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文化遗产——波茨坦和柏林的宫殿和庭园

世界文化遗产——波茨坦和柏林的宫殿和庭园

波茨坦和柏林的宫殿和庭院,建于普鲁士弗雷德里希二世时。国王弗雷德里希亲自参与了宫殿的建筑,著名的孔雀岛就位于附近,《波茨坦协定》的签署地——采茨利霍夫宫也位于此地。波茨坦和柏林的宫殿和庭院先后于1990、1992、1999年作为文化遗产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世界遗产委员会描述:拥有500公顷的公园和150座1730年至1916年期间的建筑物,波兹坦宫殿和庭园共同构成了一个艺术整体,其折衷性强化了其独特性。遗址一直延伸到柏林-采伦多夫区(Berlin-Zehlendorf),其间的宫殿和庭园把哈弗尔河(River Havel)和格列尼克湖(Lake Glienicke)连接起来。位于桑图谢-苏西宫殿(Sans-Souci Palace)的伏尔泰宫是1745年至1747年期间弗雷德里克二世(Frederick II)在位期间修建的。

波茨坦和柏林的宫殿和庭院,建于普鲁士弗雷德里希二世时

波茨坦和柏林的宫殿和庭院,建于普鲁士弗雷德里希二世时

历史上是政治和文化生活中心

波茨坦位于德国中北部的侵蚀山脉和冰川区内,距离柏林10公里。柏林纳森林和哈维尔河形成的一系列湖泊和池塘为波兹坦的宫殿和庭园提供了优越的自然资源。这个地方的历史,人们最早能追溯到公元10世纪。这里在历史上曾经是政治和文化生活中心,现在是柏林地区的主要城市。

公元10世纪,斯拉夫部落占据了波茨坦地区;公元12世纪,阿斯卡尼亚王朝在这里设城建都。在中世纪时期,霍亨佐伦人迁徙到勃兰登堡平原,这是波茨坦在历史上的转折点。1617年,他们在波茨坦建造城堡,作为他们的居住地。30年战争(1618-1648)以后,统治者弗里德里希·威廉在这里建造宫殿,重建了城市。1685年,波茨坦敕令颁布以后,胡格诺派教徒和荷兰人源源不断地涌入城市,他们也与波茨坦的繁荣有很大的关系。

各个建筑的迥异风格并没有破坏整体布局的和谐

各个建筑的迥异风格并没有破坏整体布局的和谐

在弗里德里希·威廉一世统治时期,城市的主要功能加强了,建立了法国教堂和荷兰居民区。在弗里德里希二世时期,波茨坦进入其兴盛期,它成为普鲁士事实上的首都。普鲁士国王弗里德里希二世热衷于艺术与文学,他促成了无忧宫庭园和宫殿的发展。7年战争(1756-1763)之后,他建造了包括新宫殿在内的许多建筑。19世纪,弗里德里希·威廉四世在无忧宫庭园内增建了7座建筑和庭园。其他的庭园和公园整体因此也增加了空间。无忧宫,整个王宫及园林面积为90公顷,因建于一个沙丘上,故又称“沙丘上的宫殿”。宫殿正殿中部为半圆球形顶,两翼为长条锥脊建筑。殿正中为圆厅。瑰丽的首相厅,天花板上装潢富有想象力,四壁镶金,光彩夺目。室内多用壁画和明镜装饰,辉煌璀璨。宫殿前有平行的弓形6级台阶,两侧和周围由翠绿丛林烘托。宫殿前有喷泉,正对着大殿门廊。此喷泉采用圆形花瓣石雕,四周有“火”、“水”、“土”、“气”4个圆形花坛陪衬,花坛内塑有神像,尤以维纳斯像和水星神像造型精美,形象生动。据说整个宫内有1000多座以希腊神话人物为题材的石刻雕像。宫殿东侧还有珍藏124幅名画的画廊,这些绘画多为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荷兰画家的名作。画廊宽敞明亮,每逢佳节,这里都举办音乐会。

无忧宫是18世纪德国建筑艺术的精华

无忧宫是18世纪德国建筑艺术的精华

在无忧宫的一侧,有一座虽不宏伟但金碧辉煌的亭楼,该建筑被称为“中国楼”,采用中国传统的碧绿筒瓦、金黄色柱、伞状盖顶、落地圆柱结构。亭内桌椅完全仿造东方式样制造,亭前矗立着中国式香鼎。无忧宫是18世纪德国建筑艺术的精华,全部建筑工程前后延续时间达50年之久。无忧宫虽经战争,但未遭受炮火轰击,至今仍保存完好。新宫,弗里德里希大帝有着近乎刻薄的讽刺幽默感,他曾把这座于1764年至1765年间修建的客房,戏称为吹牛之作。新宫以其300件客房虚构出普鲁士仍然十分富足的假象。新宫对面的拱廊是纯粹的背景建筑。

责任编辑:高潮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