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总书记治国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的哲学支撑

习近平总书记治国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的哲学支撑

——学习习近平总书记7·26重要讲话精神的思考与体会

伟大实践需要伟大理论。当今世界正处于大变化、大调整的变革时期,中国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和改革进入了新的历史发展时期,特别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开创新的发展阶段。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毫不动摇地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勇于实践、善于创新,深化对共产党执政规律、社会主义建设规律、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认识,形成一系列治国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为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深化改革开放、加快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提供了科学理论指导和行动指南。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八大闭幕后会见记者时,他指出伟大成就的同时,也毫不讳言我们存在的问题:“新形势下,我们党面临着许多严峻挑战,党内存在着许多亟待解决的问题。尤其是一些党员干部中发生的贪污腐败、脱离群众、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等问题,必须下大气力解决。全党必须警醒起来。打铁还需自身硬。我们的责任,就是同全党同志一道,坚持党要管党、从严治党,切实解决自身存在的突出问题,切实改进工作作风,密切联系群众,使我们党始终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坚强领导核心。”习近平总书记顺天应人除弊兴利,大刀阔斧治国理政,“志不求易,事不避难”,积极进取主动作为,一直坚持问题导向,以大无畏的精神带领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只争朝夕全面深化改革,一分也没有耽误,全力推进改革措施和方案,一系列新举措既雄才大略高屋建瓴,又切实可行细致入微,得到了人民群众衷心拥护,做成了我们许多年来想做而不敢做、做也做不成的开创性事业。中国人民精神振作砥励奋进,中国经济行稳致远持续向好,中国科技创新突破蓄势待发。中国的军队还是那支军队,但军人更加有灵魂、有本事、有血性、有品德;舞台还是那个舞台,但演出了更加威武雄壮的历史活剧;国家还是那个国家,但已经和将要发生更加巨大而深刻的变化,我们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中国的变革也对世界产生了深刻的影响。马克思曾经借用爱尔维修的话说,“每一个社会时代都需要有自己的伟大人物,如果没有这样的人物,它就要创造出这样的人物来。”理论也是这样,我们的社会时代需要和出现了习近平总书记这样我们自己的伟大人物,同样,习近平总书记时代的伟大实践也必然需要和能够出现哲学层面的突破创新作为理论支撑,马克思说,“问题在于改变世界”伟大理论就是这样的哲学支撑和理论指导。

“解释世界”是顺应世界维护现状的保守哲学

“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这是马克思毕生坚持的一个根本观点并成为他的墓志铭。这是马克思指出的新旧哲学根本区别:积极与消极、能动与被动、革命与保守、改变世界与顺应世界、发展现状与维护(屈服)现状两种根本对立的世界观的区别,是马克思主义哲学深刻性、科学性、彻底性、批判性、革命性之所在。马克思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数十次地揭露了“解释世界”哲学的本质:比如他批判黑格尔派都是在纯粹的思想领域中喧嚣,说他们“这种改变意识的要求,归根到底就是要求用另一种方式来解释现存的东西,也就是说,通过另外的解释来承认现存的东西。尽管青年黑格尔派思想家们满口讲的都是‘震撼世界’的词句,而实际上他们是最大的保守分子。他们之中最年轻的人确切地表达了他们的活动,说他们仅仅是为反对‘词句’而斗争。不过他们忘记了:他们只是用词句来反对这些词句,既然他们仅仅反对现在世界的词句,那么他们就绝不是反对现实的、现存的世界”。马克思揭露了“解释世界”者用变换词句的方法,通过另外的解释来承认现实维护现状的保守反动本质。马克思批判桑乔只讲一些“空洞的废话”,“他们要做的全部事情就是编造新的词句来解释现存的世界。这些人越是自命为高出世界之上,越是把自己同世界对立起来,这些词句就越来越明确地带有滑稽可笑的自我吹嘘的性质”;“我们看到了现代德国哲学对普通的、特殊的和独占的私有财产的解释”;批判格律恩时又说,“实际上,生产和消费往往处于互相矛盾之中。然而据说只要能正确地解释这种矛盾,只要能理解生产和消费的真正的本质,就足以确立二者的统一和消除任何矛盾。这个德意志意识形态的理论原来是用以迁就现存世界的”,“这种浮夸的表现方法只能导致为现存条件作辩护”。在《哲学的贫困》中马克思批判蒲鲁东时说他,如果社会愿意“排除”使它烦恼的“一切麻烦”,那么只要去掉不好听的词句,改一改说法就可以了;要达到这个目的,只要请求科学院出版一部新词典就够了。指出蒲鲁东从解释世界的观点出发“就是和现状妥协”,“为自己并不理解的社会进行辩护”。

责任编辑:郭浩校对:刘佳星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