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政的和负责的党 (1917年6月17日〔30日〕)

执政的和负责的党 (1917年6月17日〔30日〕)

苏维埃代表大会和农民苏维埃执行委员会共同成立一个统一的或者说联合的中央委员会,这将是最近几天的事。问题已经提上 日程,日内即将解决。社会革命党人和孟什维克在组成中央委员会的方法问题上发生的小小“争吵”,一点也不值得注意,因为两个同样持有护国主义(即支持掠夺 战争)和内阁主义(即支持反革命资产阶级的政府)观点的政党之间的这种争执是无关紧要的。

成立中央委员会这件事意义重大,突出地说明了当前政局与以往不同。当前的政局是,情况已经彻底明朗化,现在大多数居民跟着社会革命党和孟什维克党走,而大家知道,这两个党是互相结成了联盟的。

全俄农民苏维埃、正在开会的全俄兵工代表苏维埃代表大会以及彼得格勒区杜马选举,最终肯定了这样一个事实:社会革命党人和孟什维克的联盟是俄国的执政党。

这个联盟现在在人民中显然拥有多数。毫无疑问,在即将成立的统一的或者说联合的苏维埃中央委员会(或者叫作苏维埃会议,——名称看来还没有确定)中,它也将拥有多数。

社会革命党人和孟什维克是执政的和负责的党。

这就是当前政局的基本事实。如果说在彼得格勒选举以前,在农民代表大会召开以前,在苏维埃代表大会召开以前,孟什维克和社会革命党人还可以躲躲闪闪,拿 似乎有点道理的理由来搪塞,说什么多数人的意志还不清楚,立宪民主党人或许也近似多数,如此等等,那么现在就不能再拿这些来支吾搪塞了。人为的迷雾已经消 散了。

社会革命党人和孟什维克先生们,你们拥有多数,你们是执政党,或者确切些说,是执政联盟。你们是负有责任的。

在宣传鼓动方面,特别是在立宪会议的选举运动中,我们现在的主要任务是:极其详尽地、实事求是地和明明白白地向广大的工农群众说明,社会革命党人和孟什 维克作为执政党目前要对我国的政策负责。在此以前,情况并不是这样,因为作为政党,他们还没有弄清自己拥有多数,而乐于把自己说成是立宪民主党执政下的 “反对党”。现在,多数人跟着社会革命党人和孟什维克走这一点却是不容置疑的了。

他们要对国家的全部政策负责。

他们现在要对“联合内阁”执政一个半月以来的后果负责。

他们要对政府中多数部长来自反革命资产阶级政党这一点负责。人人都知道、看到和感觉到,如果没有苏维埃代表大会和全俄农民苏维埃的同意,这些部长一天也当不下去。

社会革命党人和孟什维克要对政策的基本矛盾负责,这些矛盾愈来愈尖锐,愈来愈严重,而且愈来愈明显地强加到群众的头上。

——口头上“谴责”侵略战争和“要求”缔结没有兼并的和约。实际上正是继续进行侵略战争,同明明是侵略者的英法等国帝国主义者结成联盟。实际上根据这些盟国的要求,按照尼古拉二世为了使俄国地主和资本家发财而签订的掠夺性秘密条约准备进攻。

实际上执行兼并政策,即把一些民族(阿尔巴尼亚、希腊)强制并入一个国家或一个帝国主义者集团,在“革命的”(但是走反革命道路的)俄国内部也执行兼并 政策,把芬兰和乌克兰作为被兼并的民族来对待,而不是作为真正自由的、真正平等的、拥有不容置疑的自治权和分离权的民族来对待。

——口头上说“资本家的反抗看来已经被打垮了”,执政联盟的部长彼舍霍诺夫就这样吹嘘过。实际上就连苏维埃代表大会的决议也不得不承认,“有产阶级〈即 反革命资产阶级,16个部长中,资本家当部长的占10个,这个阶级在国内经济中实际上拥有莫大的势力〉的反抗正在加强”。

——口头上答应实行监督和调节,答应要把利润的100%拿过来(斯柯别列夫部长语)。实际上一个半月以来什么也没有做!无论对实行同盟歇业的资本家,还是对投机奸商和靠军事订货发财的骑士,对银行巨头都没有采取任何切实的、认真的措施!!

用不到再一一列举这些触目惊心的矛盾。上面指出的已经足够了。

经济破坏在加剧。危机在逼近。灾难正以不可阻挡之势来临。而孟什维克和社会革命党人还在向资本家劝善,用取走利润的100%来吓唬他们,一面吹嘘资本家的反抗已经被打垮,一面起草各种各样的决议和计划,计划和决议。

灾难临头了。社会革命党人和孟什维克的执政联盟要对此负全部责任。

载于1917年6月18日(7月1日)《真理报》第85号

译自《列宁全集》俄文第5版第32卷第355—357页

本文关键词: 政权 局面 两个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焦杨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