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克药丸见仁心

三克药丸见仁心

摘要:“医生给人看病,讲究的是仁心仁术,只有怀着对病人的仁爱心,才会有好的医术。我们虽然不直接给病人看病,可我们是给医生提供治病救人的药呀。所以呀,我们做药,同样要有一颗仁爱的心。”

大家好,我是来自北京同仁堂集团的张娜。大家别看我年轻,可我已经有了特露脸的经历。2016年的5月10号那天,我跟我师傅,也就是全国劳模张冬梅一起上了中央电视台,现场展示了手工制作安宫牛黄丸的技艺。我们搓出来的药丸个个都是三克重。要说怎么那么准呢?用我师傅的话说,那就是《三克药丸见仁心》。

也许有人说了,当今是电脑时代,人工智能什么不会呀,安宫牛黄丸用得着纯手工去搓吗?这话说得没错,现在,我们同仁堂药厂的生产都是机械化了,可我觉得纯手工的制药过程,特别能体现制药人的仁爱心,任何一道工序都是制药人发自内心的诚意,这种诚意所带来的成就感,那可是我们的精神动力。草药是有灵性的,我们每天通过手工制药,也是对大自然的敬畏。

三年前,我跟师傅开始学手艺的时候,她对我说:“医生给人看病,讲究的是仁心仁术,只有怀着对病人的仁爱心,才会有好的医术。我们虽然不直接给病人看病,可我们是给医生提供治病救人的药呀。所以呀,我们做药,同样要有一颗仁爱的心。”师傅的这段话,当时我并不特别理解,经过了三年的磨炼,我才知道,师傅甘心情愿一辈子只干搓安宫牛黄丸这一件事,就是因为她有一颗对病人的仁心。

师傅每次搓药,别看她拿着搓板前后晃荡了几十秒,可那些药丸不但圆圆地闪着亮光,每一颗还都是三克。我认为这没什么,可没过一会儿,不仅胳膊和腰酸疼得不行,搓出来的药丸既不圆也不光。看着垂头丧气的我,师傅只说了一句话:“回家揉面做饺子挤儿去。”下班后,我问师傅:“您每天拿着这块搓板,搓了几十年,不烦呀?”师傅说:“同仁堂的牌子可是传了三百多年了,不容易。老祖宗们留下的制药手艺得传下去,可不能断了。做药跟做人一样,得讲良心。”我说:“不就是个药丸儿吗?”听我这么一说,师傅严肃了,她说:“谁要是得了中风一类脑子里的病,一丸安宫牛黄就能救命。每丸三克,每天一丸,我问你,这一丸药要是重了,轻了,那还治得好病,救得了命吗?我们的手底下有人命,懂不懂得?”

看见师傅那么认真,我又小声说:“药能治病靠成分,跟外型有什么关系呀。”师傅叹了口气,她让我把同仁堂的制药堂规说一遍。这我进厂的时候就背熟了:“炮制虽繁必不敢省人工,品味虽贵必不敢减物力。”师傅说:“你看,后面成型包装还有7道工序,哪怕配方中的黄连也要用四川最地道的鸡爪连!每道工序咱们都得精工细作,不能瞎凑合。你想想,病人拿到是一丸七扭八歪的安宫牛黄,人家敢吃吗?能相信是同仁堂做的药吗?”

师傅跟我说的这一番话,让我明白了,我师傅为什么能在岗位上,整整搓了33年的安宫牛黄药丸。当天回家,我就和面做饺子挤儿,我妈还夸我懂事,要给大家包饺子吃呢。我把面的软硬和得跟药条差不多,就开始揪挤儿,搓成丸。这种练习,那会儿,几乎成了我下班回家后必须要做的一件事。直到现在我的家人听到吃饺子就摇头。

还记得我在车间里,听到我师傅第一次夸我的时候,别提我有多高兴了。我多希望师傅能再多夸夸我啊!

现如今张冬梅师傅已经退休了,在工作的33年里,她搓出的安宫牛黄有三千多万丸呢。师傅退休那天,把搓药板递到我的手里,只说了一句,她平时说得最多的那句话:“洗手消毒,别给班组抹黑。”那搓药板上有师傅的指纹,有师傅的体温,有师傅的心血,更有师傅用一生干一行的精神,那就是同仁堂的堂训所说的,“修合无人见,存心有天知”。

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张弛校对:王梓辰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