当政者”不愿意承认这个现实,甚至试图用行政力量去“抹平”它,但我们知道对于相关问题一直都有公开表态,精准扶贫、精准脱贫,以及确保“房子是用来住的”和有关新社会阶层的讲话论述、政策文本和重大举措等等,事实俱在,怎么能如此立论呢?那些建构在不完全或虚假描述基础上似是而非的小结论,不过是一种貌似深沉的理论幌子而已。

同样的恶意揣度和有意“诬枉”,还出现在对北京出台“限地价、竞房价”措施的初衷判断上,该文作者认为这“并非考虑不周,而是一直就希望造就出贫富共处的局面”,但无论是从有关文件和地方领导讲话,哪怕是从主流媒体的评论员文章中,针对商品房、保障房政策的探索实践动机与价值剖白,也早就远远超越了所谓贫富共处的那个窄化格局。从“四个全面”、“四个自信”,“五大理念”、“五位一体”这些角度来理解,我们才能够更接近真相一些。

再举一例,原文中将商品房小区“西宸原著”及其附属保障房项目“玉璞家园”之间的围墙纷争,用“尴尬的三角迷局”来阶段性“结题”,并且把本来就属于直接利益方的开发商作为“能够进行斡旋的第三方”来引入描述,让本来没那么复杂的事件硬生生地往政策制定不当和执行有错上去拽,未免有点不厚道。而把在全面依法治理格局之下,社会成员充分、反复博弈、出现正常而可喜的拉锯,各有关部门依法治理、依规作为、有效破解时段的合理拉长,说得那么悲切缠绕,只能说是阴郁的叙事风格需要所致吧。

有事说事,有理说理,关于当代生活是美好还是无奈,首都北京怎样更宜居,伟大梦想何日实现,国家公民也罢,外部热心人士也罢,谁都可以参与讨论。就像关于这五年的主基调,有人认为是“光辉灿烂的”,也有少数人表示“不忿”,列举事实如“房价还那么高”之类,但只要据实说理、务实求理,都在可接受的建设性言论之列,但要是以阴郁的调子天上一脚、地上一脚,以“折射”式的文学话语来“映射”火热的时代主题和在空前的发展中纾解问题的铿锵节奏,实不可取,也终会为实践所哂笑。

本文链接:http://www.71.cn/2017/1011/968603.shtml(转载请保留)

【声明:本文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仅供参考。】

本文系宣讲家网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

网友之家栏目投稿邮箱为:jst71ztz@126.com,欢迎大家踊跃投稿。

欢迎加入网友之家QQ交流群209961124,大学生交流群: 522415122。

责任编辑:刘媛校对:连元博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