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炜:高等教育强国视角下的“两个一流”

张炜:高等教育强国视角下的“两个一流”

核心提示:我国建设世界一流大学是在经济全球化进程加快、大学国际化趋势增强的背景下开展的,加之目前世界一流大学主要集中于西方国家,需要研究和借鉴世界一流大学的成功经验,但前提是要走出盲人摸象、似是而非的困境,既不要盲目自大,也不可妄自菲薄,更不能跟在他人后面亦步亦趋,依葫芦画瓢。

追求“两个一流”目标非常重要,却只是建设高等教育强国的重点任务之一。由于创建“两个一流”的大学都是名校,具有很强的话语权和“明星效应”,也具有很强的新闻价值,因此当前的热点话题主要围绕世界一流大学。但是,《国务院关于印发统筹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总体方案的通知》提出:到2030年,“高等教育整体实力显著提升”;到21世纪中叶,“基本建成高等教育强国”,如果对此关注不够、宣传不够,一些高校、特别是本科院校和高职学院就有可能感到发展目标不清、前进动力不足。

基于高等教育强国视角,进一步思考我国高等教育的体系完整

高等教育强国应该拥有完整的体系。美国4000多所高校中,研究型大学仅200多所,世界一流大学的数量更少,而绝大多数是两年制的社区学院和四年制本科院校,当然也不乏同类中的佼佼者。

同样,我国现有2600多所高校中,到2030年乃至本世界中叶,能够达到“两个一流”目标要求的高校估计也不过百分之几,而所有高校都“肩负着培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和接班人的重大任务”;都要“坚持立德树人,把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融入教书育人的全过程”;都要扎根中国大地办好社会主义大学;都要为建设高等教育强国、实现两个百年目标和中国梦建功立业。

经济社会的发展对于人才的需求呈现出多样性,是有类型和层次之分的,这就要求高校培养不同层次、不同类型和不同规格的专门人才。因此,我国高等教育应该体系完整、层次合理、结构科学。在建设高等教育强国的过程中,每一所高校都要合理定位、特色发展,防止“同质化”,避免“一窝蜂”。一流大学更要为建设高等教育强国作出贡献、培养骨干,发挥好带头引领作用。

基于高等教育强国视角,进一步思考我国高等教育的结构优化

2008年,笔者曾经两次撰文,通过数据比较和概念分析,对“我国授予博士学位的规模与结构人数将跃居世界第一”和“我国授予学位的硕博比例失调”的说法提出质疑,认为由于对美国高等教育统计口径理解有误,没有将其第一级专业学位统计在内,导致对美国授予博士学位数量及博硕比的误读。2005年,我国授予博士学位26506人,硕士学位158744人,二者之间的比例为1∶6.0,而美国2004年的该比例为1∶4.1,不是一些文献认为的1∶10。2014年,我国毕业博士生5.37万人,毕业硕士生48.22万人,二者之间的比例为1∶9.0,差距进一步拉大。

近期,有文章再次证实了笔者的上述观点,特别是美国教育统计中心(NCES)2011年调整了统计口径,将第一级专业学位纳入博士学位的统计,减少了中美两国因统计口径不同产生的误差。2013年,美国授予博士学位175038个,是我国当年的3.3倍。

当然,笔者澄清这个问题并非主张博士招生的大规模扩张,但稳步增长是需要的;笔者也并非希望我国的硕博比要向美国看齐,但不要自欺欺人。建设高等教育强国,既要办最好的本科,也要办最好的研究生教育。如果从现在起,我国每年博士招生规模增长比美国高4个百分点,到21世纪中叶,我国授予博士学位的数量将与美国相当,并使得我国硕士生、博士生的比例结构进一步优化。

责任编辑:蔡畅校对:杨雪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