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王斌:三个计时器

【2017-04】王斌:三个计时器

摘要:现如今,这三个计时器,一个在HIV实验室里发挥着作用,另外两个珍藏在科长的办公桌里。作为一份“来之不易”的礼物,大家都心照不宣地节省使用。相比那些贵重的援助装备,这三件东西实在微不足道,可对我来说,却好像完成一项重大使命一般舒畅!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墨玉县,一个常年被沙尘笼罩的南疆小城。作为一名援疆医生,初到此地,看着这个茫茫荒漠中的县城,多多少少会产生一些被“充军发配”的古怪心理。也难怪,这个地方除了无处不在的沙尘,似乎什么都稀缺,没有酒吧茶楼没有麦当劳肯德基,唯一的一家电影院,还经常停电歇业。如果你想一次性购买足够的生活用品,至少要跑三家商店,并且很快就会改掉挑三拣四的“良好习惯”……

这个故事源于一次惯性思维的冲动。我和检验科的同事一起做实验的时候,都感觉没有便携式计时器很不方便。很多实验需要精确记录时间,总不能用挂钟、手机这些不适合带入实验室的计时工具吧。当时我胸脯一拍,当着大家的面说这件事包在身上,保证很快搞定!事实上,这件事困扰了我很长时间,其难度完全超出我的想象。

实验结束后我便开始打电话联系。原单位管设备的人说得比较委婉:“没您说的界面简单,不需要预设的那种,咱们用的都是带智能提示,多功能、可记忆……”算了吧!我很清楚这种说明书比器件自身还厚重的高科技产品。鉴于我的维语水平,根本没办法和维吾尔族同事们说明白。接下来便是和供应商打交道,商家们一听说送往西北边陲都纷纷咂舌:“老兄!您自己想想,就几个小玩意儿,够运费吗?”于是,这件事陷入一个死循环——逛街买不到,物流不给运。

劳动节的时候,和田指挥部通知我们这些援疆医生返京休假几天。带着懊恼的心情,站在燥热的和田机场,暗自思量,不了结此事,我还有何颜面回来?在北京事情进展得倒是十分顺利,单位领导帮忙联系厂家,很快让我和业务员见了面,商定好款式型号后,三个计时器终于放进西行的背包里,陪伴那些单位援助的、价值数万元的装备一起,静静地等待一次横跨祖国千里山川的长途旅行。当一切都准备就绪,我志得意满地走进T3航站楼的时候,一时疏忽的磨难,还是降临到这三个“心肝宝贝”上!

安检的时候,一根警棍指向我“敞胸露怀”的背包:“这是什么?”我瞬间有些崩塌:“计时器……”“定时的?”“好像……是吧……”

重新站到登机口的时候,我已经汗流浃背,有些虚脱了,脑海中浮现的几个黑衣人擎着手铐脚镣围住我的画面倒是没有出现,只是行李箱在托运处又被迫“开怀”一次!机场安检人员听了我的“详细交代”后,建议我托运,电池上交即可。就这样,我才顺利地登上了飞机。当飞机滑出跑道的那一刻,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现如今,这三个计时器,一个在HIV实验室里发挥着作用,另外两个珍藏在科长的办公桌里。作为一份“来之不易”的礼物,大家都心照不宣地节省使用。相比那些贵重的援助装备,这三件东西实在微不足道,可对我来说,却好像完成一项重大使命一般舒畅!看着同事们更加亲热的眼神,不必再说感谢的话语,就让我无比欣慰……

责任编辑:郭浩校对:刘佳星最后修改:
0

精选专题

学习宣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专题

精选文章

精选视频

精选图片

微信公众平台:搜索“宣讲家”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
宣讲家微信公众平台
您也可以通过点击图标来访问官方微博或下载手机客户端:
微博
微博
客户端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