掷出窗外:食品安全地图引发官民对话

掷出窗外:食品安全地图引发官民对话

核心提示:在工业明胶混入食品、毒胶囊等食品药品安全的新闻不断发酵后,5月,这个被称为中国版有毒食品维基百科的网站爆红。而民间人士借助网络力量介入食品安全事件,也为官方的相关监管举措,提供了新的思路,增加了助援。

5月15日下午,复旦研究生吴恒与上海市食品安全委员会办公室(以下简称上海市食安办)几个官员见了面。后者想听听他作为第三方对食品安全的意见和建议,并提出一些专业性的指导意见。

促成这次见面的,是吴恒创办的网站——“掷出窗外”。这个网站里,罗列了国内媒体近10年来食品安全问题案例相关报道,大约2000多案例。

在工业明胶混入食品、毒胶囊等食品药品安全的新闻不断发酵后,5月,这个被称为中国版有毒食品维基百科的网站爆红。而民间人士借助网络力量介入食品安全事件,也为官方的相关监管举措,提供了新的思路,增加了助援。

主动上门的约访 

“我们消费者该相信谁,又能相信谁?有权人可以吃特供,有钱人可以吃进口奶粉,穷人就只能吃三聚氰胺?”他提出了自己的疑问:“为什么我们缺少强有力的监管。”

双方的会谈上,吴恒直言。

食安办一位官员坦言,造成消费者谁也不相信的原因,既有监管者的责任,也有社会的责任,比如有些新闻报道,由于记者不专业,出现偏差,消费者产生了误解。

对于特供,他们回答:“实际上,即使我们管食品安全的人,也没有特供,我们也是自己从街上买。”食安办的人称,特供实际上没有人们想象中的范围那么广。

他们还让一直研究添加剂问题的食安办副主任顾振华解答了添加剂的疑问,因为吴恒提出,从反馈来看,目前对添加剂的看法,消费者分为了两类,一类是什么添加剂都不能吃;一类是反正吃了不会死人,无所谓。

“从曝光的新闻来看,添加剂主要是两个问题,违规添加和超量添加。”顾振华说,国家关于添加剂,其实在种类和剂量方面,有着明确规定。只要在规定以内,都可以吃。

这次交流,最初定在政府办公室进行。但后来,食安办改了主意,给吴恒打了个电话:“我们是来交流和学习的,理应是我们来你的学校。”

上海食安办一共来了9个人。正副主任都到了,信息中心和投诉中心也来了领导。见面从下午3点持续到下午5点半。

吴恒对这次会议表示满意,他的一些疑问基本都得到了解答。

食安办方面也对这次会谈表示满意:“我们觉得这个事情很好,体现了公民意识,公益意识,公民参与监督,希望这个网站能一直做下去。”

见面之前,吴恒花了一天一夜的时间,做了69页PPT,把做网站收到的4万多条的反馈做了总结和归纳——对食品安全的担忧;对厂商和监管部门的不满;希望能为食品安全出谋划策的心情等等。

会谈上,他一一将之展示给食安办的官员们。

食品安全官员的无奈 

食品监管官员在会议上,也表达了对现行法规的一些无奈。

一位上海市食安办官员坦言,比如在现行法规下,农业负责种养殖环节、质监负责生产环节、工商负责流通环节,而食药监负责餐饮环节——对一个事,经常需要工商、公安等多部门联合执法,这样的协调过程中,就容易出现很多漏洞。

“我们成立食品安全办公室,就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食安办的官员说,主要工作就是统筹工商、药食监等多个部门,减低执法难度。

但对于一些事情,他们也表示了无奈,“比如造假无区域限制,很可能西部的人造假,把伪劣产品卖到东部。但东部的工商部门只能查抄这些伪劣产品,而不能去西部查抄造假的产地,只能通知造假所在地的相关部门”。

他们偶尔也发牢骚,比如在这几年官方抽查中数据,上海食品安全总体是良好的,去年抽查了26万件食品,合格率为94.1%。

“这个数据基本可以证明,上海有品牌的东西基本都是安全的,但大家却不相信。”上述官员说,94%的概率,证明很多事情做到了防患于未然。而6%的不合格率存在,因为消费者的零容忍,而一笔抹煞了他们的努力。

但吴恒觉得,监管的力度仍然不够。

吴恒主张,对一些造假企业,应该处以巨额惩罚性赔偿,提高犯罪成本。食安办副主任顾振华解释说,他们已经在进行惩罚性赔偿。根据《食品安全法第96条规定》,在遇到不合格产品时,厂商支付价款的十倍赔偿金。

然而吴恒说,“这跟我理解的赔偿不同,我所理解的赔偿像国外的麦当劳那样惩罚性赔偿,一赔几百万。”

顾主任解释,国家其实早有巨额惩罚性赔偿的例子,但这种大额赔偿按法律规定上交国库,而不是赔偿给消费者。根据法律规定,消费者就只能是1赔10。

“对于法律我表示理解,但我觉得不公平。”吴恒说,在三鹿事件中,三鹿被国家处以几千万的巨额罚款,但却没有钱赔偿那些因为三鹿奶粉致病的孩子。“这完全让消费者承担痛苦,吴恒建议靠大家一起推动立法改变。

盖浇饭引出的网站 

和官方几小时的碰撞,让吴恒感慨良多。

1年多前,他还对食品安全没有任何认识;而如今,网站的作用正在一点点显示出来。今天,有人在网上联系吴恒,原因是买到劣质鸡蛋,他原本打算放弃,但正在关注“掷出窗外”的妻子却坚决拨打投诉电话。几个小时后,厂家将一篮鸡蛋和100元赔偿送到了家里。

这让吴恒很开心。“我实际到现在,都对食品安全不感兴趣,做这个只是因为理想和道德。”吴恒强调,他本科读的是空间遥感,研究生读的是历史地理学。做网站的唯一理由是,他想给后代留下一个横截面,让子孙知道,在我们这个时代,人是如何对自己下手。

一切因为一份牛肉盖浇饭。

那是一份让人觉得满足的盖浇饭,是吴恒在就读复旦研究生后经常点的外卖——10块钱一份,牛肉好大一块,满满地盖在饭上。有同学说是假牛肉,吴恒怎么都不相信:“牛肉怎么会有假的?”然后,牛肉膏的新闻就出现了。

他感觉自己被打了一巴掌,愤而上网搜索:毒奶粉、毒豆芽、地沟油等等新闻扑面而来。原来世界如此不安全,自己已被包围,生命岌岌可危。

“我没有那么聪明,想出破开铁屋子的方法,但至少我尝试着叫醒那些熟睡或装睡的人,因为我想,如果醒的人多了,也许他们能聪明到想出办法。”吴恒决定:做一个专门曝光食品安全问题的网络平台,提高公众的防范监督意识。

他花了600块租了服务器,“掷出窗外”(www.zzcw.info)于2011年6月17日正式上线。网站名字来源于著名作家厄普顿·辛克莱根据其在芝加哥一家肉食加工厂的生活体验写成的纪实文学《屠场》。

吴恒征集了30多名志愿者,有些是他的朋友和同学,更多的是陌生人。

在这里,任何人都可以通过地区、食品种类或关键词,查到自己关心的食品领域有哪些危险。他还做了一个开放的权限,任何一个人都可以主动将食品安全的新闻添加到里面,他负责审核。

事实上,当完成这个网站的内容后,吴恒自己恶心到不行。甚至有半年时间,感觉吃啥都食之无味,“吃什么心里都有阴影,那段时间,吃东西只是为了生存”。至今他依然拒绝喝任何国产牛奶。

还有无力感。

这一年,网站的词条增加了30多条,更多则是同样问题不停重复。吴恒说,当时总结情况并没有改变,一些更加恶化。毒奶粉从2008至今依然存在,地沟油也没消失,反而最近还增加了毒胶囊。

他因此拒绝将那些上了他网站黑名单的企业撤下,即使有企业声称自己已改邪归正。

“因媒体报道的损失,远远不够弥补它的罪。”

责任编辑:单梦竹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