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报告> 文稿> 经济> 正文

王小广:“十四五”时期中国经济发展趋势及新发展格局

摘要:2020年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十九届五中全会召开在即,其主要议程是研究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的建议。本期报告,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部王小广教授对“十四五”时期中国经济的发展趋势作出研判,包括“十四五”时期的中国经济发展趋势、中国经济未来发展趋势的四大决定力量。此外还介绍了构建新发展格局的重大意义、五个重点等内容。敬请关注。

王小广

王小广 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部副主任、教授

点击观看完整报告视频

点击观看报告专辑 

点击查看课件

大家好,今天讲座的题目是《“十四五”时期中国经济发展趋势及新发展格局》。最近一段时间,习近平总书记反复强调,要以畅通国民经济循环为主构建新发展格局。我认为新发展格局是一项重大的战略抉择,是“两步走”战略安排的重要组成部分。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收官之年,2021年我们将开启新征程,按照党的十九大的战略安排,从2020年到2050年分成两个阶段把我国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也就是实现第二个一百年的奋斗目标。中国的现代化是一个重大的历史使命,我认为我们可以把构建新发展格局看得更大一点,在未来的十到三十年,中国经济都会采取这样的方针。

今天的讲座分两大部分:第一大部分先对“十四五”时期中国经济的发展趋势做一个研判,包括两小部分。一是通过对中国经济发展面临的国内、国际问题的介绍,分析“十四五”及更长时间内中国经济的发展趋势,特别是对经济增长的前景做个简单的描绘;二是中国经济未来发展趋势的四个决定力量。中国经济发展潜力巨大,要想实现经济长期平稳向好发展,要把握几个关键点,关键的事情做好了,就能顺畅完成“十四五”的目标任务。“十四五”时期是我国由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向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迈进的关键时期,非常重要。第二大部分构筑新发展格局的重大意义和内涵,包括四点内容。一是构筑新发展格局的意义;二是国内大循环和国际国内双循环的关系;三是构建新发展格局的五个重点;四是对畅通国民经济循环,加快构建新发展格局提出的几点建议。

一、“十四五”时期中国经济发展趋势

“十四五”的开头是以“十三五”为基础的。2020年是“十三五”规划的收官之年,国内经济已基本稳定,二季度实现了3.2%的正增长,三季度的数据预计在4%至5%之间。我认为随着发展,中国经济肯定会有一个明显回升的过程,特别是到了2021年一季度,恢复性增长、补偿性增长会非常强劲,经济会有一个大的反弹。当然,包括美国在内的西方发达国家,如果在今年控制住疫情,明年应该也会有一个较大的反弹。所以2021年全球经济有可能出现全面反弹,这个反弹是与2020年全球经济普遍衰退对应的。

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和世界经济总体形势不好,我们2020年一季度的经济增长率是负的6.8%。由于这个基数比较低,2021年我们会进入一个恢复期,再加上政策刺激释放,预计“十四五”开局之年的经济增长速度可以达到7%左右。一季度可能超过12%、13%,甚至在极端情况下有可能达到15%左右的增长。但这并不表示中国经济又回到了高增长时期,因为我们2020年一季度的增长率是负6.8%,2021年第一季度假设增长率是12%到13%的话,两年平均下来不到6%,并不是很高。2021年二季度的增长速度,我们预计在7% 左右,到了第三、第四季度,就会恢复到2018年、2019年的常态,大概5%左右。

有些专家认为,现在中国的经济形势很好,投资反弹,工业增长也很快。数据显示,8月份全社会用电量、发电量同比增长7.7%、6.8%。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6%。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0.5%,增速年内首次由负转正。出口连续三个月增长强劲,其原因主要是其他国家还深陷在疫情的影响中,生产能力跟不上。此外,最近人民币升值很快,按理说是抑制出口的,为什么我国的出口还这么好?这说明现在国际经济在衰退,它们的缺口是硬缺口,而且缺的很大,我国正好能补上,所以即使人民币升值了我们的出口也比较强劲。但是这是在疫情之中别的国家都没有竞争力的情况下才突显出我们的竞争力优势。因此我预计“十四五”期间,中国经济增长是比较平稳的,并且主要是提高经济增长的质量,速度上不可能出现加速上升的情况,最多是在疫情结束之后出现一个反弹。这是我的一个基本观点,原因是我们现在面临着长期、短期,内部、外部的诸多问题。这些问题的交织,使我们还处在一个下行的趋势之中,这种趋势没有得到根本改变。

当前中国经济发展面临四个方面的问题

一是供给问题,创新能力不足。工业特别是制造业处在全面报酬递减过程中。报酬递减即企业回报率、利润率下降。如果不通过新经济、新技术改造,继续大幅度提高新经济的比重,把旧动能换成新动能,形成报酬递增的态势,中国经济下行可能会持续,甚至出现一段时间的加速。

什么叫报酬递减?我们用一个指标来衡量,即收益(利润)增长速度和产出(宏观上指GDP,微观上即企业的销售收入)增长速度之间的比值。只要利润增长速度大于销售收入或其他产出的增长速度,就是报酬递增,如果是1:1,就是报酬稳定,小于1就是报酬递减。依照这个指标,我们一共计算了19年、35个行业的数据,得出的结论是现在我们的制造业、工业非常困难。

1

2002年—2011年,利润增速与销售收入增速之比是1.19%,属于报酬递增。2012年—2018年,利润增速与销售收入增速之比从1.19%降到0.35%,如此巨大的变化说明我们的经济出现了脱实向虚的问题。为什么企业困难、成本上升?就是因为报酬发生了重要变化,出现了报酬递减的规律。怎么改变递减?要靠长期变量,包括制度、体制的变化、技术创新等。通过这些变化带动经济增长,使其出现递增的趋势,这样就抵消了报酬递减,形成一个新的S型曲线。

通过统计对35个工业行业在2002年—2011年、2012年—2018年两个时间段的报酬递增、递减情况我们发现:将两个时段都包括进去,一共有27个行业出现过明显的报酬递减,8个行业属于稳定或递增。这8个行业中有4个与技术进步有关,包括医药、食品、电子通讯、仪器仪表,这是中国技术进步比较快的行业。其他像钢铁、石化,包括电力行业是趋于报酬稳定和递增的。这是因为此类行业一般由政府垄断。除了4个技术进步较快和垄断的行业,其他行业都处在报酬递减之中。这反映了我们在供给方面的问题,即创新能力不足。

二是需求问题。在经济发展过程中,需求结构要不断升级,释放动能,就是新的消费增长点。一个中期周期(10年)一定有一个新的消费热点形成,现在尽管有很多消费的新业态,但还没有形成新热点。目前旅游比较热,但它没法像上一轮周期的住房和汽车一样主导消费热点的形成。包括信息方面的消费、服务上的消费,虽然发展速度很快,比重提高迅速,但都没有达到这个水平,还在酝酿之中,内需潜力非常大,但是还没有爆发出来。

三是循环问题和结构问题。过去讲结构问题主要讲要平衡、均衡,但现在强调的是经济循环的效率,即经济循环的畅通。所谓均衡、协调就是循环畅通,一体化程度高。这样的经济才有效率和质量,有活力和创新动力。城市有交通拥堵,经济也是一样。钱到金融体系里转来转去,出来以后成本上升,以很高的利率贷给民营、社会企业,这就是堵塞问题。循环问题也是导致结构问题的根本原因。结构问题都是长期累计下来的,就是因为有很多堵点、瘀点。好比50岁以后很多人有三高,三高的一大特点是血管里面有斑块,血流不畅就容易出现心血管病,只有要把它疏通了,身体才能健康,人才能长寿。经济也是这样。

四是体制机制性障碍。这是造成堵塞的根本原因。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坚持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把它作为构筑新发展格局的一个动力机制。解决体制机制问题是在“十四五”期间构筑新发展格局的重点。

以上四个大问题阻碍着我们巨大消费潜力的发挥,以及创新能力的提高。我预计整个“十四五”时期,经济增长速度大概在5%左右,比“十三五”要低一点。但是这不要紧,为什么?因为世界经济总体是放慢的趋势。

责任编辑:杨雪校对:马中豪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