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梦忆书店到诗文作品

从梦忆书店到诗文作品

摘要:2017年我的旅游散文“居庸叠翠漫游记”,也成为【昌平区文化馆编】有国家正式批号【天津百花文艺出版社】出版的《昌平大地上的长城》一朵小花。当我领到专给作者的五本新书、看到厚重、大气、恢宏的长城一书时,激动的泪花像断线的珠子落下来。

俗话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说来没人相信,在夜晚朦胧的睡意中,我不止一次的梦到在老书店门前徘徊,漆黑的大街,空无一人,只有一个店铺从玻璃窗木挡板缝中,透出一丝诱人的光亮,就像卖火柴的女孩,看见自己面前点燃的一根火柴,我好奇的想扒门缝看看!一觉醒来,百思不解。

我浮想那个“神秘”之地,竟是早年间南口大街老书店,让我忆起那个年代的那段温馨往事。

那个年月生活物资匮乏,文化活动枯燥,一张五分钱的电影票,我们姐弟四人需要两毛钱,家里都舍不得。“扒墙头”看背面电影,成为乐此不疲的事。

胡同的老住户家家都不富裕,为了省钱都舍不得开灯,有的家点个小煤油灯照亮。天黑睡觉成为定律,看课外书成为一种奢望。

逢周六日寒暑假,南口大街老书店人头攒动,络绎不绝,大人小孩一视同仁,不花钱也可以看书,成为儿时读书梦想,深藏心底的那盏明灯。

那时的南口老书店,店面不大,东西只有三间房的地界,南北却占地百平米,在大街最繁华的丁字路口,中小学课本图书都从书店购买。我五年级中途转学没有书,就是老师叫我到书店买的新课本。老书店在我的人生坐标,留下挥之不去的记忆光环!

我眼中的老书店,就是书海天堂,梦中仙境。

整齐的书架,摆满琳琅满目的老旧书,墙上挂满上下带轴的书画。晴空阳光透过玻璃窗,挑逗着洋溢的书香;傍晚灯火通明阑珊处,照亮一潭春水的读书梦。高大宽敞的殿堂与自家土墙土炕昏暗的角落,截然不同。

在书店我常学大人专挑最厚的书看,找个角落或直接就地靠着书柜,我喜欢一目十行走马观花的一口气看到结尾,精彩章节,情爱诗文特别喜欢多看两眼,总觉得时间太快没看够。

记得第一次看曲波写的长篇小说《林海雪原》新鲜震撼!尤其是对“万马军中一小丫,颜似露润月季花”的白茹、少剑波的友情爱恋,杨子荣斗智斗勇百鸡宴,以及对长得像个倒挂的黄玉米的土匪婆“蝴蝶迷”的丑陋描述,吸人眼球,竟让我不吃不喝抱着书看了一整天,直到书店玻璃窗上挡板,关灯打烊才步履蹒跚的回家,病了好几天,自然免不了一顿数落。可过几天,“好了疮疤忘了疼”,依然如故痴迷书店。

我曾以惊人的速度翻阅冯德英的《苦菜花》,罗广斌、杨益言的《红岩》,杨沫的《青春之歌》等红色经典,那是五六十年代我们这一代青年人的精神食粮,是走正路、做好人的指路明灯!

此后上初中考上昌平重点高中,听语文老师讲,中国有三部小说《三国》《水浒》《红楼梦》谁不看完这三本书,谁就不算个中国人!说是毛主席曾开玩笑时讲的,更是铭记在心。“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成为座右铭。

书是人类进步的阶梯,在我心底不断升华,点亮只属于我的那盏明灯!

岁月如歌,步入老年,生活富足,感恩的心依然与书香同行相伴。

“学习是时代赋予的一种责任。”在社区创建文化学习型社区的氛围中,我受到启发和鼓舞,“活到老学到老”,下决心学电脑,得到社区姐妹的鼓励和家人的大力帮助。

因为需要和爱好,我65岁自学电脑文学起步,五年中我撰写各种诗文稿件七八十篇、二十余万字。偶在昌平报、昌平文艺、军都文苑及北京社区报、北方农村报、新南口等书报杂志刊出作品。

2015年纪念抗战征文活动,我学习《新南口》连载的《南口》及《南口镇志》有关记载南口烽烟历史的书籍刊物,创作小诗:烽火台、9.3阅兵不往同、早年间南口有座塔等作品在多家报刊登载。

此后记事文:山场纪事、童年往事、大庙小学轶事等;老北京记忆文:南口一景、南口老菜站、扫煤往事、趴墙头看电影等;知青往事:玉米地、北稻地、忆冬菜等;旅游散文:童年故地晋中游、云天碧海明珠行、栗蘑山乡春之美、美丽之城大连、白洋淀中赏秀荷等文章以及读书文:故乡情寸草心、梦忆老书店、诗书情等诗文,偶在昌平、南口报刊杂志刊出。在“喜迎十九大共话昌平美”征文活动中“我的燕雀之梦”获三等奖。这不仅仅是个人的梦,它是百姓的梦,昌平人的梦,大家的梦!

2017年我的旅游散文“居庸叠翠漫游记”,也成为【昌平区文化馆编】有国家正式批号【天津百花文艺出版社】出版的《昌平大地上的长城》一朵小花。当我领到专给作者的五本新书、看到厚重、大气、恢宏的长城一书时,激动的泪花像断线的珠子落下来。

虽说只是牛毛,但我高兴,自豪!圆了青春之梦,做了想做之事。“生活好了才能发现美”。路在脚下,续写心中的梦!

责任编辑:王妗校对:王梓辰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