鞍钢工人

鞍钢工人

摘要:在告别家乡之前,雷锋特意找几个伙伴,怀着崇敬心情专程去韶山瞻仰了毛主席故居。他仔细观看实物,认真听着介绍,表示要牢记毛主席教导,永远做个有益于人民的人。

1958年9月,鞍山钢铁公司派人到望城县招收青年工人。招工小组住在县招待所。招待所服务员小张(雷锋好友、原县委通信员)很想报名去鞍钢。因为他知道团山湖农场就要改为人民公社,雷锋能否继续当拖拉机手也难说了。他想同雷锋一起报名,一起到鞍钢去。雷锋在电话里得知这个信息,心中立刻长了翅膀,他想飞了。征得县委领导的支持和农场领导的同意,他和小张正式报名了。

填写报名表格时,他第一次在姓名栏里写下“雷锋”两个字。雷锋原名雷正兴,这很多人都知道,但他何时何地为什么要改名,知道的人就不多了。小张当时也很纳闷:“你写的这是谁名?”“我的呀。这个‘锋’字,我想了又想,是用山峰的‘峰’,还是用冲锋的‘锋’,现在想好了,决心到鞍钢去打个冲锋!”他还说,”‘雷正兴’是个孤儿的名字,我早已不是孤儿了……”

在告别家乡之前,雷锋特意找几个伙伴,怀着崇敬心情专程去韶山瞻仰了毛主席故居。他仔细观看实物,认真听着介绍,表示要牢记毛主席教导,永远做个有益于人民的人。

11月上旬,雷锋同几百名去鞍钢的青年男女从长沙乘火车北上途经武昌、北京稍事停留、目睹了武汉长江大桥和北京天安,心情振奋,摄影留念。三天后抵达鞍钢。

鞍钢宏伟的建筑,高大的厂房,耸入云霄的烟筒,四通八达的运输线,处处显示着工人阶级的伟大气概和力量,好家伙,我们的鞍钢真大呀!这是雷锋到鞍钢后的第一个印象。当领导安排他们到钢厂参观时,雷锋看到炼钢工人争分夺秒、为钢而战的劳动场面,恨不得立刻投入进去。他迎着红彤彤的钢水,走近一位满脸是汗、手持钢钎的炼钢上人,询问学会炼钢要多长时间、

“怎么,你要到我们车间来吗?”

“我争取来。”

“欢迎你来。”

接着,参观鞍钢化工总厂。这里,一片震耳欲聋的轰呜,使初来乍到的年轻人感到头晕日眩。穿梭般的运料汽车、运煤火车,运行中的发电机、翻车机、推土机、门型吊、传送带、炼焦炉,还有那不断鸣响的汽笛,它们以各自独特的音调和节奏,演奏着大工业的交响曲。他们穿过厂房,来到煤场,正赶上一列火车满载着乌黑锃亮的煤,隆隆地开进来,只见一节车皮驶上翻车机,突然一转,“哗啦啦”一声巨响,整车的煤就卸到煤场了。煤场里有几辆推土机,把卸下的煤推到高大的巨型吊车底下;吊车再把煤吊走,送到配煤车间……

雷锋十分惊奇地看着这一切,越发感到工人阶级实在了不起。结果,雷锋等20多个新来的年轻人被分配到化工总厂洗煤车间学徒。

“我是来炼钢的,为什么把我分配到洗煤车间来?”雷锋见到车问于主任就提出这个问题。

于主任是位老工人,很喜欢雷锋这样爽直、坦率,也就坦率地告诉他,你原来开过拖拉机,现在让你来当推土机手,这个安排很得当嘛。

“开推土机和炼钢有什么关系?”雷锋问。

“你初来乍到,不了解炼钢过程,让你开推土机就是为了炼钢。”于主任解释道“拿咱们洗煤车间来说,如果每人不把大量的煤炼成焦,炼铁厂能炼出铁来吗?如果不把煤气输送到炼钢厂去,又怎么能炼出钢来?大工业生产就像一架机器,每个厂,每个车间,每个工种,都是这架机器上的零件和螺丝钉,准也离不了谁。你想想,机器缺少了螺丝钉能行吗?”螺丝钉,好一个螺丝钉!这话县委张书记也说过呀。雷锋弄通了道理,开阔了思想,决心在鞍钢这架大机器上当好一颗小螺丝钉。鞍山刚落过一场雪,黑色煤场一夜之间变成了白色。临近年底了,又是“大跃进”年代,生产任务十分紧张。煤场白明利主任知道最近从湖南招来一批年轻人,要求车间赶快给他们挑选一名思想好、身体棒、懂些技术的青工来。这不,车间于主任果然给他送来一个小青年,于主任说,他叫雷锋,原先开过拖拉机。自主任打量着雷锋的个头,心里有些犯嘀咕:开过拖拉机再学推土机技术上顺路,可他长得也忒单薄瘦小了,学C一80推土机恐怕够呛。白明利冲着车间主任说,“好了,我收下他,大不了让我当个保姆。”雷锋听这话不顺耳,当即回了一句:“请白主任放心,我不会让你当保姆的。”车间主任走后,白明利和雷锋闲聊起来。

“你在农场开拖拉机每月工资多少?”

“32元。”

“你知道在这里学徒,每月工资多少?”

“我没问过,不晓得。”

“我告诉你,在这里学徒每月只有22元,比农场少拿10元,你不怕吃亏?”

“吃亏?不,我不是为钱来的。”

“那你大老远地到鞍钢来为什么?”

“为了炼钢嘛,为了1070嘛!”——1070万吨钢是中央为1958年确定的全国钢产量。初次见面这次对话,给白明利留下的印象大深了,只谈了这么几句话,他就有点喜欢雷锋了。白主任决定让雷锋跟李长义师傅学开C----80推土机。还没见到李师傅,雷锋来到煤场C----80跟前,绕着推土机走了一圈,便急不可耐地钻进了驾驶室。驾驶座前长短不一的操作杆有七八个!摸摸这个,动动那个,用他驾驶拖拉机的知识辨别这些操纵杆各自的用途。李长义师傅到车间办事回来,远远看见车上有个人。按规定别人是不许随便上车的。

“喂,你是谁家孩子,怎么跑这儿来淘气!”

雷锋麻溜跳下车,扫量一下这位身材高大、满脸不高兴的人。

“我是新来的工人。您就是李师傅吧?”

李师傅明白了,车间早就说给他派个徒弟兼做助手。这不来了,来了这么个孩子,矮个子,娃娃脸,刘海头……

“多大啊?”

“快满18了。”

“骗人!有18?”

“1940年冬天出生,您算算我多大。”

“我看你顶大不过16岁。”

“那是两年前……”

“谁派你来的?”

“车间于主任。”

“见过白主任啦?”

“见过。他叫我先来会会师傅。”

“你倒挺会说话,”李师傅坐进驾驶室,敞着门说,“跟我学徒,我得把丑话说在头里。这台C----30推土机是苏式重型机械,驾驶起来震动力大,劳动强度也大,冬天顶风冒雪在这露天煤场作业,是又脏又累又冷,你这南方小鬼受得了吗?

“放心吧,师傅,什么苦我都吃过……

就这样,李师傅收了雷锋做徒弟,在白主任主持下签订了为期一年的“师徒包教包学合同”。雷锋从学徒那大起,每班都早来晚走,勤勤恳恳,虚心求教,不过个把月就能单独驾车作业了。

这年冬天气候不正常,雪大风也大,推土机在冰雪覆盖的煤场上作业,对一个初到东北的南方小鬼来说,实在是够难的,每当风雪大,推土机在门型吊车下推煤时,为了保证吊车司机和推土机手在能见度较差的情况下安全作业,雷锋总是跳下车来上下指挥,避免吊车运行不慎碰在推土机身上;万一出了这种事故可不是闹着玩的。由于天气太冷,李师傅坐在驾驶室开车浑身都发冷,雷锋长时间站在风雪中能不冷吗。他头上那顶蓝布棉帽子两只帽耳紧系在下颜下面,嘴里呼出的热气在帽耳周围结成一圈白霜,漫天的煤粉和雪花混合起来飘落在他身上脸上,弄得他活像个黑脸小包公。每当工间休息时,李师傅总是叫雷锋进屋烤烤火暖和暖和。可他却很少进屋去烤火。李师傅心里明白,雷锋是担心推土机停车以后,万一水箱或发动机冻了就麻烦了。李师傅进屋稍稍暖和一下马上就回来替换他,总是见他在驾驶室里忙这弄那的,保证机械正常转动……雷锋这种忘我的工作精神,车间上下无不佩服。有一次,车间于主任、煤场白主任和李师傅在一起开玩笑说:当初我们都没看透这个小青年……于主任对白主任说:“当初你不想要他,现在我把他领走怎么样?”白明利对李师傅说:“当初你也不想收这个徒弟,我马上给你换一个如何?”李长义对他们二位说:“我和雷锋订了师徒合同,你们敢撕毁合同, 我就敢去告你们。”……

不久,雷锋就能单独驾驶推土机了。他驾驶的C----80号,机头很高,雷锋个子矮,坐着开车看不到前面的大铲子,不便操作;站起来开,车子一颠簸,车棚盖又碰脑袋,他不得不常常猫着腰干。干完一班8个小时,累得腰酸腿痛,他不说一声累,白班夜班坚持干。白主任见他开大车子实在太吃力,想给他换个小车子,好稳稳当当坐着开。可是,白主任磨破了嘴,雷锋就是不肯换。“你呀!”白主任打心里佩服这个倔强的小伙子。在交接班会上多次表扬他不怕困难,勇挑重担的工作精神,让大家向他学习。

“1959”年春天,鞍钢对各厂徒工进行一次技术考核。化工总厂洗煤车间对推土机手的考核,雷锋获得了“冶金工业部鞍山钢铁公司安全操作允许证”。证件编号4819号,证件内容写着----

单位:化工总厂洗煤车间。

姓名:雷锋。

工种:推土机司机。

评定:经过安全技术规程考试合格允许在C----80号推土机工作。

主考人:白明利。

签证时间:1959年3月28日。

雷锋学徒仅仅4个月便完成了和李师傅签订的为期一年的师徒合同。拿到这个证件,雷锋就成了鞍钢一名合格的正式工人了。

责任编辑:张弛校对:王梓辰最后修改:
0

精选专题

学习宣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专题

精选文章

精选视频

精选图片

微信公众平台:搜索“宣讲家”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
宣讲家微信公众平台
您也可以通过点击图标来访问官方微博或下载手机客户端:
微博
微博
客户端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