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爱奏响希望的心曲

用爱奏响希望的心曲

摘要:我是一名特教老师,我每天的工作就是教智力障碍孩子学习使用5块钱,10块钱,教自闭症孩子如何开口说话,如何与他人交往,教脑瘫的孩子学习走路。那些简单的知识和技能却需要我们教上百遍千遍。

大家好,我是马莎莎,来自北京市健翔学校。

大家还记得吗?在刚才的视频里有段演奏,这段演奏里有小号,有萨克斯,有长笛。这是我们特教学校的孩子在演奏。这样的演奏他们可是练了四年多!大家可能不知道,刚开始这些孩子嘴里吹出来的气,连放在眼前的蜡烛都吹不灭,他们也没有目光接触,谁能相信他们能跟着老师的指挥吹奏出旋律!

我是一名特教老师,我每天的工作就是教智力障碍孩子学习使用5块钱,10块钱,教自闭症孩子如何开口说话,如何与他人交往,教脑瘫的孩子学习走路。那些简单的知识和技能却需要我们教上百遍千遍。说起我的学生,我就想从我刚刚成为一名特教老师时说起,说一说这些年特殊的陪伴和特殊的成长。

有一天早晨,我以为我是第一个来到学校的,刚刚推开教室的门,就看到地板上扔着各种故事书,桌椅七倒八歪,一个孩子围着教室不停地转着圈,他用力地拍着手,把衣领放进嘴里咬两下,接着打头,这一连串儿的动作,几乎是在五秒内完成,站在一旁的我还来不及阻止,这一切就已经发生了。这就是我第一次看见康康的情景,我惊呆了。康康是一个自闭症儿童,书上说自闭症儿童有刻板行为,没有语言,社会交往能力差,但是没有说他们发起脾气来是这个样子。我赶紧跑过去,拉起他的手,一边用力地捏他的手,一边数着1,2,3,4,5……康康渐渐安静下来了。可是我的心却久久不能平静,这就是我以后要面对的学生?我该怎么教他们呀?

那一刻,我意识到只靠在学校里学习的知识和技能是远远不能真正帮助这些孩子的,我还需要学习。这次我要学习和研究的就是这些学生。

于是我每天都和孩子们一起,和这个孩子说一说话,和那个孩子一起玩一玩。渐渐地我发现那些我们看到的问题行为,其实都有背后的含义。就拿康康来说吧,每次他发脾气都是因为环境让他不舒服,他表达不出来,所以会拍手、打头、咬衣服。

当我读懂了这些孩子的时候,我发现他们真的就像折翼的天使,拥有一颗单纯而善良的心。我更喜欢亲近他们,也想让自己变得更有本事。我积极参加培训,向有经验的老教师学习,查阅相关的文献资料,想尽一切办法提升自己的技能,只有我的技能提升了,我才能更好地教他们呀!

欣欣是一个没有语言的自闭症儿童,她每天来到学校就在位子上坐着,我们几乎看不出来她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那段时间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听听欣欣说话的声音。还记得那是一个夏日的午后,我和欣欣正在上语言康复训练课,欣欣看着桌子上的饼干,伸手要去拿,我快速地把饼干拿起来,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想法出现在了我的头脑中,欣欣喜欢饼干,为什么不能用饼干作为他说话的动机呢?

于是我根据欣欣的情况制定了个别化的训练方案,采用语言提示的策略对他进行训练。

“想吃吗?”欣欣看看我,又看看饼干。

“想吃吗?想”我问完之后立刻给出答案。

然后继续问欣欣:“想吃吗?”她的嘴微微地张开了一点点。我知道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我一定要抓住这个让欣欣可以主动开口的机会。

“想吃吗?想”我自问自答。

“想吃吗?”我等了她两秒,没有期待中的声音。于是我又回到零秒提示。

我就这样反复地尝试,不断地自问自答,再问欣欣。

不知道试了多少次,当我再次问出“想吃吗?”我从来没有觉得两秒钟是那么的漫长,但就在那两秒后,一个含混不清的“想”从欣欣的嘴里说出!我一下抱住她,紧紧地抱在怀里,眼眶湿润了,原来欣欣的声音这么好听!我给了一大块饼干作为奖励,看着她高兴地吃着饼干的样子,我激动地留下了眼泪。

那天我写了很长的教学反思,我记得我给自己写了一句话——用心发现孩子的一举一动,哪怕只是一个动作一个眼神,那都是教育的源头。

如果十几年前,特教老师面临的问题是没有技术,那么近几年来随着党和国家对特殊教育投入的加大,特别是2014年《特殊教育提升计划》的出台,特殊教育有了快速地发展,特教老师已经掌握了许多前沿的科学教育方法,我们今天面临的问题不再是没有技术,而是每个孩子个性化的需求,只有我们认真研究、用心读懂孩子们,我们实施的特殊教育才可能是优质的特殊教育,而这是我们每一个特教人的追求!

责任编辑:张弛校对:王梓辰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