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木:大失败——布热津斯基的战略理论及其历史地位

张文木:大失败——布热津斯基的战略理论及其历史地位

2017年5月27日,美国前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兹比格纽·布热津斯基(ZbigniewBrzezinski)逝世,享年89岁。布热津斯基的著作《大棋局———美国的首要地位及其地缘战略》在中国产生着重要影响,在布氏逝世后,有人撰文称其为“著名地缘战略家”。但布热津斯基的地缘战略思想仅以“著名”评价是很不够的,人有因成功而“著名”,也有因失败而“著名”。笔者以为,布热津斯基当属后者。

一、布热津斯基的理论对美国今天的衰落具有“决定性的贡献”

如果说20世纪初对英国国力破坏性最大当然也是最不成熟的战略家理论家是哈尔福德·麦金德(HalfordJ.Mackinder),50年代对美国国力破坏性最大的战略理论家是乔治·凯南(GeorgeF.Kennan),那么20世纪90年代后对美国破坏性较大的战略理论家就是集约翰·麦卡锡(JohnMcCarthy)的激烈的反共意识形态和凯南的浪漫主义于一身的兹比格纽·布热津斯基。这三人出生年代不同,其战略理论所犯的无哲学的错误却是一致的。

现在布热津斯基走了,盖棺当可定论。这样,由他认定的作品———而不是一些道听途说的采访、访谈或对华“友好”的只言片语———就成了检测他的理论功过的依据。布热津斯基的作品在中国以“大(grand)”著称,如“大失败”“大棋局”等。1989年,他出版著作《大失败———20世纪共产主义的兴亡》,其反共意识之强烈与当年的麦卡锡不相上下。1997年,布热津斯基又出版《大棋局———美国的首要地位及其地缘战略》,他在书中给美国设计的战略,其特点与凯南、道格拉斯·麦克阿瑟(DouglasMacArthur)相同:目标如天女散花且大得惊人。

在全球战略上,他告诉美国今天的“地缘政治已从地区问题扩大到全球范围”,“当务之急是确保没有任何国家或国家联合具有把美国赶出欧洲大陆,或大大地削弱美国关键性仲裁作用的能力”;他告诉美国政府“美国的首要利益是帮助确保没有任何一个大国单独控制这一地缘政治空间(即中亚———笔者注),保证全世界都能不受阻拦地在财政上和经济上进入该地区”;“美国应给予最有力的地缘政治支持的国家是阿塞拜疆、乌兹别克斯坦和(在该地区之外的)乌克兰”。

在中国台湾问题上,布热津斯基说话的轻率程度与当年麦克阿瑟不相上下,甚至连口气都很像。1950年10月15日麦克阿瑟与杜鲁门在威克岛进行那次决定美国在朝败局的谈话时,麦克阿瑟告诉总统说:“朝鲜的复兴只有等到军事行动结束后才能开始。我相信对整个南北朝鲜进行的正式援助将在感恩节前结束。北朝鲜几乎没有什么抵抗力量———只剩下约1.5万人———而那些我们没有消灭的力量将会随着冬季的来临被消灭。在我们的临时集中营里现在约有6万名战俘。十分不幸的是,他们正在北朝鲜追求一个无望的目标。他们有10万人作为补充兵员接受训练,这些人训练无素,领导无方,装备极差,但他们却十分固执,我讨厌去消灭他们。他们只是为了保全面子而战。东方人宁可死也不愿丢面子。我希望能在圣诞节前把第八集团军撤到日本。那将使重组的第五集团军由第二师、第三师和联合国分遣队组成。我希望联合国能在新年第一天组织选举。军事占领一无所获。所有的占领都是失败。(总统点头称是。)大选过后,我希望能撤出一切占领军队。”

麦克阿瑟的“少帅”做派很早就引起他的上司的警觉。1942年2月8日,艾森豪威尔在收到麦克阿瑟关于战略方针问题的一些建议后,在日记中写道:“他对我们这些年来的研究的想法令人诧异。他的谴责可能只对军校一年级学生有好处。”同年23日,他给麦克阿瑟的通电发出后,在日记中写道:“爱出风头可能毁掉他(麦克阿瑟)。”罗斯福曾经当面对道格拉斯·麦克阿瑟说:“道格拉斯,我认为你是我们最出色的将军,但是我觉得你将是我们最蹩脚的政治家。”麦克阿瑟晚点,他在回忆录中援引了罗斯福的这个说法来评价自己。不幸的是,半个世纪后,麦克阿瑟的“少帅”做派在布热津斯基(及其理论的忠实推行者小布什)这里得到传承:为战略研究者大忌讳的骄横之情在布热津斯基的《大棋局———美国的首要地位及其地缘战略》一书中跃然纸上。他说:“如果台湾那时候无力保护自己的话,美国决不能在军事上无所作为。换句话说,美国将不得不进行干预。但那并不是为了一个分离的台湾,而是为了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地缘政治利益。这是个重要的区别。”

至于俄罗斯,布热津斯基几乎是用命令、轻蔑和挖苦的口吻教训俄国人道:“俄国唯一真正的地缘战略选择,亦即能使其发挥符合实际的国际作用和能使俄国得到改造自身和实现社会现代化的最佳机会的选择就是欧洲。这不是随随便便的一个欧洲,而是一个横跨大西洋的、扩大的欧盟和北约的欧洲……这样一个欧洲正在形成,而且这个欧洲也可能仍然与美国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如果俄国要避免在地缘政治上被危险地孤立,这就是俄国必须与之打交道的欧洲。对美国来说,俄国实在太虚弱了,不配成为伙伴;但如只是作为美国的病人,俄国又太强壮了。”

苏联解体后,这位美国著名的地缘战略家在《大棋局》一书中向俄罗斯下达了“死亡通知书”。他说:“什么是俄国?俄国在哪里?做一个俄国人是什么意思?”“一个扩大和民主的欧洲必须是一个没有尽头的历史进程,不应受在政治上任意涂抹的地理的限制”;“不管怎么说,以‘什么是俄国和俄国在哪里’的问题重新做出回答可能只能分阶段进行,而且还需要西方做出明智和坚决的姿态”。这些话说白了就是要让俄罗斯为欧盟让路,要开除俄罗斯的“球籍”。

乌克兰是欧洲与俄罗斯的接榫地带,布热津斯基完全不顾当年希特勒在乌克兰惨败,以及除了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斯大林和1992年的戈尔巴乔夫有意收缩和放弃外,俄罗斯在乌克兰从没失手的史实,他建议欧洲逼使俄罗斯放弃乌克兰,说:“从地缘政治上看,丢掉乌克兰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因为这使俄国的地缘战略选择受到极大的限制。即使失去了波罗的海诸国和波兰,一个依然控制着乌克兰的俄罗斯仍可争取充当一个自信的欧亚帝国的领袖,主宰前苏联境内南部和东南部的非斯拉夫人。但丢掉了乌克兰及其5200多万斯拉夫人,莫斯科任何重建欧亚帝国的图谋均有可能使俄国陷入与在民族和宗教方面已经觉醒的非斯拉夫人的持久冲突中。与车臣的战争也许仅是第一个例子而已。另外,由于俄国出生率日益下降而中亚人口急剧增加,任何没有乌克兰而仅建立在俄国力量之上的新欧亚帝国,随着时间的推移,其欧洲化色彩将不可避免地减弱,而且日趋更加亚洲化。”

20世纪50年代初,麦克阿瑟的轻率导致美国在朝鲜战场大丢其丑;布热津斯基于20世纪90年代说了这么多,预测了那么多,其结果如何呢?结果是他在去世前看到的结局与他的结论完全相反:在欧亚大陆,2016年6月中俄发表联合声明,表示两国元首“高度重视维护国际和地区的战略平衡与稳定”。

在远东地区,布热津斯基看到的是钓鱼岛的形势已向中国翻转;是中国航空母舰横空出世,中国空军和海军穿越宫谷海峡已成常态;是日本在钓鱼岛已转入守势;是菲律宾迅速摆脱美国的控制并转为与中国友好的国家:2016年10月20日,菲律宾总统罗德里戈·杜特尔特(RodrigoDuterte)访问北京,宣称“将中断与美国的军事和经济联盟关系”。由此,盘踞在中国台湾的“台独”分子更加没有底气,中国统一台湾趋势日益不可阻挡。

在中东地区,伊拉克战争的结局也让布热津斯基的《大棋局》眼镜大跌。土耳其、伊朗也日益向俄罗斯靠拢。201619访科,201511月土耳其击落俄战机事件以来两国关系恶化的僵局。双方同意尽快实现两国关系正常化,并就恢复高层对话机制、加强国防工业领域合作等议题达成一致。

2016年8月16日,俄罗斯轰炸机首次从伊朗空军基地起飞,完成对叙利亚境内极端组织的打击并顺利返航。这是俄罗斯首次利用伊朗军事基地打击叙利亚境内的武装分子,同时也被认为是自伊朗1979年伊斯兰革命后,首次允许他国利用伊朗领土开展军事行动。

在黑海、乌克兰地区,布热津斯基看到的结果是,当西方按照其设计扩张到了乌克兰并将俄罗斯逼到“生存还是毁灭”的底线时,普京在格鲁吉亚继而在克里米亚进行了果断和成功的反击,现在克里米亚已为俄罗斯控制。在乌克兰问题上,俄罗斯在2015年2月召开的明斯克会议上与法国和德国达成谅解。俄罗斯人在克里米亚用实力告诉美国和北约:俄罗斯就在这里,这里是俄罗斯的战略底线,不容动摇。今天的俄罗斯,在地缘政治上有了一种向苏联回归的气象。

这样的结果则让布热津斯基的《大棋局》大丢其丑,也让布热津斯基多年的热捧者集体失语。

基辛格说:“凯南的成就是,到了1957年,自由世界所有的矮墙都已配置卫兵防守,他的观点对此有决定性的贡献。事实上,由于岗哨林立,美国可以大大自我批判。”基辛格很少提及布热津斯基,但将基辛格对凯南的批评用于布热津斯基也是合适的:布热津斯基的观点对今天美国的衰落无疑具有“决定性的贡献”,布热津斯基的学说在今天的美国也“可以大大自我批判”。

责任编辑:蔡畅校对:刘佳星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