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马克思和弗·恩格斯生平事业年表

卡·马克思和弗·恩格斯生平事业年表

卡·马克思和弗·恩格斯生平事业年表

 

  马克思 恩格斯/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编译

(1860年1月—1864年9月)

1月—2月初

马克思继续写研究资本诸问题的“政治经济学批判”第二分册。为此,他经常到英国博物馆去研究1855—1859年工厂视察员的工作报告,研究斯密、魁奈、杜尔哥等资产阶级经济学家的著作,并重新阅读恩格斯的“英国工人阶级状况”。

1—2月

恩格斯研究军事理论和实践问题,研究各种武器的创造和发展的历史。

1月11日—26日

马克思和恩格斯继续密切注视美国和俄国日益迫近的革命危机。马克思在给恩格斯的信中强调指出,美国黑奴为争取消灭奴隶制的斗争和俄国废除农奴制的运动是当代最重大的事件。

1月17日

马克思为“纽约每日论坛报”写“法国的状况”一文,揭露路易·波拿巴政府在经济政策方面的新手法;文章发表于2月7日该报。

1月27、28日和2月11日

马克思在给“纽约每日论坛报”写的“英国的政治”、“法英之间的新条约”和”英国的预算”等文章中指出英国政府内外政策的反人民实质;这些文章发表于2月14日和25日该报。

1月30日左右

恩格斯写“萨瓦与尼斯”一文,揭露拿破仑第三对意大利这两个省份的强求是毫无根据的。该文作为社论发表于2月21日“纽约每日论坛报”。

1月底—2月初

由于波拿巴的爪牙卡尔·福格特的诽谤性小册子“我对‘总汇报’的控诉”出版,马克思开始收集文献材料撰写反击福格特的文章。为此,他翻阅了1848—1859年期间他所收藏的所有书信和报纸,并请求一些革命流亡者的代表,如沙佩尔、威·沃尔弗、列列韦尔、波克罕、伊曼特等人,把有关揭露福格特的材料寄给他。

恩格斯写“德国的军事改革”一文,该文嘲笑了德国各邦军队中盛行的学究气和检阅式的练兵。该文作为社论发表于2月20日“纽约每日论坛报”。

2月上半月

马克思接到朋友和战友们对福格特的诽谤表示愤怒的许多来信,并收到他们寄来的一些揭露福格特的材料。

2月3日

恩格斯翻阅他所收藏的为揭露福格特所必需1850—1852年间的所有文件。

2月4—20日

恩格斯写作“萨瓦、尼斯与莱茵”这本小册子,它是“波河与莱茵河”的续篇。在这本小册子中,他再次论证了无产阶级革命家在意大利以及德意志民族统一问题上的立场。这本小册子于4月初在柏林匿名出版。

2月6日

马克思应特别邀请(这项邀请是尊敬他在发展共产主义原则方面的功绩的表示),出席了伦敦德意志工人教育协会成立周年庆祝会。在会上一致通过关于谴责福格特的诽谤的决议。

马克思在德国报刊上发表声明,宣布他将对柏林“国民报”起诉,因为该报在两篇社论中刊登了福格特的诽谤性小册子的摘录并简述了它的内容。这篇声明刊载于“科伦日报”、柏林的“人民报”(《Volks-Zeitung》)和“政论家”(《Publicist》),汉堡的“改革报”和奥格斯堡的“总汇报”。

2月13日—3月27日

马克思就控告“国民报”事同法律顾问维贝尔通信,把控告“国民报”编辑察贝尔的材料以及这一案件所需的许多其他文献和材料寄给柏林的维贝尔。

2月16日—3月25日

马克思居住在曼彻斯特恩格斯处。他们同威·沃尔弗一起讨论在报刊上抨击福格特的计划,为此,马克思重新阅读了有关福格特和其他小资产阶级民主派代表活动情况的信件和材料,并进行广泛的通信搜集材料。

3—4月

恩格斯撰写“论线膛炮”这一篇长文,该文发表于4月7、21日和5月5日的“纽约每日论坛报”。

3月初

恩格斯请拉萨尔帮助给出狱不久的诺特荣克(他是在1852年科伦共产党人案件中被判罪的)安排工作。

3月23日—4月6日

由于父亲逝世,恩格斯住在巴门。

4月9日—7月24日

马克思接到前共产主义者同盟盟员约·魏德迈来信请求为“人民呼声”(《Die  Stimme  des  Volks》)(该报将由“工人协会”在芝加哥出版)聘请欧洲通讯员,马克思致书英国、法国和瑞士的革命流亡者代表——李卜克内西、波克罕、约·菲·贝克尔、洛美尔以及德国的拉萨尔,请他们向该报投稿,并同魏德迈通信商谈报纸出版问题。

4月10日

马克思写“柏林的情绪”一文,指出德国各阶层人民中的革命风潮正在加强。该文发表于4月28日“纽约每日论坛报”。

4月中—6月2日

马克思应匈牙利政治活动家瑟美列的请求,阅读了他的论述恢复匈牙利独立的道路的小册子“1848—1860年的匈牙利”;马克思在给瑟美列写信谈这本小册子的时候,尖锐地批评他为波拿巴和帕麦斯顿辩护。

4月18日—10月5日

以马克思的名义提出的控告“国民报”编辑察贝尔诽谤的诉讼,遭到柏林一级和二级检察机关、柏林市法院以及上诉法院和最高法院的拒绝。

4月底—5月初

由于巴勒摩起义和意大利民族解放运动的高涨,马克思撰文指出西西里居民在其整个历史时期中所进行的反对外国压迫的不倦斗争。文章以“西西里和西西里人”为题作为社论发表于5月17日“纽约每日论坛报”。

5—11月

为了撰写抨击福格特的文章,马克思研究十九世纪的政治史和外交史,从有关拿破仑第三的对外政策的书籍、报纸和议会报告书中做了札记。

5月初

马克思寄给“纽约每日论坛报”两篇论普鲁士国内状况的通讯,这两篇通讯以“为拿破仑在莱茵河上的未来战争作准备”为题发表于5月19日该报。

5月10日

恩格斯函告马克思他在父亲逝世后在欧门—恩格斯公司今后的工作条件。

5月12日左右—25日

恩格斯接到母亲病重的消息后,启程去巴门。在返回曼彻斯特的途中,到伦敦马克思处作了短时期的逗留。

5月中

马克思接到俄国作家尼·伊·萨宗诺夫的来信,信中对福格特的诽谤表示极大的愤怒。萨宗诺夫指出1859年出版的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一书对经济学思想的发展的重大意义,并告诉他,莫斯科大学某教授在一次专题讲演中叙述了这本书的内容。

5月28日—6月7日左右

马克思和恩格斯注视着意大利民族解放运动的开展,在报刊上阐述这一运动的主要阶段,马克思论述加里波第部队远征的文章发表于6月14日“纽约每日论坛报”;恩格斯的“加里波第在西西里”一文作为社论发表于6月22日该报。

6月2日

马克思写信给拉萨尔,在评述英国政治活动家戴·乌尔卡尔特的支持者的对外政策立场时,表述了无产阶级革命家对待资产阶级阵营的临时盟友的某些策略原则。

6月13日

马克思写“普鲁士新闻”一文,论述即将召开的、有拿破仑第三参加的德国各邦君主会议。该文发表于6月30日“纽约每日论坛报”。

6月19日左右

马克思拜访德国政论家波克罕,并建议他著文反驳波拿巴主义者阿布的小册子“一八六○年的普鲁士”;在随后的数月里,马克思对波克罕著作的内容提出许多建议,还阅读了校样。

6月25日左右

恩格斯写“英国的志愿兵部队”一文,评述志愿兵的阶级成分。该文作为社论发表于7月11日“纽约每日论坛报”。

6月底、7月10日和14日

马克思为“纽约每日论坛报”写“不列颠的贸易”一文和以“不列颠工厂工业的状况”作标题的两篇文章。这些文章在分析1860年上半年工厂视察员的报告的基础上,表明在英国对工人阶级的剥削加强了。第一篇文章作为社论于7月16日在该报发表;其余两篇于8月6日和24日发表。

7月23日

马克思著文论述加里波第同卡富尔的决裂,该文发表于8月8日“纽约每日论坛报”,标题是“西西里新闻。——加里波第和拉法里纳之争。——加里波第的信”。

7月24日左右和7月底

恩格斯联系着波拿巴法国的侵略计划写“不列颠的国防”和“伦敦会不会落入法国人之手?”两文,文中分析了英国官方的国防计划。两文作为社论发表于8月10日和11日“纽约每日论坛报”。

7月28日—8月3日

马克思给“纽约每日论坛报”寄去一篇论叙利亚的骚动的文章和“俄法同盟”一文,强调指出,法国和俄国国内矛盾的尖锐化迫使两国统治集团在战争中寻找出路。两文于8月11日和16日发表。

8月7日

马克思写“纸张税。——皇帝的信”一文,分析英国议会中不民主的法案通过程序。该文发表于8月22日“纽约每日论坛报”。

8月8日

恩格斯写“加里波第的运动”,文中对加里波第革命部队的战斗品质给予很高评价,此外还指明那不勒斯王室军队的反人民性。该文发表于8月23日“纽约每日论坛报”。

8月11日

恩格斯观看在牛顿举行的志愿兵猎兵检阅并收到英国军事杂志“郎卡郡和柴郡志愿兵杂志”的编辑诺德耳和霍尔的建议,请他写关于在牛顿举行的志愿兵猎兵检阅的文章。

8月14日—9月8日

马克思为“纽约每日论坛报”撰写4篇论述经济问题的文章:“新的撒丁公债。——行将举办的法国公债和印度公债”、“欧洲的收成”、“粮食价格。——欧洲的金融状况和备战。——东方问题”和“不列颠的贸易”。这些文章发表于8月28日,9月6、10和29日该报。

8月16日

恩格斯写“奥地利病夫”一文,指出奥皇对内对外政策的反动性以及奥地利帝国中革命力量的增长。该文作为社论发表于9月1日“纽约每日论坛报”。

8月24日左右

恩格斯写“英国志愿兵猎兵的检阅”一文并将该文寄给达姆斯塔德“军事总汇报”的编辑部,于9月8日发表。恩格斯将该文的英译稿寄给“志愿兵杂志”,由编辑部加上按语并以“德国报纸报道在牛顿举行的检阅”为题于9月14日发表。

9月初

恩格斯写两篇论述革命军队在意大利南部的进展的文章:“加里波第的进军”和“加里波第在卡拉布里亚”,两文作为社论发表于9月21日和24日“纽约每日论坛报”。

9月中—10月中

恩格斯写“法国轻步兵”一文,发表于9月21日、10月5日和20日“志愿兵杂志”。

9月17日和27日

马克思写了两篇文章,分析法国和俄国的对外政策并对革命统一意大利和德国的前提作了详细叙述。“俄国利用奥地利。——华沙会议”和“普鲁士现状。——普鲁士、法国和意大利”两文发表于10月10日和15日“纽约每日论坛报”。

10月上半月—11月底

恩格斯为“志愿兵杂志”写了两篇文章,论述志愿兵炮兵和工兵的组织问题,这两篇文章的标题是“志愿兵炮兵”和“志愿兵工兵,他们的作用和活动范围”,发表于10月13日、11月24日和12月1日该杂志。

10月15日左右

恩格斯接到“军事总汇报”编辑部约请他给该报经常撰稿的建议。

10月23日

由于普鲁士军队改组,马克思写“普鲁士备战”一文,该文发表于11月8日“纽约每日论坛报”。

1860年10底—1861年1月上半月

恩格斯写“步枪史”一文,他以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深入研究了这种主要的小型火器的发展。该文从1860年11月3日起至1861年1月19日分八章载于“志愿兵杂志”,其中有一章为1861年1月27日的英国“陆海军报”转载。

11月8日

马克思写完抨击文“福格特先生”。

11月10日

马克思著文论述英国财政状况,文章以“金融市场的紧张状况”为题发表于11月24日的“纽约每日论坛报”。

11月17日

马克思写“福格特先生”一文的序言。

11月19日—12月

燕妮·马克思患危险的天花,在她患病期间孩子们寄居威·李卜克内西家里,马克思服侍重病的妻子。

11月22日左右

恩格斯结束为“美国新百科全书”写的“海军”一文,该文于1861年载于百科全书第12卷。

11月24日

由于普鲁士各级法院均拒绝马克思对“国民报”的控诉,马克思将声明寄给许多德国报纸编辑部,奥格斯堡的“总汇报”于12月1日发表该声明。

11月底—12月19日

马克思研究自然科学,阅读达尔文的“物种起源”一书,马克思在给恩格斯的信中将此书描述为他的世界观的“自然历史的基础”。

12月1日

马克思的抨击文“福格特先生”出版,在这一著作中马克思捍卫无产阶级政党,反击了资产阶级的诽谤性的进攻。他根据确凿的材料无可辩驳地证实,福格特是领波拿巴津贴的走狗。

12月20日

恩格斯接到诺德耳通知,说“志愿兵杂志”编辑部打算将恩格斯发表在该杂志上的文章印成单行本,以“志愿兵读物”为书名出版。

1860年12月24日和1861年1月底

恩格斯写了两篇文章论述奥地利和德国革命危机的增强。“奥地利革命的发展”一文发表于1月12日“纽约每日论坛报”,“德国的运动”一文作为该报社论于1861年2月12日发表。

1861

1月18—22日

由于在普鲁士宣布王室大赦,马克思请恩格斯写一篇文章批评这种大赦,因为它实质上并没有普及到1848—1849年革命的参加者——德国流亡者。马克思将恩格斯写的文章寄给“泰晤士报”和“旗帜报”,但这两家报纸的编辑部拒绝刊登。

1月28日

马克思接到“纽约每日论坛报”编辑查·德纳的通知,说停止在“纽约每日论坛报”上刊登马克思的通讯六星期,此外,该报未发表的文章,出版人不付稿酬,因此,马克思全家在经济上遭到严重的困难。

1月底

恩格斯将给“纽约每日论坛报”写的、但该报没有发表的文章“法国的武装力量”加以修改后寄给“志愿兵杂志”,该文2月2日发表于该杂志。

2月初

恩格斯阅读毕若元帅的著作“略论作战的几个问题”并对该书论述步兵战斗中的体力因素和精神因素这一章作了摘录,恩格斯对毕若这本书摘要的英译文连同自己加的按语,以“毕若元帅论战斗中的精神因素”为题发表于2月9、16日和3月2日“志愿兵杂志”。

2月下半月—5月底

马克思研究古代世界史;阅读阿庇安用希腊文写的“罗马史”一书中关于国内战争这一章;重读修昔的底斯的“伯罗奔尼撒战争史”。

2月28日—3月16日左右

马克思到扎耳特博默耳(荷兰)去舅父莱·菲力浦斯处。

3月16日左右

“志愿兵读物”单行本出版,该书包括1860年和1861年初“志愿兵杂志”上刊登的恩格斯的5篇军事论文。

3月17日—4月12日

马克思住在柏林。他同拉萨尔商谈关于在德国共同出版报纸的问题并根据大赦令为恢复普鲁士国籍问题采取步骤。马克思接到王室警察总监策德利茨对自己请求的否定答复后,又向所住地区警察局提出接受他重新加入普鲁士国籍的申请并委托拉萨尔行使在这方面采取必要步骤的权利。马克思坐在记者席上出席了普鲁士议会下院的一次会议。

4月16日左右—19日

马克思在爱北斐特和巴门作短时期逗留后来到科伦,会晤1852年科伦共产党人案件的辩护人卡·施奈德尔律师以及这个案件的前被告约·雅·克莱因;马克思还拜访了共产主义者同盟科伦支部的领导人之一罗·丹尼尔斯的孀妇。

4月19—29日

马克思到特利尔母亲处住了两天,然后取道亚琛、扎耳特博默耳、鹿特丹和阿姆斯特丹回到伦敦。

5月初—6月初

马克思同法国流亡者——1848—1849年革命的参加者西·贝尔纳以及宪章派领袖厄·琼斯商定在伦敦举行群众大会,抗议在巴黎逮捕布朗基和在监狱里虐待他;同时马克思采取措施,通过报刊报道布朗基在狱中受苦的情况。

5月7—10日

马克思和恩格斯就在德国出版报纸的问题通信交换意见,他们决定拒绝拉萨尔关于共同办报的建议,因为拉萨尔所提出的条件是不能接受的(他要求编辑部由他领导)。

5月20日左右—23日

恩格斯在伦敦马克思家作客。马克思将他去德国的结果详尽地告知恩格斯。

6月10日

马克思又接到维也纳资产阶级自由派报纸“新闻报”编辑麦·弗里德兰德的约稿建议。他请求马克思先寄两篇论美国内战及英国状况的文章。马克思考虑到该报在德国读者中享有很大名声,以及该报在对外政策问题上采取反波拿巴派的立场,便接受了撰稿的建议;但又因该报对奥地利施梅林的假立宪政府持同情的态度而没有立即寄稿。

1861年6月中—1862年11月

由于美国爆发战争,马克思和恩格斯特别注意研究美国内战发生的原因。马克思在周密研究美国报刊及其他资料的基础上得出结论:美国战争的基本内容是奴隶制问题。马克思和恩格斯认为美国人民反对黑奴制的斗争具有很大意义,他们在文章及通信中强调指出北部各州所进行的战争的进步性。

6月18日左右

马克思接到柏林来的消息:市警察总监拒绝他加入普鲁士国籍的请求。

6月19日

马克思告诉恩格斯说,他收到好友布朗基和法国政论家路·瓦托(德农维耳)的信,并且对他们又同法国的革命政党建立了直接联系一事表示满意。

1861年8月—1863年7月

马克思继续致力于他所计划的经济学巨著,预定在这部著作中探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全部问题,并且批判资产阶级的政治经济学;马克思的研究结果和摘录分载在23本笔记中,构成了一部篇幅巨大的手稿,总标题为“政治经济学批判”。

8—12月

马克思在写作自己的经济学著作过程中,详细地研究了关于货币转化为资本、关于绝对剩余价值的生产等问题,并开始研究相对剩余价值的生产问题。

8月底—9月上半月

马克思住在曼彻斯特恩格斯处,从那里向“新闻报”编辑部函询该报对奥地利政府危机所采取的政治立场,并在9月4—11日“科学促进协会”年会期间出席经济科学和统计学小组的会议。

9月18日和21日

马克思重新给“纽约每日论坛报”撰稿(1861年1月间曾停止撰稿),并为该报写“美国问题在英国”和“不列颠的棉花贸易”两篇文章。这两篇文章发表于10月11日和14日该报。

10月3日—10月底

恩格斯在德国亲人那里度假。

10月5日和12日

马克思为“纽约每日论坛报”写两篇文章,揭露帕麦斯顿报刊就美国事件所捏造的谎言。“伦敦‘泰晤士报’和帕麦斯顿勋爵”和“伦敦‘泰晤士报’评奥尔良亲王赴美”两篇文章发表于10月21日和11月7日该报。

10月20日和10月底

马克思开始给“新闻报”撰稿,寄给编辑部两篇文章——“北美内战”和“美国内战”。他在这两篇文章中从历史唯物主义的立场出发揭示了美国国内战争的前提、性质和动力。这两篇文章发表于10月25日和11月7日该报。

10月29日

马克思接到弗里德兰德的通知:从11月1日起马克思被聘为“新闻报”常驻伦敦的通讯员。

11月—12月初

恩格斯继续给“志愿兵杂志”撰稿,他的“志愿兵军官”和“美国战争的教训”两篇文章发表于11月22日和12月6日该报。

11月1日左右—18日

马克思写了5篇论英国经济的危机现象和论法国财政危机的文章。“英国的危机”、“经济短评”、“富尔德先生”、“法国的财政状况”等文章发表于11月6、9、19和23日“新闻报”;“不列颠的贸易”一文刊登在11月23日的“纽约每日论坛报”上。

11月7日和8日

马克思写两篇论英法西武装干涉墨西哥的文章,揭露武装干涉的殖民性质,并指出英国的帕麦斯顿政府是武装干涉的真正组织者。这两篇文章以“对墨西哥的干涉”为题发表于11月12日“新闻报”和11月23日“纽约每日论坛报”。

11月10日

马克思汇款给路·瓦托,这笔款项是为了出版有关布朗基案件的小册子而从德国流亡工人中间募集的。马克思在给瓦托的信中称布朗基为“法国无产阶级政党”的杰出活动家。

11月19日左右

由于废奴主义者弗里芒特将军被免除密苏里军总司令之职,马克思为“新闻报”撰写关于美国内部政治状况的文章。该文以“弗里芒特的免职”为题发表于11月26日该报。

11月26日左右

马克思接到拉萨尔的通知:关于他要求加入普鲁士国籍的申请被普鲁士内务大臣最终拒绝。

11月28日—12月31日

由于英国邮船“特伦特号”被美国军舰拦截,马克思写了一系列论述英美冲突的文章。在这些文章中,他揭露了同情奴隶主的英国执政寡头的立场,并表示相信英美之间不会发生战争。“‘特伦特号’事件”、“英美的冲突”、“‘特伦特号’剧中的几位主角”、“关于‘特伦特号’事件的争论”、“华盛顿政府与西方列强”和“法国的新闻敲诈。——战争的经济后果”等文章发表于1861年12月2、3、8、11、25日和1862年1月4日“新闻报”。“‘特伦特号’事件的消息和伦敦的反应”一文刊登在12月19日的“纽约每日论坛报”上。

1861年12月7日—1862年1月31日

由于“特伦特号”事件发生后英美关系的尖锐化,马克思写了一系列文章,指出英国反对战争情绪的增长。“英国国内同情心的增长”和“英国的舆论”两篇文章刊登在1861年12月25日和1862年2月1日的“纽约每日论坛报”上。“报刊的意见和人民的意见”、“一个同情美国的大会”和“反干涉的情绪”等文章发表于1861年12月31日和1862年1月5日、2月4日“新闻报”。

12月10日

伦敦德意志工人教育协会会员约·威·维贝尔请求马克思写文章批判地分析德国庸俗经济学家维尔特的观点及其所办的“雇主报”(《Der  Arbeitgeber》)的立场,以便在德国的报刊上批判维尔特。

12月10日和13日

马克思为“新闻报”写“奴隶制问题的危机”和“美国近况”两篇文章,指出北方要求消灭奴隶制的行动在发展。这两篇文章发表于12月14日和17日该报。

1862

1—2月

马克思着手写作“剩余价值学说史”;在这部著作中他批判地探讨了十七世纪中叶以来的政治经济学史。在写“剩余价值学说史”的过程中,马克思研究了资本主义再生产的诸问题,批判地分析了所谓“斯密信条”,并表述了他自己关于再生产学说的基本原理,这些原理后来在“资本论”第2卷里作了详尽的分析。

1月14日和17日

马克思为“新闻报”写“西华德的公文被隐匿的经过”和“约翰·罗素勋爵的一次政变”两篇文章,揭露帕麦斯顿政府对美国的武装干涉计划。这两篇文章发表于1862年1月18日和21日该报。

1月中和2月初

马克思为“新闻报”写“铁路统计资料”和“关于棉纺织工业的危机”两篇文章,分析英国政府和曼彻斯特商会的官方统计报告。这两篇文章发表于1月23日和2月8日该报。

1月28日

马克思写“伦敦的工人大会”一文,对英国工人阶级在面临武装干涉美国的威胁时所采取的国际主义立场给予高度评价。该文发表于2月2日“新闻报”。

2—6月

马克思同德国的社会主义流亡者威·艾希霍夫进行频繁的通信,因为后者在伦敦周报“海尔曼”(《Hermann》)上同小资产阶级民主派金克尔开始论战。马克思寄资料给艾希霍夫和在德国的纽施塔特体操联合会会员威·维贝尔,帮助他们揭发那些加入普鲁士资产阶级自由派民族联盟的德国小资产阶级民主派。

2月7日

马克思写“议会中关于答词的辩论”一文,指出英国执政寡头对外政策的反动性质。该文发表于2月12日“新闻报”。

2月15日

马克思为“纽约每日论坛报”写“墨西哥的混乱”一文,文中指出,波拿巴企图在墨西哥建立以他的傀儡奥地利大公马克西米利安为首的帝国,这就使武装干涉墨西哥的参加者之间的矛盾尖锐化。该文发表于3月10日该报。这是马克思发表在“纽约每日论坛报”上的最后一篇文章。

2月26日左右

马克思写“美国近事”一文,文中尖锐地批评了以总司令麦克累伦为代表的北军军事领导,并分析了林肯巩固北方军队的措施。该文发表于3月3日“新闻报”。

马克思收到德国革命运动的老战士约·菲·贝克尔从瑞士写来的信,信中请求马克思帮助出版他的论德国统一问题的著作“怎样与何时?”。为此马克思采取了一系列援助贝克尔的措施。

2月底

马克思为“新闻报”撰写论述沙皇俄国在远东的侵略政策的文章。该文一直没有发表。

3月

恩格斯写关于美国的战争进程的文章,该文以“美国的战争”为题发表于3月14日“志愿兵杂志”。马克思把这篇文章译成德文,作了一些补充,并寄给“新闻报”,以“美国内战”为题发表于3月26日和27日该报。马克思和恩格斯在这篇文章中发挥了自己的战略计划,这一计划能够保证北部在战争中取胜。

3月30日—4月25日左右

马克思在曼彻斯特恩格斯处作客。他们同从利物浦到此作数日逗留的艾希霍夫一起,讨论关于反驳小资产阶级民主派金克尔的问题。

4月13日左右

马克思收到查·德纳的建议,要他停止给“纽约每日论坛报”寄稿,因为该报在最近两个月一共只登载了马克思的两篇文章。德纳还说他自己打算退出该报的编辑部。

4月28日左右

马克思拒绝弗里德兰德要他为“新闻报”写一篇关于5月1日在伦敦开幕的工业展览会的专门报道的建议,因为到展览会采访一下要很多费用。马克思接受了关于以后每周给该报寄一篇文章的建议。

4月28日

马克思为“新闻报”撰写论述拿破仑第三在墨西哥冒险的文章。该文以“国际性的米勒斯案”为题在5月2日发表。

马克思写信给恩格斯,请他为“新闻报”写一篇关于科林斯附近会战的文章,并请他以后经常报道美国的国内战争的主要事件。

马克思寄信给拉萨尔,信中建议他为布罗克豪斯在德国出版的“我们的时代”(《Unsere  Zeit》)杂志写一篇关于他的“政治经济学批判”第一分册的评论。

5月5日

为了研究印度土著军队的组织,恩格斯请求马克思把有关这一问题的议会报告以及英国陆军部的资料寄给他。

恩格斯继续注视着北美的战争,在给马克思的信中周详地描写了科林斯附近的会战和弗吉尼亚战斗。

5月16、18日和6月14日

由于北军部队占领新奥尔良——蓄奴州同盟的重要的政治、军事中心,马克思为“新闻报”写“英国报刊与新奥尔良的陷落”、“制止奴隶买卖的条约”和“英国的人道与美国”等文章。他在文章中分析了美国国内战争和最终解决奴隶制问题的前景。这三篇文章发表于5月20、22日和6月20日该报。

5月23—25日

恩格斯在给马克思的信中详细地分析了美国主要战场上的局势。马克思利用恩格斯的材料为“新闻报”写“美国战场的形势”一文,该文发表于5月30日该报。

6月

马克思重读洛贝尔图斯的著作“给冯·基尔希曼的社会问题书。第三封信:驳李嘉图的地租学说和论证新的地租理论”。马克思在给拉萨尔的信中批判了洛贝尔图斯的地租理论和李嘉图的地租理论。

6—7月

马克思的家庭由于他停止给“纽约每日论坛报”撰稿而遭到极大的物质贫困。燕妮·马克思试图卖掉丈夫的一部分藏书,但徒劳无补。在恩格斯的帮助下,马克思清偿了一部分债务。

6—8月

马克思在写作“剩余价值学说史”的过程中,发展了他关于平均利润和生产价格的理论,以及资本主义的级差地租和绝对地租的理论。马克思在8月2日和9日给恩格斯的信中把自己研究的成果详细地告诉了他。

6月6日左右

马克思收到德国流亡者威·施特芬从波士顿寄来的消息,说小资产阶级民主派海因岑在“先驱者”(《Der  Pionier》)杂志上攻击无产阶级革命家,因而要求把有关海因岑的过去政治活动的材料寄去,以便在报刊上予以还击。

6月中

为了在自己的经济著作中批判马尔萨斯的反动观点,马克思重读达尔文的“物种起源”,并指出达尔文的理论是对马尔萨斯主义的驳斥。

6月底

恩格斯写“装甲舰及撞击舰和美国内战”一文,该文发表于7月3日“新闻报”。

7月5日左右

马克思访问曾在意大利加里波第部队里作过战的前奥军上尉施韦格尔特。马克思从施韦格尔特的谈话中了解那种为拉萨尔所赞同的、德国军官吕斯托夫制定的关于“解放”德国的计划,并尖锐地批判了这些计划的冒险性。

7月9日—8月4日

马克思时常访问来伦敦参观世界工业展览会的拉萨尔。拉萨尔在同马克思谈话中告诉马克思,他打算在德国的工人中间开始进行争取实现普选权的鼓动和借容克资产阶级的普鲁士国家之助组织生产协会,以期解决社会问题。马克思尖锐地谴责拉萨尔的纲领和策略的改良主义实质,同时着重指出他们在政治上除开某些极其遥远的最终目的以外毫无共同之处。

7月16日

马克思为“新闻报”写作论述英国政府的反动对外政策的文章。该文以“关于墨西哥问题的辩论被压制和同法国的联盟”为题于7月20日发表。

7月30日—9月10日

马克思和恩格斯密切地注视着美国的事件,就美国国内战争的前景通信交换意见。尽管恩格斯由于北军在军事上严重失利而对战争前景的估价稍有怀疑,但马克思考虑到政治因素和军事因素的全部总和,坚决地相信北部的最后胜利。马克思在“评美国局势”一文中阐述了自己的观点。该文发表于8月9日“新闻报”。

8月2日

恩格斯出席在曼彻斯特附近的希顿公园里举行的英国志愿兵检阅。恩格斯在“英国的志愿兵检阅”一文中评价了志愿兵的训练状况。他把该文寄给“军事总汇报”,发表于11月1日和8日该报。

8月9日以后

马克思向在纽约出版的废奴主义报纸“晚邮报”的编辑部提出撰稿建议。

8月22日

马克思为“新闻报”写“美国废奴派的示威”一文,指出争取立即消灭黑奴制的力量日益成长和团结。文章发表于8月30日该报。

8月27日

马克思以“新闻报”通讯员的资格取得参观伦敦世界工业展览会的长期出入证。

8月28日—9月7日左右

马克思为了安排财务,到扎耳特博默耳舅父莱·菲力浦斯和到特利尔母亲那里去了一趟。马克思在归途中于科伦会见了1848—1849年德国革命的参加者弗·卡普,他是从美国来的。卡普把德国革命流亡者站在北部各州的一边参加美国的国内战争的情况告诉了马克思。

9月

马克思在批判分析李嘉图的积累理论的过程中,在“剩余价值学说史”一书中发展了自己关于资本主义积累和经济危机的理论。

由于家庭的物质状况极端困难,马克思试图通过表兄奥·菲力浦斯的介绍到一家英国铁路营业所工作,但是没有被录用。

9月11日

艾希霍夫请求恩格斯帮助在德国流亡者中间推销为德国禁止的、威·维贝尔的小册子“我被纽施塔特体操联合会开除”,这本小册子是批判小资产阶级民主派在统一德国问题上的立场的。

9月11—30日

马克思为“新闻报”写了3篇文章,论述英国工人因棉纺织业危机而产生的困难状况和论述英国人民声援加里波第的群众大会。“援救加里波第大会”、“英国工人的贫困”和“加里波第派的大会。——棉纺织工人的贫困”等文章发表于9月17、27日和10月4日该报。

9月12—29日

恩格斯取道比利时和卢森堡去德国休养。在沿摩塞尔河、莱茵河畔和在绍林吉亚旅行后,停留于巴门和恩格耳斯基尔亨亲人处。

1862年10月上半月—1864年9月

马克思和恩格斯同从流亡中回到德国的威·李卜克内西保持经常通信,从他那里得到关于德国工人运动现状的消息;马克思指导李卜克内西在德国工人中间宣传科学共产主义思想的实际活动。

10月7日

马克思写“北美事件”一文,他在文章里欢迎美国总统林肯颁布解放黑奴宣言。该文发表于10月12日“新闻报”。

10月下半月

马克思访问从巴黎来的1848—1849年德国革命的参加者维·席利。

10月底

马克思根据官方的统计资料写“面包的制作”一文,叙述了英国面包业工人的极端恶劣的劳动条件。该文发表于10月30日“新闻报”。

11月4—29日

马克思为“新闻报”写5篇文章,总结美国国内战争的第一阶段。“北美形势”、“南部同盟势穷力竭的迹象”、“北部各州的选举结果”、“麦克累伦的免职”和“英国的中立。——南部各州的状况”等文章发表于11月10、14、23、29日和12月4日该报。马克思给“新闻报”撰稿就到这几篇文章为止。

11月18日左右

恩格斯收到“军事总汇报”编辑部要他更多地寄稿的建议并打算把他的稿件刊登在“来自英国的军事书信”栏。编辑部还请求恩格斯向德国读者报道英国军事方面的技术成就。

12月

马克思撰写“资本和利润”章的初稿,这一章的内容相当于后来的“资本论”第3卷头三篇。

12月5日左右—13日

马克思在曼彻斯特恩格斯处作客数日,并访问在利物浦的艾希霍夫。

12月28日

马克思在给1848—1849年革命的参加者德国医生路·库格曼的信中说,他打算把“政治经济学批判”的下一分册作为单独的著作出版,用“资本论”做书名,并用“政治经济学批判”做副标题。马克思同时要求库格曼谈谈德国的事态。从此以后,马克思和库格曼之间开始了经常的通信。

1863

1月

马克思结束了“剩余价值学说史”主要篇章的写作,他打算以后把这一著作作为“资本论”的结论部分、历史批判部分出版。同时他编写“资本论”第1和第3部分的提纲,这两部分成了后来“资本论”第1卷和第3卷的基础。马克思打算在第1篇里研究资本生产的过程,在第3篇里研究资本和利润的问题。

马克思在回头写作自己经济著作里的论机器的一章时,重新阅读他先前写成的技术史摘要笔记,并且在地质学院听讲工艺学实用课。

由于停止给“新闻报”撰稿,马克思的家庭遭到极大的物质贫困。恩格斯了解到马克思家境困难之后,给他相当大的金钱援助。

1月6日

恩格斯的妻子玛丽·白恩士逝世。

1月28日

马克思阅读了拉萨尔的“工人纲领”之后,在给恩格斯的信中称它是“共产党宣言”的庸俗化。

2月上半月

马克思由于经常的过度疲劳患了眼炎。医生建议他暂停工作。

2月中

马克思和恩格斯怀着热烈的同情欢迎了波兰开始起义的消息。他们认为用革命方法解决波兰问题的意义特别重大,于是决定以德意志工人教育协会的名义就波兰起义问题发表呼吁书。他们预定在小册子“德国和波兰。论一八六三年波兰起义的军事政治性质”里更详细地阐述自己的观点。马克思负责小册子的政治部分,恩格斯负责军事部分。马克思希望“熔岩这次将由东方向西方奔流”,并请求恩格斯注意俄国革命流亡者的机关报“钟声”对波兰起义的言论。

2月下半月—5月初

马克思和恩格斯为了撰写论述波兰的小册子而搜集资料,从报纸上和从波兰、普鲁士和俄国的历史书籍中作了许多摘录。马克思根据这些资料,为小册子写了两篇预拟稿,在草稿中他详细地探讨了普鲁士和沙皇俄国对波兰的侵略政策,以及霍亨索伦王朝兴起的历史。但小册子没有写完。

3—7月

马克思长时期在英国博物馆写作。马克思联系着他的经济学著作——未来的“资本论”——中已经写成的部分,从有关政治经济学史的书籍中作补充摘录,这些摘录积成八本笔记。马克思利用这些资料写作单独的历史批判论文和短评,其中包括论配第的详尽论文,这些文章是“剩余价值学说史”主要篇章的补充。

3月26日

马克思出席在圣詹姆斯大厅举行的人数众多的工人群众大会,这是伦敦工联理事会为表示英国工人阶级声援美国北部各州反对奴隶制的斗争而组织的。

1863年4月初—1864年9月上半月

马克思和恩格斯继续密切地注视着德国工人运动的发展。马克思在给李卜克内西的信中就拉萨尔开始鼓动问题拟定了无产阶级革命家对拉萨尔的活动的策略。马克思和恩格斯考虑到拉萨尔的鼓动对德国工人摆脱资产阶级进步派政党的影响有某种良好作用,决定暂时不公开地反对拉萨尔。他们努力通过自己的拥护者,首先是李卜克内西,来影响全德工人联合会,帮助加入该联合会的工人站到革命立场上来。

4月8日左右

恩格斯研究自然科学问题,阅读赖尔的“人类古代的地质学考证”和赫胥黎的“论人类在有机界中的位置”。

4月13日

马克思写辟谣启事寄给“柏林改革报”编辑部,因为该报对1861年春马克思同拉萨尔关于在德国共同办报的商谈作了不正确的报道。启事发表于4月17日该报。

5月

恩格斯重新研究塞尔维亚文,阅读武克·卡腊季奇出版的民歌集。

6月

恩格斯阅读金累克“入侵克里木”这一著作的已经出版的头两卷,并为“军事总汇报”写作题为“金累克论阿尔马河会战”的书评。手稿没有写完。

7月初

马克思多多地研究了数学,特别是微分学和积分学。

7月6日

马克思在给恩格斯的信中,对社会资本的再生产过程作了说明和图解。

1863年8月—1865年12月

马克思决定用更有系统的形式来表述自己的经济著作的理论部分,着手撰写新稿。他在工作过程中写成了“资本论”(共3卷)的新手稿。

8月21日

马克思会见波兰上校拉品斯基,他来伦敦是为了组织一支德国军队帮助正在战斗的波兰人。马克思协助拉品斯基在德国流亡者中间募捐,作为军队的经费。

9月底

恩格斯参观利物浦港,并为“军事总汇报”撰写文章,论述美国装甲舰队和炮兵在国内战争中的发展。该文一直没有发表。

10月中

恩格斯在德国他母亲那里休养。

10月底—11月

马克思受伦敦德意志工人教育协会的委托,写声援波兰的呼吁书,号召为波兰起义的参加者募捐。马克思在呼吁书中强调说:“没有独立的波兰,就不可能有独立的、统一的德国。”呼吁书由博勒特、列斯纳、威·沃尔弗、约·格·埃卡留斯和其他会员签名,以传单的形式印出,并分发给在伦敦的德国流亡者代表。根据全德工人联合会书记瓦耳泰希的请求和马克思的委托,给在德国的李卜克内西寄去了50份呼吁书,以便在联合会的各组织中间散发。

11月

马克思患严重疖病。

12月3日

恩格斯通知马克思说,他打算写一本论什列斯维希—霍尔施坦问题的小册子,并请马克思在德国为小册子找出版者。恩格斯的这一打算没有实现。

12月7日

马克思因母亲逝世去特利尔。

12月19日左右

马克思离开特利尔,顺便到美因河畔法兰克福亲戚那里去住了一天。

1863年12月21日—1864年2月19日

马克思因遗产事住在扎耳特博默耳舅父莱·菲力浦斯(母亲的遗嘱执行人)处,在那里疖病复发。恢复健康以后,马克思在阿姆斯特丹和鹿特丹住了两天返回伦敦。

1864

1864年初

恩格斯为“军事总汇报”写“英国军队”一文。该文手稿没有写完。

2月上半月

由于爆发丹麦战争,恩格斯写“什列斯维希的军队人数”一文。该文发表于2月16日“曼彻斯特卫报”。

3月

马克思迁入新居,地址是:哈佛斯托克小山梅特兰公园路莫丹那别墅1号。

3月12日

马克思去曼彻斯特小住数日,以便把他的德国和荷兰之行的结果告诉恩格斯。

4月21日

伦敦报纸“自由新闻”的出版者科勒特访问马克思,交谈什列斯维希—霍尔施坦问题。

5月3日

由于自己的忠实朋友和战友威·沃尔弗患重病,马克思前往曼彻斯特。马克思在曼彻斯特逗留期间,会见了艾希霍夫、施特龙和德朗克等同志,并同厄·琼斯恢复了友谊。

5月13日

马克思、恩格斯同自己的朋友和战友一道参加沃尔弗的葬礼。在沃尔弗的墓前,马克思致诀别词。

5月19日

马克思同恩格斯一起返回伦敦。恩格斯在马克思处作客四天。

5月底—6月

马克思编写沃尔弗年谱,他打算写沃尔弗的详细传记。由于缺乏沃尔弗的早期活动材料,马克思请求“布勒斯劳晨报”(《Breslauer  Morgen-Zeitung》)编辑埃尔斯纳寄给他所缺的资料。马克思的这一打算没有实现。

6月1日—16日左右

取道伦敦去美国的佐林根流亡工人——弗·莫尔和尤·梅耳希奥尔数度访问马克思。他们把莱茵省的工人运动的情况和全德工人联合会的活动告诉了马克思。马克思帮助他们筹集赴美国的用费,并交给他们一封致居住纽约的德国流亡者阿·雅科比的介绍信。

6月3日

马克思在给恩格斯的信中,提出对拉萨尔“巴师夏-舒尔采·冯·德里奇先生是经济学的尤利安——资本和劳动”一书的批评意见,认为它是对自己著作“雇佣劳动与资本”的抄袭。

6月27日

恩格斯为“军事总汇报”写作“英国的反德兵力”一文,该文发表于7月6日该报。

6月底—7月初

马克思为“自由新闻”撰文论述俄国对1864年丹麦战争的立场,该文一直没有发表。

6月底—8月上半月

马克思研究自然科学,阅读卡本特尔、洛尔德、克利克尔、施普尔茨海姆、施旺和施莱登的著作。

1864年下半年

马克思继续写“资本论”的新手稿,但因健康情况的恶化而几度中辍。

7月7日

恩格斯被选为曼彻斯特德国政治流亡者席勒协会理事会的委员。

7月20日左右—8月10日

马克思在兰兹格特休养。

9月8日—10月上半月

恩格斯在伦敦马克思那里和在兰兹格特休养的母亲那里住了一个短时期之后,前往什列斯维希—霍尔施坦,了解国家的政治情况和奥地利—普鲁士军队的状况。

9月12日左右—14日

马克思收到李卜克内西的信。由于拉萨尔身死,李卜克内西根据全德工人联合会许多会员的请求,建议马克思担任联合会的领导,马克思在给李卜克内西的回信中表示同意在一定条件下担任联合会主席的职务。

出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5卷

责任编辑:岳丽丽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