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和猴子捉逃犯

狗和猴子捉逃犯

摘要:我和林子回来,村里的狗见了我们就东逃西躲的,猴子也拼命逃窜,它们知道它们遇见了它们的敌人。这个敌人连人都敢杀,他身上自然就有一种杀气,就好似专门宰狗的人见了狗,狗千方百计想逃出他的手心,经常吃猴脑子的人见了猴,猴唯恐避之而不及。也就是说,我和林子当中肯定有一个人身上有杀气。

我家在川北的大山深处,爸妈因为一次泥石流而双双离开了我,那次恰好我住在爷爷家才幸免于难。爷爷靠耍猴为我挣点学费,我勉强把初中上完。后来爷爷病了,我就到离家百里的陈家冲的煤窑给老板挖煤。虽然挖煤的活又累又脏又危险,但我觉得挖煤挣钱多,好给爷爷治病。

我在煤窑干了快一个月时,煤窑来了一个跟我差不多年龄的小伙子。我们俩住在一个屋。他说他叫林子,家住东北。可我听他的口音,根本不像。我们这个煤窑有一百多工人,哪的都有,说起话来南腔北调。但我跟林子最亲密,因为我们年龄相近,又住一处。

到了月底,老板给我们开工资了。我拿着两千块钱跟老板请了假,回家给爷爷买药。我看林子孤苦伶仃的,就让他跟我一起走。起先他不愿意,但经不住我软磨硬泡,他终于答应跟我回家。

我俩搭车来到水湾镇,我要去镇里医院买药。

林子说:“你去买药,我在路口等你。”

我说:“咱俩一块去,用不了多大会儿。”

他说他有点事要办。我也不便细问,我很快买了药,到了路口,林子正在一片小树林子里等我。我俩于是抄近路翻过大梁往我家赶。太阳快落山时,到了我们村口。

我老远就瞧见王大爷家那条大黄狗老远站在那里,朝我看呢。这狗我太熟悉了。在家时它跟我很亲热,我管它叫阿黄。等我到了它跟前时,它突然朝我狂叫起来,一边狂叫,一边夹着尾巴就往村里跑。

我纳闷:我才离家不到一个月呢,连狗都不认识我了。

我跟林子说:“这家伙,把我当生人了。”

我们不理会阿黄的狂叫,继续往村里走,迎面又有一条大黑狗站在那里。我知道,这是李大叔家的阿黑,过去最爱跟我在一起玩。李大叔离我爷爷家近,这黑狗成天在我爷爷家,有什么猪骨头、羊骨头之类的东西,我都扔给它,我一直都认为它是我的好朋友。

我扬起胳臂刚想跟它打招呼,那阿黑猛然掉头就跑,和黄狗一样,边跑边大声吼叫着,仿佛我们是来要它命似的。

我更纳闷了:跟我最亲近的阿黑难道也把我忘记了吗?

我回头跟林子说:“牲口这东西,到底跟人不一样,记性差!”

责任编辑:杨雪校对:李天翼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