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北京急救中心的“生死时速”

【2020-03】北京急救中心的“生死时速”

——同时间赛跑 与病魔较量

一线转运中贴身监护新冠肺炎确诊患者;寒冷雪夜连续8小时室外洗消作业;火车站、机场、定点隔离酒店之间无数次往返转运密切接触者……“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战疫当前,北京急救中心党委号召党支部充分发挥战斗堡垒作用,广大党员充分发挥先锋模范作用,党员干部带头主动请战,千余名急救人不惧生死、逆向而行,积极加入到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战中。目前,这支大无畏的“急救英雄”队伍正在不分昼夜,争分夺秒,与疫魔抗争,同时间赛跑,上演着一幕幕“生死时速”……

夜班延长4小时:“有任务请组织接着派”

2月5日上午7点50分,还有10分钟,北京急救中心党员谭华社和司机李巍就可以下夜班了。战“疫”打响以来,北京急救中心党委第一时间成立了一线转运组、洗消组等3支疫情防控应急队伍,并成立临时党支部。谭华社和李巍搭档,和其他20多名同事是“一线转运组”组员,负责新冠肺炎确诊患者的转运工作。此时,谭华社接到新的转运任务:将一名82岁的女性新冠肺炎确诊患者从某医院转运到地坛医院。

启动车辆,打开急救灯……接到任务后的谭华社和李巍一刻也不敢耽误,立即出发。路上,谭华社和医院工作人员对接了解患者详情:患者已

发病3天,既往有心脏病,肾功能衰竭,平时卧床,血氧饱和度不稳定,转运途中需要吸氧治疗……

一路疾驰,8点15分,急救车到达医院。谭华社和李巍立即推着担架床,带着医疗设备,赶到医院病房。随即再次确认患者详情,给病人戴上口罩,接上氧气,和医院工作人员一起将患者抬到担架床上,并盖上棉被保暖。患者转移到急救车上后,谭华社立即给她接上心电监护仪,并轻声安慰道“有我们在,不用紧张”。“这位患者病情严重,转运中我在医疗舱内全程近距离陪护,确保万无一失。”谭华社介绍。他快速和地坛医院联系,然后又是一路疾驰。

路上,谭华社再次电话和地坛医院沟通患者病情,并提醒对方做好接收准备。9点10分,急救车到达地坛医院。谭华社和李巍带着医疗设备,用担架车将患者送至医院5层抢救室。做好交接后,9点30分这次转运任务结束。

“有任务请组织接着派,多出一趟车就多尽一份力,我们顶得住,这样也能多节省一套防护服。”谭华社及时跟单位请示。多转运一次患者,就多一份感染的几率,身为医生的谭华社难道不知道吗?“作为急救人,做好安全防护,我们不怕,更有这个自信!”谭华社笃定地说。平常时候看得出来,关键时刻豁得出去,谭华社以实际行动践行着“急救人”的初心和使命:今年除夕夜他在岗位值守,大雪夜他和司机在转运途中……自2009年从武汉大学临床医学专业毕业参加急救工作以来,谭华社已经连续10个春节坚守岗位,无法回湖北十堰和父母团聚。这次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他们京鄂两地互相牵挂,每天视频一次互报平安。“‘一线’就是我们医护人员筑起的防线,沉着迎击才能打赢这场仗,做好本职工作就是为家乡、为首都加油的最好方式。”他把对亲人深深的挂念化为工作的无尽动力。

10点10分,谭华社和李巍又接到将一名40岁的确诊患者转运到解放军总医院第五医学中心的任务。他们以同样高效专业的“急救时速”顺利完成了这次任务。每次出任务,他们都要连续几小时穿着密不透风的防护服,出任务前不敢喝水,出任务时不能喝水,既口渴又想上厕所的难受滋味,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当天,等谭华社、李巍回到单位已是中午12点,此时离他们下夜班时间整整延长了4个小时。“急救任务就是上下班的命令。这样的加班加点,对我们急救人来说,太平常了。”谭华社笑着说。

在急救中心,像谭华社这样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的战“疫”勇士还有很多。急救医生、党员秦晓兵承担着新冠肺炎重症患者的转运工作。一天,一位75岁的确诊患者由于心衰,需要坐着转运。转运途中,患者憋得难受,在固定好的位置上不停往下滑,秦晓兵一次次把手伸到患者腋下,抱着她往上扶,几乎脸对脸。事后问他怕不怕,他平静地说:“做好了防护就没什么怕的。”东区分中心副主任、党员刘江是转运组组长,他把每天的睡眠时间压缩到三四个小时,把平日需要由车组完成的联络医院、评估病情、车辆调度等工作一并承担,让转运队员们能够以最短的时间出车,做到了忙而不乱、快速高效,为打赢这场战役赢得尽可能多的时间。

最考验责任心的洗消:“零感染”是必达目标

“刚才我在交接班,让您久等了。”2月8日下午6点15分,北京急救中心洗消组党员梁欣抱歉地跟记者说。

此时,离梁欣正常下班时间已经过去两个多小时。她所在的洗消组,一共7人,分为白、中、夜三个组,一组值守8小时,负责对转运人员和车辆(包括全市各区)的专业洗消。最多的时候她们一天洗消了73个车组(每个车组一车两人)。最繁忙的是除夕夜,值夜班的梁欣和王东峰一晚上洗消了32个车组,年夜饭也没顾上吃一口。

如果说一线转运人员是患者的“保护神”,那么洗消人员就是转运车组的“平安福”。为了迎战疫情,更好更安全地完成洗消任务,在西城区政府的大力支持下,中心领导现场指挥,相关科室自采自运,昼夜奋战,垦荒地、运建材、拉电线、调设备、改造集装箱……只用短短两天,新建起一个占地面积1400平方米、流程规范的临时洗消点,可停放30辆救护车,同时进行6组洗消工作,可以说是创造了北京的“雷神山”速度。

“气溶胶喷雾、仪器消毒、医疗舱封闭……”新的洗消点分污染区、半污染区、清洁区,每个区域每个环节的操作程序都不能省、不能错。梁欣说:“洗消工作最考验人的责任心。上岗前‘新人’都要经过一周的严格医护培训。洗消时,从转运人员脱防护服,到个人用品洗消,再到车辆以及仪器等消毒,我们‘一对一’人盯人、做到全程洗消防护监控。比如双手消毒要至少六七次,司机的车钥匙和手机都要消毒,确保不出一丝差错。和2003年抗击非典一样,‘零感染’是我们必须达到的目标。”

今年44岁的梁欣,2003年刚参加工作没多久,就赶上了抗击非典。当时在一线奋战的她,为此推迟了自己的婚礼。这一次防控新冠肺炎疫情,她又一次第一批加入战斗队伍。她回忆道:“2003年抗击非典,经验丰富的老职工手把手带我们这些‘新人’。现在的洗消工作制度和流程,都是我们在抗击非典时首创的,经过不断完善沿用至今。”

洗消工作最艰苦的是在室外。北京的冬春之交气温仍在零下,为了减少感染几率,她们只能在隔离衣外面穿上防护服,除此之外的御寒神器就是全身贴满的“暖宝宝”,但这也架不住寒风冰雪中一站就是几小时。洗消人员经常需要连续奋战,防护服穿上了,能不脱就不脱,能省一套是一套。“现在防护服紧缺,为珍惜使用,我们在室外能坚持多久就坚持多久。如果中间想到室内暖和一下,必须脱掉防护服,那就是浪费啊。能多洗消一次,就等于多节省了一套防护服。”梁欣解释道。

这一次,梁欣带领洗消组4位年轻组员又加班2个小时,多洗消了5个车组。到下班时,她们轮流在室外已经整整工作了11个小时!“这还不算挑战我们的身体极限。2月5号晚上下大雪,我和同事一夜没有休息,一共洗消了14个车组。我们双手都冻木了,膝盖以下失去知觉。”梁欣笑着说:“下雪天,消毒泵的电滚子应该停止使用,为了不耽误工作进度,我们始终提着小心在继续用。”梁欣心有余悸地说。

实际上,洗消组成员在工作全过程都必须“提着小心”。“我们给转运车组近距离洗消,和自己接触患者几乎是一样的。所以我们跟转运组人员一样,也要穿戴全套的防护用品,每个环节都必须做到专业严密高效。”梁欣介绍。

战“疫”总动员:“我们倾尽全力,只为尽快阻断疫情”

“截至目前,我们一共从机场、火车站和相关社区转运近百人次密切接触人员……”2月8日下午5点多,对北京急救中心密接转运组组长、党员周慧聪的采访被一阵阵电话铃声频繁打断。

自从1月22日接到党组织急召,周慧聪带领密接转运组的14名党员职工就没有回过家,随时出车随时待命。“为了应对节后大规模返京复工复学人流,我的工作任务就是对接机场、火车站等,做好密接人员的转运对接工作、人员排班调配以及防护物资发放和员工防护消毒细节等等。”周慧聪介绍。

这个工作琐碎细致,不能出一点岔子。“我们现在对接的是北京站、北京西站等5个火车站,在接转之前,我就要和车站方沟通好所有细节,比如接转人详细信息,哪个门进,哪个站台接,走哪条特定通道,直接送往就近哪家医院等等。”周慧聪这些天坐镇指挥,电话不停,嗓子都快说哑了。

在疫情防控一线,密接转运组12名医生和司机分为两组,每天轮换两次,昼夜不停。“我们负责转运的是密切接触人员,大部分是从疫区过来的,有的可能没有发烧,也没有什么症状,但我们同样是严阵以待,确保人员‘零感染’。”每次行前,周慧聪总是对出车人员嘱咐又嘱咐。

和周慧聪一样全程无休、坚守岗位的还有北京急救中心临时党支部书记张桂霞。腊月二十七,她还在外地休假,从电视上看到疫情,临时更改行程,提前回到岗位。她说:“从年前开始,北京急救中心就全员停休,离京的提前返京,千余名急救人没有上下班的概念。这次疫情防控,我们派出了最精锐力量,近百名急救人冲到战‘疫’最前线,日夜坚守、倾尽全力,只为尽早战胜疫情!”

“只要抗击疫情需要,不管哪个岗位缺人手我都听从安排”“我立即退掉机票,申请上一线”“我想我们一定能战胜疫情,因为家里有碗手擀面等着我回家吃”……在这次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中,北京急救中心的党员职工个个都是“急先锋”。截至目前,一共有近300名急救人向中心党委递交了请战书,21人递交了入党申请书。在党委带领下,北京急救中心广大党员干部用实际行动践行着急救人的初心和使命,用坚守筑起疫情防控的坚固防线,日夜守护着人民的健康。

责任编辑:王梓辰校对:刘佳星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