臆造的还是真实的泥潭?[160] (1917年1月底)

臆造的还是真实的泥潭?[160] (1917年1月底)

罗·格里姆同志在他关于多数派和少数派的文章(《伯尔尼哨兵报》和《新生活》杂志)中断言,“在我们这里”也被“臆造出了一个泥潭,一个所谓的党内中派”。

我们要提供证据,说明格里姆在上述文章中所持的立场恰恰代表(就是)典型的中派观点。

格里姆在反对多数派时写道:

“站在齐美尔瓦尔德和昆塔尔立场上的各个党中,没有一个党提出拒绝服兵役的口号,并责成自己的党员实行这一口号。李卜克内西本人就穿上了军装,参加了军队。意大利的党仅仅满足于反对军事拨款和国内和平。法国的少数派也是这样。”

我们惊奇地擦擦眼睛,把格里姆文章中这段重要的话重新读了一遍,并且奉劝读者也认真地想想这段话。

这是不可思议的,但这是事实!为了证明我们这里的中派是被臆造出来的,我们这位中派的代表格里姆竟把国际主义的左派(李卜克内西)和齐美尔瓦尔德右派或中派混为一谈!!!

难道格里姆真的以为他能够欺骗瑞士工人,使他们相信李卜克内西和意大利的党是属于同一个派别,在他们之间没有那种恰巧是把左派和中派分开的区别吗?

让我们提出我们的证据:

第一,我们且听听一个既不属于中派也不属于左派的证人的意见。德国的社会帝国主义者恩斯特·海尔曼1916年8月12日在《钟声》杂志第772页上写 道:“……工作小组[注:即德国社会民主党工作小组。——编者注]或齐美尔瓦尔德右派,他们的理论家是考茨基,政治领袖则是哈阿兹和累德堡 ……”难道格 里姆能否认考茨基—哈阿兹—累德堡是典型的中派代表吗?

第二,在当前的社会主义运动中,齐美尔瓦尔德右派或中派反对立即同海牙的社会党国际局即社会爱国主义者的国际局决裂;左派主张这样做;昆塔尔“国际”派的代表(李卜克内西正是属于该派)反对召集社会党国际局会议而主张同它决裂,——这一切难道格里姆会不知道吗?

第三,昆塔尔的决议所公开斥责的社会和平主义,恰恰在目前成了法、德、意三国的中派的行动纲领;整个意大利党站在社会和平主义的立场上,既没有反对自己 的议会党团的许多社会和平主义的决议案和声明,也没有反对屠拉梯12月17日的可耻的演说;德国的两个左派集团即德国国际社会党人(I.S.D.)和“国 际”派(或“斯巴达克”派,李卜克内西正是属于该派)都曾公开反对中派的社会和平主义。——这一切难道格里姆都忘记了吗?这里不应当忘记,以桑巴、列诺得 尔和茹奥为首的最凶恶的法国社会帝国主义者和社会爱国主义者也曾投票赞成社会和平主义的决议,因此,社会和平主义的实际客观意义已被揭示得清清楚楚。

第四……已经够了!格里姆所持的恰恰是中派的观点,因为他建议瑞士党应当象意大利党那样,“满足于”反对军事拨款和国内和平。格里姆恰恰是从中派的观点出发批评多数派的提案,因为这个多数派想接近李卜克内西的观点。

格里姆主张明确、直截了当、老老实实。好得很!这些优良品质不正是要求我们明确地、直截了当地、老老实实地把李卜克内西的观点和策略同中派的观点和策略区别开来,而不是把它们混为一谈吗?

同李卜克内西在一起,这就意味着:(1)向自己国内的主要敌人进攻;(2)揭露本国的社会爱国主义者(而不仅是外国的社会爱国主义者,恕我直言,格里姆 同志!),同他们作斗争,而不是同他们联合起来(恕我直言,格里姆同志!)反对左派激进派;(3)既公开批评本国的社会爱国主义者,也公开批评本国的社会 和平主义者和“中派分子”,并且揭露他们的弱点;(4)利用议会讲坛来号召无产阶级进行革命斗争,掉转枪口;(5)散发秘密书刊,组织秘密集会;(6)举 行在柏林的波茨坦广场上举行过的那种无产阶级的游行示威(李卜克内西就是在那次的游行示威中被捕的)[161];(7)号召军事工业部门的工人举行罢工, 就象“国际”派在它的秘密传单中所号召的那样;(8)公开证明,必须彻底“革新”今天那些只进行改良主义活动的党,并且要象李卜克内西那样采取这种行动; (9)坚决反对在帝国主义战争中保卫祖国;(10)在各方面反对社会民主党内部的改良主义和机会主义;(11)同样毫不妥协地反对世界各国的特别是德国、 英国和瑞士三国的那些组成社会爱国主义和机会主义先锋队的工会领袖。

很明显,从这个观点来看,多数派的草案中有许多东西应当抛弃。但这只能在一篇专文中去谈。这里则必须强调指出,多数派至少是提出了这方面的某些措施,而格里姆不是从左边而是从右边,不是从李卜克内西的观点出发而是从中派的观点出发攻击这个多数派。

格里姆在他的文章中老是把两个原则上不同的问题混淆起来。第一个问题是:应当在什么时候,在什么时刻采取这种或那种革命行动。企图事先解决这个问题是荒谬的,由此产生的格里姆对多数派的攻击纯粹是在蒙蔽工人。

第二个问题是:怎样把这个目前没有能力进行系统的、顽强的、在各种具体情况下都是真正革命的斗争的党改造成为一个有能力进行这种斗争的党。

这是最重要的问题!这是在战争问题上以及在保卫祖国的问题上的全部争论和全部派别斗争的实质!而格里姆恰恰对这个问题闭口不谈,讳莫如深。不但如此,格里姆的种种解释,归结起来就是他否认这个问题。

一切照旧——这是贯穿着格里姆全篇文章的一根红线;这篇文章为什么代表中派,最深刻的原因就在这里。一切照旧:仅仅反对军事拨款和国内和平!任何一个聪 明的资产者都不能不承认,归根到底这对资产阶级也不是不可以接受的,因为这并不威胁资产阶级的统治,不妨碍它进行战争(作为“国内的少数派”,“我们服 从”——格里姆的这句话具有非常非常重大的政治意义,具有比骤然看来要重大得多的政治意义!)。

目前在各交战国中,首先是在英国和德国,资产阶级及其政府只是迫害李卜克内西派而容忍中派,这难道不是一个国际的事实吗?

向左前进,即使这意味着某些社会爱国主义的领袖会退出!——简单说来,这就是多数派提案的政治含义。

向右后退,从齐美尔瓦尔德退到社会和平主义,退到中派立场,退到同社会爱国主义的领袖“和好”,不要任何群众性的行动,决不使运动革命化,决不革新党!——这就是格里姆的观点。

可以相信,这种观点总有一天会擦亮瑞士左派激进派的眼睛而使他们看清他的中派立场。

原文是德文

译自《列宁文集》俄文版第17卷第138—146页

【注释】

[160]《臆造的还是真实的泥潭?》一文和下一篇文献《国际社会民主党的一个流派——中派的特征》都是针对罗·格里姆的《军事问题上的多数派与少数 派》一文写的。格里姆的这篇文章为瑞士社会民主党内持中派立场的多数派辩护,载于1917年1月23—27日《伯尔尼哨兵报》第19—23号和1917年 《新生活》杂志第1期。——[353]。

[161]指1916年5月1日柏林无产阶级在柏林波茨坦广场举行的游行示威。卡·李卜克内西在游行示威中号召推翻进行帝国主义战争的政府,为此被逮捕并被军事法庭判处4年零1个月的监禁。——[355]。

本文关键词: 缺点 之间 两个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焦杨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