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工具的变迁

交通工具的变迁

摘要:随着交通的发展,我们的生活也变得多姿多彩。儿子猜测,在未来的十几年中,很可能会出现一种新型的交通工具。类似于变形金刚,在陆地能行驶,在空中能翱翔,在海面上能航行,在海底能潜行。儿子称它为“海陆空”。如能拥有一辆“海陆空”,人类的出行会更自由、更方便。世界很大,让我自由出行!走遍全世界,不再是神话!

我出生在70年代初,我亲历了改革开放40年的变迁。让我发自肺腑地慨叹这40年,翻天覆地的变化。

70年代,我们去赶集坐的都是驴车、马车。

80年代,出门有了自行车。

90年代末,我们生活的农村也开始出现了摩托车,并逐渐被接受。

92年,中师毕业的我,被分配在极为偏僻的上甸子乡,后来合乡并镇到高岭镇。

当时通往该乡镇的公交一天只有一辆。有时,要从早上等到下午才能发车,下车再走几公里,到达学校时,天已经完全黑了。

清楚地记得92年9月,我们去上甸子学区开会,早上我和同寝的老师同骑一辆自行车去的。

晚上回来,下了雨,桥被冲走了。我们两个小姑娘,在河边等了好久,也没人路过,雨水把我们全身浇透。

桥面不算太宽,但水流很急,是从上游河北省流经而过,注入密云水库的。

但只得趟河过去了,天黑了情况会更糟糕。

室友推着自行车,我扶着车架,慢慢地行走,水漫过了我的腰,刚过河心,一个水流涌来,我一个趔趄,倒在水里,女伴一把抓住我,架起如落汤鸡的我,好不容易来到岸边。

室友新买的自行车被冲走了。为此,我还内疚了好几天。

幸好,被住在下游的学生家长从河里捞出来送回。面目全非的自行车,又被好心的家长修理得焕然一新,我的心里才好受些。

93年9月,我们要去不老屯镇听教材分析。

清晨,我们趟了一条河,又翻过了三座大山,终于来到学区统一乘车去不老屯镇。

我一看,是一辆东风牌大汽车。驾驶室内除了司机,还能坐两位领导。

其他人,都站在车斗里。我个子矮,只能拽着同伴的衣服,挤得我透不过气。

我们前面也有两辆这样的大汽车,各自都装了满满的一车牛。

路边闲聊的老太太,不断地惊呼:“一车牛!”

“又来一车牛!”

“一车人!”

“一车人拉哪去了?”

……

到达目的地,我才发现,我们的车最大,其他乡镇都是小面包车。

下午返回时,又听到那些老人们的惊呼。

“快看,那车人!”

“那车人又拉回来了!”

……

“牛都拉走了!”

……

此时,我才知道我们已成为她们眼中的风景,她们口中的谈资。

晚上,到达学校,感到又累又饿。当我从书包里,掏出特意从不老屯镇买来的那盒桃酥,傻了眼,一看都已经细碎细碎的。

95年末,我用积攒了两年的钱,终于买回一辆红色的“潇洒木兰”,自动挡,给油就跑,别提多拉风了。

96年,我们学校买了个二手中巴,教师们都能在周六坐校车回家,再也不用费神等班车了。

可这是辆老爷车,常常因为动力不足,坏在路上。

冬天,还打不着火,全体教师都得下车去推一把。

那年,已经当了教研员的我,和司机一同去密云领期末试卷。

没想到的是,傍晚竟飘起了雪花,气温骤降,车坏在了万岭梁上,冻的我直打哆嗦,直到夜里十一二点,领导派人将车拉走大修,我们打车赶回学校。

再后来,教委为山区配备了“依维柯”。这辆车性能好,速度快,教师通勤就方便多了。

2000年后,许多同事都报名去学车,我还很不解,学车有啥用,也买不起。

想不到2008年后,学校里的男教师先后都买了家庭轿车。大多数教师,都自驾上下班,别提多方便了。

2012年初,我家先生买了一辆SUV越野车。

2014年,我们全家自驾去了广西桂林。观赏石林,游览桂林山水。荡舟漓江,品味人在画中游的美感。

2017年,全家从北京出发,自驾经山西、陕西、甘肃、四川、山东、河北,穿越七个省市。

攀登举世闻名的华山,游览中外驰名的九寨沟,还观赏了气势磅礴的黄河壶口瀑布……

此外,悬空寺、云冈石窟、杜甫草堂……都给我留下了难忘的印象。

2017年冬,我们全家坐飞机去了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旅游过年。2018年五一假期间,我们又坐高铁,乘轮船去大连看海。

随着交通的发展,我们的生活也变得多姿多彩。

儿子猜测,在未来的十几年中,很可能会出现一种新型的交通工具。类似于变形金刚,在陆地能行驶,在空中能翱翔,在海面上能航行,在海底能潜行。儿子称它为“海陆空”。如能拥有一辆“海陆空”,人类的出行会更自由、更方便。

世界很大,让我自由出行!走遍全世界,不再是神话!

责任编辑:王梓辰校对:董洁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