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励志,叫做转型:跟东汉抄写员学职场生存技巧

有一种励志,叫做转型:跟东汉抄写员学职场生存技巧

摘要:有一种励志,叫做转型。公元前三世纪的陈胜,扔掉锄头,站在田埂上,嗟叹“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公元一世纪的抄写员班超在办公室扔掉笔头,发誓要转型为外交家。秦汉时期的先贤们已经在这方面树立了不少光辉的典范。

投笔从戎的背后:找到自己的才华与时代诉求的交集点

公元62年,班超同学身处怎样的境况中呢?首先,因为哥哥班固调动工作的关系,班家迁移到首都洛阳;其次,哥哥和他都找到了工作,哥哥班固当了大汉帝国的校书郎,是专门校勘典籍的,班超则当了抄写员,但薪水很低;第三,班妈妈也搬来了洛阳,班家兄弟那点薪水不是说糊自己的口就行了,还有一个老娘要奉养。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班超那年30岁了。

这些信息凑出一个很不乐观的人生拼图:30岁的班大叔,还在遍地是黄金的洛阳当抄写员。

其实,抄写员这份职业还不错,但将它落到班超的头上,就是错。

所以说,我们现在要从这个角度去理解当时老大不小的老班为什么在办公室扔笔头了,他已被平凡折磨羞辱得不耐烦了,因此经常被陈胜附体,当陈胜扔掉锄头,说“燕雀安知鸿鹄之志”时,班超也扔掉笔头,站在办公室中央高呼:“小子安知壮士志哉?”“燕雀”改成“小子”,“鸿鹄”改成了“壮士”,但转型诉求是一样的。

当一个人当众表示自己要从平凡转型为不凡时,迎接他或她的不是掌声和鲜花,往往是嘲笑,班大叔扔了几次笔头,得到的回应是“左右皆笑之”。人生当中从不缺这样看把戏看洋相的“左右”,但励志者不能被他们所“左右”。

而不被他人“左右”的关键在于:你的志向必须是明确的,你的才能也是确定的,这是自身的准备;另一方面也要看时代肯不肯与你配合。

抄写员班大叔的志向是确定的,他的职业偶像是傅介子和张骞,职业定位是“立功异域”。

他的才华也是确定的:“为人有大志,不修细节……有口辩,而涉猎书传。”有志气,不计较琐碎细节(这个对开拓型人才而言很重要),有口才(这对外交型人才很重要),而且涉猎群书,读的是什么?当中肯定少不了《史记》里关于张骞的传记。

自身是明确的,时代的诉求明确否?与西域长期友好互动,一直是汉王朝的一个历史诉求。汉武帝时期的西汉有这个诉求,张骞应这个诉求而生,他非凡了;西汉末期,实力在收缩,这个诉求也在收缩;东汉以来,这个诉求也在和国力一起成长,到班超时,这个诉求已到了成熟的地步,需要一群人去实践它。

班超已经准备好了,时代也准备好了,那么,就没有必要在洛阳当抄写员了。

所以说,班超的笔头不是那么随便扔的。他找到了自己的才华与时代诉求的交集点,在他扔掉笔头前,他的心思早就在西域广阔的版图上走了好多回了。

转型中如何做好第一笔大业务:激发下属的荣誉感 克服其恐惧感

当老班还是抄写员的时候,其实他对自己的前途曾一度充满了不确定感和恐惧感,他担心目前的平凡会延续自己的一生。在科学不昌明的时代,一个对自己前途不确定的人就会找算命先生,老班也不能免俗,他曾一度花几个小钱去街头找相面的先生。

相面先生给了他一个乐观的预期—“万里侯”。而预期的基础在于他的长相—“燕颔虎颈”,燕子下巴老虎头,因为相貌像动物就能有出息?这话有点不靠谱,但却给了班超一个积极的心理暗示。

英武机智如班超,都曾有过彷徨街头找人算命的恐惧,更不用说那些志向才气都不如他的一群下属了。班超怎样带这样的团队去闯业务?自己找到了与时代的交集,也得带着团队找到与时代的交集。

公元73年,班超真的可以称为老班了,这一年他41岁,此前汉明帝曾经提拔他去管理朝廷的奏章和文书,结果不称职,丢了饭碗。将军窦固讨伐匈奴,带上了班超,给的官职很小—代理司马。然而,班超很珍惜历史给他的这个机会,他做好了热身操,几乎是赤膊上阵,斩获颇多。

窦固一看他的表现,说:不错啊,老班,给你个机会,出使西域吧。

就这样,四十出头的班叔叔迎来自己人生的第一次做大业务的机会。班超和郭恂带着一个36人的团队出发了,来到鄯善。关于这个“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故事,兹不赘述。班大叔很珍惜第一次做大业务的机会,在对付竞争对手方面,够狠够酷够玩命,问题是他怎样带一个团队跟他一起够狠够酷够玩命。

第一,激发团队的荣誉感和危机感。班超首先将自身的诉求变成大家的诉求,在动员大会上他这样讲话:“欲立大功,以求富贵。”今天大伙来不是保全自身的,而是来积极进取的。接下来,又说“骸骨长为豺狼食矣”,如果我们今天退缩,那么我们就只能去喂豺狼了。这大大激发了大伙的危机感。

激发了团队的荣誉感和危机感,团队就牢牢地把握在班大叔手里了。

第二,给团队带来安全感,而要获得安全感莫过于一个靠得住的策划。班超鼓动大家投入之后,提供了可行性策划:“当今之计,独有因夜以火攻虏,使彼不知我多少。”趁着夜色用火攻,使竞争对手匈奴不知道我的底细。

第三,适当地擅自行动。当时的出使团队里还有一个叫郭恂的,和班超是平级。当团队决定动手时,有人说:还有郭大人呢,要不要跟他汇报一下。班超却决定对平级同事屏蔽信息,理由是姓郭的是“文俗吏”,胆子小,成不了大事。对于怯懦的上级或平级同事,或可以适当地擅自行动,这样可能辜负了上级和同事,却成全了事业。

当然,在行动胜利以后,那些起初不支持行动的人也会想来分一杯羹,何况郭恂事先还被蒙在鼓里。班超对这个处理得很好,他主动找到郭恂谈话,说“班超何心独擅之乎”,我班超怎么会独吞业务呢?于是盛情邀请郭恂参与下一步的业务,与鄯善会谈。让嫉妒的人有参与感,班大叔很高明。

这一次业务做好了,班超终于可以在广漠的西域舞台上,尽情地驰骋自己的才华了。

转型之后的坚持:让合作伙伴离不开你

班超在西域工作三年后,汉章帝即位,这是公元76年,朝廷要求班超从西域撤回来。班超也接受了这个命令,已经打点行李,准备回家了。

班超这个时候有没有自己的想法呢?我认为是有的。设身处地想一想吧,从一个普普通通的抄写员干到了独当一面的大臣的地步,而且业绩斐然—和鄯善、于阗、疏勒建立了良好的互动关系。班叔叔不容易,如今把这些业绩说扔就扔,心里舍得吗?

这时候,受命于东汉王朝的班超或不方便说话,但是,业绩已经摆在那里了,人脉已经建立在那里了,班超不方便说的,西域的朋友帮他说。班超出发,于阗的百姓抱住他坐骑的腿,不放他走;疏勒都尉黎弇甚至以自刎相留。

做工作的最高境界是做出了感情,让朋友们觉得离不开你,你舍不得放弃的,别人也会帮你挽留。公元80年,班超胸有成竹地向东汉上书:“于今五载,胡夷情数,臣颇识之。”到如今五年了,西边的情况,我都很了解,还是留下我继续做工作吧。

汉章帝终于被感动了,决定让班超在那边留下来,还给予人力物力上的大力支持。

班超从一个洛阳的抄写员走来,走到西域广阔的舞台上,将自己的身心与西域的身心融合在一起,成就为一个事业巨人。其实,只要知道自己能做什么,知道时代诉求什么,哪怕三十岁开始考虑转型,四十多岁开始事业,也不为迟。

责任编辑:叶其英校对:李天翼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