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报告> 文稿> 社会> 正文

宋洁尘:提升科技创新能级 实现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强

宋洁尘_副本

宋洁尘 中关村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核心区发展研究中心 主任

点此查看完整报告

点此查看视频专辑

点此查看课件

本期报告,旨在探讨关于实现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强的话题。一共分四方面内容:一是对未来一段时期全球科技创新的新趋势进行简单梳理;二是介绍主要发达国家在科技创新领域的最新布局;三是分析目前中国在全球科技创新格局中的新位置;四是结合北京建设国际科技创新中心的工作安排,来谈一谈北京怎么更好地发挥科技创新优势,在实现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强方面作出贡献。

一、未来全球科技创新的新趋势

)新一轮科技革命成为全世界竞争的焦点

我们回顾既往几次科技革命的历史发现,大概每一百年会爆发一次科技革命,而且每次持续的时间大概是60年。以此类推,2010年到2050年会是第四次科技革命爆发的窗口期,且我们现在正处在这个过程当中。部分发达国家,特别是美国、德国、日本、英国,以及俄罗斯,都在科技创新方面有一系列新部署,积极探索体制机制创新或制度变革,试图为未来的科技革命创造条件。

)颠覆性技术不断涌现,多点式爆发、群体突破态势愈加明显

通过梳理从1900年到2018年的诺奖获奖情况,我们会看到在学科交叉融合方面的获奖项目比例在不断提升。1901年到1920年,诺贝尔自然科学奖交叉学科获奖的比例大概在32%;2001年到2018年,这个比例提高到70.80%。即从1901年到2018年,一百多年时间里,交叉学科获奖比例达到了54.30%,呈现出多点爆发、群体突破、交叉融合的特点。

)科学技术产业转换周期越来越短

之前,我们认为从基础研究到应用研究再到产业化的过程要有一段很长的过渡期,但是现在看起来,从科学的重大发现到技术革新,最后到产业化的进程正在大大缩短。比如,从20世纪初爱因斯坦提出狭义相对论,到第一颗原子弹爆炸之间大概用了40年时间;从人类基因组获取全部DNA编码到技术层面的免疫疗法问世和基因编辑只用了20年时间。现在很多领域,特别是在生物医药方面,一些新药的研发周期都在大大缩短。比如,北京生物原来做的很多基础研究已经转化为临床的新药研发。这就是现在我们强调的要打通从基础研究、应用研究到产业化的通道,要把创新优势快速转化为产业优势和经济优势。

)新科技革命对认知思维和生活方式产生颠覆性影响

从认知思维的角度看,因果性思维定式正在向相关性思维定式转变。比如,基于大数据的关联性分析。这些都颠覆了我们原来对一些产业或者要素价值的评估。以及,从精准化到效率化变革。如数字技术赋能传统产业,这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从精准化向效率化转变的例子。以前传统的餐饮行业,可能很难快速准确地说出一天卖多少东西,现在应用数字技术后,可以通过数据进行精准刻画,对日后产品和服务的提供起到指引作用。直播带货也是数字技术赋能传统产业的典型案例。“酒香也怕巷子深”,好东西也要通过宣传渠道让潜在的消费者了解。现在通过直播的方式,让生产者跟消费者之间能够直接对话。

从生产方式的角度看,有几个技术需要大家特别关注。一是低碳技术。“十四五”规划里明确提出“加快推动绿色低碳发展”。二是机器人和自动驾驶技术。三是增材制造,以前的制造都是通过剪裁和打磨的方式,现在我们进行逆向思维,使用增材制造的方式,即先在计算机里将产品模拟出来,再一层层打印出来。可见,技术对生产工艺的颠覆性影响。

从生活方式的角度看,创新越来越离不开城市。创新的含义很广,也包括科技创新。城市要能够为创新人群提供高度通达的交通,即创新人群工作地与居住地之间的连接要非常畅通,不能在通勤上耗费大量时间。国外很多研究表明,年轻人群对区位的选择越来越趋向于各方面生活配套设施都很完善的大都市的中心区,尤其是非常有活力的能够满足年轻人日常生活需求的都市商业区。

为什么我们强调创新要回归大都市?这其实是对城市的总体规划和建设提出更高的要求。国外研究表明,创新越来越成为一种开放式的创新,并且这种开放式创新改变着企业的选址和空间的设计。越来越多的创新是在公共空间里面集思广益而产生的,如两个人在咖啡馆里聊着聊着就碰撞出思想的火花,并在公共空间中不断完善创意,形成的技术要在城市里的各种场景中实验,在实验中对技术不断进行迭代升级。所以,现在已经不是在实验室里关起门来就可以完成技术创新的传统时代了。

那么,政府就要自然而然地考虑拿什么来吸引并留住创新人才的问题。国外一项研究归纳了三类资产。第一类是高端的经济资产,定义是推动或支持创新环境营造和发展的企业、机构和组织。第二类是灵动的有形资产,指以“促成新的、更高水平的联系、合作和创新”为规划设计宗旨的建筑、公共空间、街道及其他基础设施,即城市要满足创新人群无障碍的沟通交流,提供随时都可以坐下来交流思想的基础设施。第三类是泛在的网络资产,指个人、企业和机构之间可以产生、改善并且加快新创意提升的网络资产。

这三类资产还可以进一步细分。高端的经济资产可分为创新驱动者、创新培育者、邻近配套的服务设施。创新驱动者,指专注于为市场开发前沿技术、产品和服务的研究和医疗机构,大型企业、中小型企业、初创企业和创业者。创新培育者,指支持个人、企业的发展及其创意的公司、组织或团体机构,包括孵化器、加速器、概念验证中心、技术转让办公室、共享工作空间、职业培训机构等。邻近配套的服务设施,指为创新区居民和工作人员提高服务的场所,包括餐馆、咖啡馆、零售店等。地方政府在服务创新中要根据创新人群的需求,为其匹配更好的服务。

灵动的有形资产可分为公共区域的有形资产、私人领域的有形资产、将创新区与大都市地区相连的有形资产。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公共区域的有形资产,即广场、公园、街道等公共区域要富有活力,要能够为沟通交流创造条件。私人领域的有形资产,即企业内部给员工提供的办公空间,要满足创新人群的需求。将创新区与大都市地区相连的有形资产,旨在消除阻滞人际关系建立和联系的障碍所进行的具体投资。

泛在的网络资产可分为建立强联系的网络资产和建立弱联系的网络资产。建立强联系的网络资产重点强化相似领域内部的关系,包括技术例会、特定产业会议和博客等。建立弱联系的网络资产重点建立新关系,包括交际早餐、跨产业集群的编程马拉松等。

)高端人才配置全球化、柔性化更加明显

从人才的角度,主要关注的是高端人才和资本的流向。现在,高端人才配置越来越呈现出全球化、柔性化趋势。以现在比较热门的人工智能行业为例,我国人工智能行业人才大量从美国引进,而美国人工智能人才一部分来自印度,一部分来自中国,另外也可能来自欧洲国家,如英国。所以,人才在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形成“环流”。科技人才实际上是在用“脚”来投票,他们一定会在创新要素最富集、创新环境最优越、创新产出最高的区域集聚。

)科技活动组织模式将发生重大变化

变化主要体现在“四化”。一是人性化,即优先尊重科学家的首创精神,允许其能够静下心来做长期研究,使其能不为一时利益或者其他困难所困扰,在科研经费的使用分配、科研成果的评价考核等方面,都应该越来越尊重科技创新的规律、尊重科研的规律、尊重科学家自身的首创精神。二是生态化,即科技活动讲求良好的创新生态和科学共同体建设。三是虚拟化。四是共生化。现在很多重大的科学成果都是基于大科学装置、大科学计划而产生的,不像以前可能依靠某个科学家个人的瞬间灵感而产生重大发现。在国际科技创新建设方面,北京在怀柔布局了一系列大科学装置,而且也在积极酝酿推出能够牵头发起的大科学计划,以此把全世界各方面的顶尖人才聚集在一起,共同推动相关方面的研究。

以上就是未来科技创新竞争六个方面的主要趋势。这些趋势启示我们未来的发力点。

责任编辑:范璧萱校对:叶其英最后修改:
0
事业单位事业单位标识证书 京公网安备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15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