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动“全过程人民民主”在基层落地

推动“全过程人民民主”在基层落地

“全过程人民民主”理念与形态,是对中国式民主在实践中所形成的新理念新形态的一种高度概括与抽象,丰富了关于民主的认识。2019年11月,习近平总书记是在上海市长宁区虹桥街道古北市民中心考察调研的过程中,与基层群众交谈时首提“人民民主是一种全过程的民主”的,这既是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基层民主政治实践的总结,也是不断推进我国基层民主政治建设的根本遵循。

基层民主环节的全方位探索

人民是否享有民主权利,要看人民是否在选举时有投票的权利,也要看人民在日常政治生活中是否有持续参与的权利;要看人民有没有进行民主选举的权利,也要看人民有没有进行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的权利。全过程的民主包括民主选举、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协商、民主监督等过程性环节。在我国基层民主实践中,各地围绕这些环节推出了诸多创新举措。如在民主选举环节,随着城市居民委员会组织法与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的颁布实施,村(居)委会选举成为中国基层政治参与的重要形式。不少地方在村(居)换届选举中,基于当地实际探索推出了“公推直选”“两推一选”“竞选承诺”“负面清单”等做法,成为基层民主政治建设的重要创新;在民主决策环节,一些地方推出的“村级重大事项决策制度”,规定重大事项必须执行村级“两会制”,确保了决策事项、决策过程和决策结果的全面公开;在民主管理方面,有些地方推出了“民情恳谈会”“网格议事委员会”“乡贤治理委员会”等多种民主管理形式,真正做到了问情于民、问需于民、问计于民、问绩于民;在民主协商方面,根据中央《关于加强城乡社区协商的意见》,近年来许多地方通过创新基层协商载体、细化城乡社区协商程序规则,探索推进了“众人的事情由众人商量着办”的基层民主协商实践;在民主监督方面,通过进一步健全村(居)务公开制度、拓展村(居)民代表会议制度的监督功能、强化村(居)务监督委员会的专门监督功能,将群众的监督权落到实处,不断净化与重塑了城乡基层政治生态。可以说,这些不同环节的基层民主探索,将我国的基层民主政治锻造成为了一个全过程的整体。

基层民主过程的实践性延展

我国各地基层人民民主探索的经验还表明,全过程民主的建立本身并不是一蹴而就凭空设计,而是在实践中面对不断出现的新形势、新问题,逐步延展探索开来的。从这个意义而言,基层全过程人民民主还是一种延展性的民主,具有不断成长、充满活力的一面。早在2000年以前,随着城市居民委员会组织法与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的颁布实施,我国城乡基层就开展了多种民主形式的探索。而从随后纵向的历史演进来看,早期的基层民主探索主要侧重于民主选举与民主决策这两大环节,其中,民主选举被视作基层民主的基础,而民主决策则是基层民主的核心。围绕这两个环节,一些地方在村(居)换届选举中探索了“公推直选”“竞选承诺”“两推一选”等制度,同时细化了村(居)民代表会议制度,确保基层民主决策公开、透明。此后,基层民主监督也逐步上升为制度规范,成为基层民主探索的一项重要内容,各地围绕村(居)“小微权力如何监管”推出了一系列改革创新。党的十八大以来,“共建共治共享社会治理格局”成为基层治理改革的重要方向。这一背景下中央推出了《关于加强城乡社区协商的意见》《关于加强和完善城乡社区治理的意见》等制度规定,不断扩大基层民主参与的主体,最大限度激发群众参与基层民主管理的热情。而在大力促进基层民主管理的过程中,着力搭建多元民主协商平台、规范基层民主协商程序,成为当前基层民主改革的一项关键内容。因此,从纵向发展的角度来看,全过程人民民主,还是一种动态的、不断创新完善的民主,正是这种改革创新赋予了基层民主应有的活力。

基层民主程序的闭环化管理

全过程人民民主不仅体现为不同民主环节上的点状创新,而且还需要实现不同民主环节之间的有机衔接,最终形成全过程的闭环管理。具体到基层民主,基层治理中的重要事项不仅需要经历征询、商讨、决策、协商、监督等环节过程,而且这些环节过程之间还要实现有序的衔接与闭环,从而避免“重谋划轻落实”“重决策轻协商”“重执行轻监督”等问题。在这个过程中,北京、上海、浙江等基层数字化治理改革先行地区,充分运用了自身的数字技术优势,通过搭建各种数字化治理平台,为基层全过程人民民主的闭环化管理提供了技术支撑。杭州市有的街道依托“社区智治在线”平台,定期向居民征集意见,对意见集中的议题自动筛选,居民反映集中的议题或建议再由社区讨论商议,对于不可行的议题或建议直接通过平台予以回复;对于可行的议题或建议则通过平台再次向居民征求完善性建议;意见征集完成后及时发布统计结果,同时让持不同意见者在平台上进行协商;待社区居民代表会议做出决议后,又通过平台及时向居民发布决策结果;决策结果也自动在平台上转为民主公开事项,事项在执行过程中的项目进度、资金使用及时在网上发布,同时开辟居民意见模块,让居民对决策的执行进行全过程监督。可以说,数字技术的广泛运用,为全过程人民民主实现闭环管理提供了重要支撑,也成为我国基层民主实践的一个重要特色。

责任编辑:刘宇同校对:刘佳星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