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报告> 文稿> 党建> 正文

张希贤:深入学习党章 做合格党员(2)

摘要: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在全体党员中开展“学党章党规、学系列讲话,做合格党员”学习教育方案》,并要求各地区各部门认真贯彻执行,开展“两学一做”学习教育。中央党校党建部张希贤教授通过分析党章的时代要求,从坚定理想信念、加强党性修养等方面,诠释了如何在“两学一做”学习教育中真正地成长为一名合格的中国共产党员。

(二)时代要求二:一部党章治天下

1.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是灵魂

党章的灵魂就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它告诉所有共产党员,既包括党员干部,也包括基层党组织,还包括县委、市委、省委和党中央,想要治国,就得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只有这件事情做好了,社会主义才能坚持住,党的领导才能坚持住;把大众化做好了,党就能深深扎根人民群众;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坚守党章的灵魂,党的事业就能不断发展。

2.民主集中制是骨架

这是中国和西方不同的地方。西方是民主制的国家,中国是民主集中制的国家。

那么,民主集中制跟党章有什么关系?党章中提到,中国共产党是依据自己的章程,按民主集中制原则组建起来的马克思主义政党。

民主集中制源于中共二大的党章。1922年,中国共产党申请加入共产国际,并作为共产国际在东方的一个党支部。在我们申请要加入的时候,列宁正好写了一个《加入共产国际的条件》(共21个条件),也就是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的共产党加入共产国际都必须要遵守这21条。在这21条里,有一条就是必须坚持民主集中制,按民主集中制来建设党。这样一来,民主集中制才进入中国共产党的章程中。此后,中国共产党就按照党章,依据民主集中制原则来建党。由此,民主集中制就成为党章的骨架。

民主集中制在实践中发展,就遇到了怎么扎根群众的问题。要想扎根群众,就得深入群众、宣传群众、组织群众,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1943年,毛泽东在进行总结时指出,从群众中来,就是从民主中来,经过我们党的集中再回到民主中去,这种“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的循环往复的过程,就是民主集中制在党的领导工作中发展的过程。

民主集中制的第一个层面是党的组织原则。经过群众路线这一创新,民主集中制的第二个层面是党的领导制度。

1940年,毛主席在《新民主主义论》中讲到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政治目标,其中涉及国体(也就是国家性质)、政体(也就是政权的构成形式)。关于国体,1940年毛主席讲的是“各革命阶级联合专政”。1949年6月30日,在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28周年前夕,毛泽东发表了《论人民民主专政》,其中提到了中国的国体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社会主义国家。

今天,民主集中制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第三条内容。在我们国家今天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第一条是国家性质,第二条是国家的权力属性。其中,关于国家性质是这样规定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而关于第二条的权力属性则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第三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机构实行民主集中制原则。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由民主选举产生,对人民负责,受人民监督。

3.党的纲领是目的

这是中国共产党和其他政党的根本区别。在过去的一定时期里,中国共产党可以跟国民党合作,今天也可以和欧美发达国家的政党进行合作,因为我们合作的政治基础是基本纲领一致。当年,我们要发展民主,要反帝、反封、抗日,这就使得我们在基本纲领上可以和国民党进行合作。今天,我们可以和美国、德国、英国、法国的执政党合作,因为现阶段都在推进社会发展的民主、法治、和平,这些国家的执政党和中国共产党所面临的任务是一样的,因此双方具有合作的基础,可以实现合作共赢。而最大的区别在于我们有最高纲领,其他政党则没有。

1940年,毛主席在《新民主主义论》当中解读,党的最低纲领是某一历史阶段的最低纲领(改称为基本纲领),基本纲领相同的政党在相同的发展时期,遇到相同的任务,是可以合作的。但是,第一,我们有最高纲领,要奔向共产主义,不会投降;第二,共产党的宇宙观是彻底的唯物主义宇宙观。如果世界观不同,就会导致革命的彻底性不同、最高纲领不同。

所以,这是党章的第三点。推进基本纲领,共产党可以和世界上任何一个执政党合作,但必须保持共产主义远大理想信念。如果忽略这一点,不把共产主义作为最高纲领,那我们就很可能会找不着方向。

4.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是根本宗旨

这是判断共产党变不变质的最基本标准。判断共产党好坏,就在于它是否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党的宗旨是判断马克思主义政党的试金石。

5.先进性和纯洁性是党性,是根

党性是什么?党性是一个政党固有的本性,就是先进性和纯洁性。要抓住灵魂,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要抓住民主集中制,民主集中制抓好了,党建就能托住,党的领导会越来越科学,国家政治文明也会建设起来。离开民主集中制,在中国是不行的。

所以,在中国,离开民主集中制,不通过集体领导,事情是行不通的。我们今天全面加强党的领导,就是要全面贯彻民主集中制。

这是第二点,要从治理天下的高度看党章。

责任编辑:张一博校对:田甜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