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报告> 文稿> 社会> 正文

陈光金:美好生活要规避、治理生活中的各种风险

摘要:美好生活要规避、治理生活中各种各样的风险,从个人来讲是各种个人性的小风险,从国家来讲是各种集合性、全局性、结构性、制度性风险。无论哪方面的风险我们都要认真对待,加以治理,如此才能使获得美好生活成为可能。本期报告,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所长陈光金为我们介绍了社会风险的含义,分析了当前中国社会风险的时代特征及今后一个时期中国社会风险可能存在的种种表现。敬请关注。

QQ截图20200403162805

陈光金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所长

点击观看完整报告

点击浏览报告专辑

美好生活要规避、治理生活中各种各样的风险,从个人来讲是各种个人性的风险,从国家来讲是各种集合性、全局性、结构性、制度性的风险。无论是哪方面的风险,我们都要认真对待,加以治理,这样我们的美好生活才有可能实现。

一、社会风险的含义

讲到社会风险的含义,我们首先要知道什么是风险。从定义上来讲,所谓“风险”是指事物发展过程中出现的给行为主体带来损害,造成某种坏的后果的可能性,英语叫risk。请注意,它只是可能性,尚不具有现实性。现实存在的困难或阻碍不叫风险,是危机,或者更严重一些,叫灾难。

就人类社会来说,风险存在于各个方面、各个领域,比如我们经常说到的经济风险、生态风险、政治风险、社会风险、科技风险等。这些领域中风险的存在可能会给我们的经济、政治、生态、社会、科技等正常有序地运行造成损害。

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对风险问题高度重视,尤其是党的十九大,把“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放在了三大攻坚战之首。2019年1月2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坚持底线思维着力防范化解重大风险专题研讨班的开班式上作了重要讲话。讲话中,习近平总书记从战略和全局的高度,着眼民族复兴的伟业,就防范化解政治、意识形态、经济、科技、社会、外部环境、党的建设等领域的重大风险作出了深刻分析,指出当前我国正处于大有可为的历史机遇期,但前进道路上面临的挑战和风险也不少,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一些突破问题尚未解决,民生领域还有不少的短板,社会矛盾和问题交织叠加……意识形态领域斗争依然复杂,国家安全面临新的情况,党的建设方面还存在不少薄弱环节,等等。

归结起来就是说现阶段及今后一个时期,中国经济、政治、社会、文化发展和生态文明建设过程中,可能会面临一些不利影响甚至是损害。同时,习近平总书记把风险问题提到了一个比以往都要高的高度上来认识,这就激发了学者们去思考至少在未来十五年之内,我们可能面临的重大风险问题都有哪些。我是搞社会学的,所以在所有风险中考虑的焦点问题还是社会风险。

什么是社会风险?它指的是一种导致社会冲突、危及社会稳定和社会秩序的可能性。更直接一点说,社会风险意味着爆发社会危机的可能性。一旦这种可能性变成现实,社会风险就会转变成社会危机,对社会稳定和社会秩序造成各种程度的影响。前些年美国的“占领华尔街”,还有最近智利的示威事件,这些都是典型的社会风险演变为社会危机的例子。它不仅仅是社会危机,还是政治危机。我们党高度重视可能引发政治危机的社会风险。

前面我们提到了各种各样的风险,从某种意义上说,它们并不是独立存在互不相干的,而是相互联系、相互影响的。特别是就社会风险而言,其他领域的风险都可能成为它的源头,经济风险、金融风险、生态风险、科技风险、政治风险都可能演变为社会风险。也就是说,社会风险可能演变为政治风险,政治上的一些动荡和问题也有可能反过来形成社会风险,甚至社会危机。因此,防范社会风险转化为政治风险,同时防范可能的政治问题演变为社会风险,是当前及今后一个阶段党中央予以高度重视的问题。

还有一个概念叫风险社会,它指的是现代社会一些与传统风险不同的新型风险。传统风险包括地震、传染病、瘟疫等,现代风险是我们在改造世界、改造自然、改造自己的过程中,由我们的行为造成的危害社会运行秩序的可能性。

二、新时代中国社会风险的主要特征

大家都知道,中国正处在从农业社会到工业社会,从乡村社会到城市社会,从传统社会到现代社会的重要转型时期。社会学把这一过程称为社会转型,实际上就是我们今天讲的现代化的一个过程、一个阶段。

中国的发展与全球发展联系紧密、相互影响,技术进步日益深入到我们的社会生活中。尤其互联网的发展使中国社会进入了互联网时代,网络虚拟社会日益与社会现实重合,这种变化对我国的社会风险产生了极为深刻地影响,使其变得更加复杂,具有多样化的特征。

特征一:现阶段我国的社会风险是各种传统风险与现代风险叠加的综合性风险

今天我们面临着地震、水灾、火灾等一些传统风险,同时在现代化过程中又不断涌现出很多新的风险。比如失业问题、个人欲望与社会机会不平衡的冲突问题、诚信问题、生产安全事故、食品药品安全问题、环境问题等。现代风险正处于高发态势,所以我们说现阶段中国的社会风险是传统风险与现代风险叠加在一起的一种混合性的社会风险。

特征二:我国的社会风险具有结构、制度的互构性

中国的发展是社会结构变迁与社会制度改革同时进行的,这种同时性使我们国家的社会风险具有结构、制度的互构性。尤其进入21世纪以来,以至今后相当长的一个时期内,我国的社会风险都会具有这一特征。

所谓“相当长时间”,就是指我们完成现代化强国建设的百年梦想之前。直到我们的社会制度、经济制度、政治制度、文化制度基本稳定,社会结构基本稳定,互构性才可能慢慢消失。从社会结构变迁方面来说,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造成的结构性风险,社会分化日益深刻造成的结构性风险都是不可忽视的。由于真正意义上的现代社会结构尚未形成,结构自身还难以去应对这些风险。

所谓“结构”,其实是一种还没有得到真正检验的社会学假说。理想状态的现代社会结构是橄榄型的,两头小、中间大,这种结构具有自身的稳定性,能够应对若干风险。比如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东南亚和南亚国家被打得稀里哗啦,但韩国等东亚的一些国家和地区应对得都比较好。从社会结构的角度来讲,这是因为中产阶级或中间阶层在面临金融危机冲击时,在稳定社会秩序方面起了巨大作用。当然,也有人说中产阶级究竟是“稳定器”还是“变革器”还得两说,但不管怎么样,从1997年亚洲各国和地区应对金融危机的情况来看,一个完整、成熟的现代社会结构是具有自身应对能力的。目前中国还不具备这样的能力,因此就更突出了问题的严重性。

另外,从制度变迁方面说,中国的改革不断深入,但制度体系的系统性、协调性和一致性尚未真正形成。比如很多部门都想把有利可图的事情划到自己的范畴,把做起来困难、没什么好处的事往外推,这表明了我们在制度协调性、系统性和一致性上的欠缺。新旧制度的转换也往往难以一帆风顺,这就意味着风险的存在。

我们要注意到,中国的社会结构变迁与制度改革之间具有相互影响、相互推动及相互形塑的关系,这就形成了我们所说的社会风险具有结构、制度的互构性。结构很多时候是由制度推动形成的。比如改革开放以后,对农村的改革促生了农民向非农产业的转移,形成了早期的乡镇企业。再比如因为允许非公经济的发展,形成了大量的非公有经济,出现了私人企业老板这样一个新的阶层,同时还出现了很多其他新的社会阶层。反过来说,社会整体结构的变化也会敦促制度的改革。比如社会自我组织的发展不断推动我们去修改国家有关社会组织调整规范的制度安排。还有经济的改革催生了社会保障,因为市场经济体制需要现代社会保障制度来匹配。这就是我们说的互构性。但互构性的过程并不总是那么匹配、协调、自洽、一致,因此潜藏着各种对社会正常运行和有序发展造成一定危害的可能性。

内部风险与外部风险相互叠加并相互影响,甚至相互放大,使新时代中国社会风险具有内外风险交织感染的特征,这与全球化进程不断深化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各种外来观念、生活方式对我们本土观念和生活方式的冲击变得及时化、直接化、广泛化。改革开放初期,我们了解外国的商品是在特殊的外贸商店里,买外国的东西要用外汇券,今天已经没有任何这方面的限制了。由于网络时代的到来,借助各种新闻媒体,我们在思想观念方面几乎也不存在时间和空间上的障碍了,社会风险的源头也因此变得多样化和不确定。

特征三:社会风险的主观性增强

在快速社会变迁的过程中,我们的社会心态也在不断变化,这使得对社会矛盾、社会问题的主观认知与它们的客观状况之间存在的偏差在不断扩大,或者说不断扭曲。因此,社会风险的主观性增强也成为今天社会风险的一个重要特征。

主观性一方面会放大社会矛盾冲突,另一方面极为容易传播,在发生社会冲突时,可能使参与者的行为在不同程度上失去理智的控制。

特征四:社会风险的触点多、燃点低、扩散易、处理难

随着互联网影响的日益深入,社会风险呈现出触点多、燃点低、扩散易、处理难的特征。刚才我们讲过,互联网时代的社会传播几乎是畅通无阻的,稍有不慎,小问题就可能会引发大事端。如果有人在里面操弄操弄,它很快就会变成社会危机。比如智利,就因为地铁公交涨了几毛钱引发了暴乱,它不可能是完全自发的、盲目的,一定是有人在里面进行组织动员。

责任编辑:杨雪校对:吴自强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