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构建中非命运共同体

如何构建中非命运共同体

摘要:中非相互需要,已经成为命运共同体。中非协同发展,是实现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客观要求。中非双方携手,是我们这一代人对子孙后代承担的责任,是中非人民为之奋斗的共同目标,也是人类社会进步发展的必然要求。

当今时代在发展中变化,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世界繁荣发展、全人类谋幸福的必由之路。中国与非洲是天然命运共同体。近代,中国与非洲均遭受西方殖民者的入侵。当代,中国与非洲共同推动反帝反殖反霸的斗争,推动建立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

进入新时代,中国与非洲迎来构建中非命运共同体,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时代机遇。

非盟总部

非盟总部

亚吉铁路

亚吉铁路

一、  为何构建中非命运共同体?

非洲经历长期探索,绝大部分国家都没有找到一条符合自身国情的发展道路。面对英国脱欧和特朗普执政的美国,非洲国家对西方模式相当失望,担心西方援助下滑,纷纷向东看,从发展靠援助到学习中国自主发展经验,搞招商引资、改革开放。非洲的中国时刻正在到来:

一是非洲正成为与中国开展基础设施和国际产能合作的示范。在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街边到处是中国建造集团的标语和吊车,非盟总部就是中国建造杰作,如今总部附近,一家安徽企业的标语十分醒目。市内,轻轨、高架桥;市外,高速公路、收费站、路灯,到处都充满了中国气息,更不用说非洲第一个电气化铁路——亚吉铁路了,它是中国企业首次在海外采用全套中国标准和中国装备建造的第一条现代铁路。中非合作因而成为“一带一路”倡导的洲际合作的示范。把中国资金、技术、市场、企业、人才和成功发展经验等相对发展优势同非洲丰富的自然资源、巨大的人口红利和市场潜力紧密结合起来,必将创造出新的发展奇迹。中国的现代化经验最为鲜活,与非洲合作政治基础最好,中国梦正激励和塑造着非洲奇迹、非洲梦。“一带一路”共商共建共享的理念是世界的希望工程,非洲是希望的大陆,与“一带一路”进行目标、任务、经验、智慧对接最为积极。埃塞俄比亚、坦桑尼亚、肯尼亚、刚果(布)成为中非产能合作先行先试示范国家。在中非约翰内斯堡峰会上宣布的中非十大合作计划中,高速公路网、高速铁路网、区域航空网、基础设施工业化的“三网一化”,正在推进非洲的横向互联互通和区域合作,改变非洲被全球化的命运,打造非洲版全球化。

7def24259cac4814b4e72b2d2cac0df1

129940373_15352695094861n

二是非洲可成为世界的粮仓,中非农业合作有助于维护中国的粮食安全。人们常引用基辛格博士的论断——谁控制了石油,就控制了所有国家;谁控制了粮食,就控制了人类;谁控制了货币,就控制了全球经济。美国学者曾提出“谁来养活中国”的话题,就是想让美国来养活中国。因此,摆脱对美国转基因食品的依赖,事关中国国家安全。由于从美国大量进口的大豆、玉米等大宗商品又与美元定价权挂钩,减少对美国的农产品依赖还有助于维护中国金融安全。而非洲可耕地面积近8亿公顷,开发利用率只占27%,与中国展开农业合作潜力巨大。中国可以运用自己的经验和技术,帮助非洲加速农业现代化进程,完全可能在解决其温饱问题后,把非洲打造成“世界的粮仓”。当然,此举也会有利于中国的粮食安全。在“一带一路”框架下,通过农机、化肥等优质富裕产能走进非洲,通过规模农业打破非洲国家的部落分割,形成规模效应,探索出非洲不通过当年中国农业—工业剪刀差实现工业化的原始积累,逐步解决非洲的“三农问题”,不断改变二元经济和社会结构二元性——经济基础薄弱,而上层建筑西方化——帮助非洲实现农业现代化,有助于帮助非洲脱贫致富。非洲资源丰富,生物多样性在世界首屈一指,还可能成为中国中草药的产地,推动中医走向世界,服务于健康丝绸之路建设。

三是非洲是中外模式互学互鉴的重要试点。尽管中国并不输出发展模式,而是鼓励其走符合自身国情的发展道路,但非洲不少国家仍然急于复制中国模式,尤其是埃塞俄比亚等传统欧洲宗主国势力薄弱的国家。埃塞俄比亚是没有被西方殖民的少数非洲国家之一,具有反抗外来入侵者的光荣斗争历史(非盟总部因而设在埃塞俄比亚),十分羡慕中国走符合自身的特色发展道路。2010年,埃革阵在多党议会选举中获胜后,着手制订并实施首个5年“经济增长与转型计划”,着力加强水电站、铁路等基础设施建设,加快制造业发展,目标是到2025年成为中等收入国家。2015年,首个5年“经济增长与转型计划”圆满收官。2016年起实施第二个5年“经济增长与转型计划”。这是学习中国“五年规划”的典范。埃塞东方工业园区内的华坚集团,给数千埃塞人提供就业机会,生产出口到美国的中高端鞋子和在非洲销售的低端鞋子,厂房标语“高度民主,理性决策,绝对集中,坚定执行”可以说是中国模式的写照。笔者在非盟总部访问期间,来自非洲各国的官员、记者和智库领袖边读习近平主席著作边思考:“真羡慕中国,党与人民同心同德”;“非洲陷入多党制困境,凡是发展得不错的,都是长期执政的政党带来政局稳定,政策长远,比如卢旺达、乌干达、埃塞”;“非洲国家政党解放、独立时期表现不错,执政后就脱离群众了”……这些反思既对照中国共产党的成功经验,又对照今日西方民主之窘境,集中于检讨非洲的多党制民主弊端,中国学者也从中更坚定“四个自信”,借鉴非洲经验完善自身发展模式,中非发展模式互学互鉴蔚然成风。结合自身五大发展理念,中方创造性提出共同发展、集约发展、绿色发展、安全发展、开放发展五大合作发展理念,成为中非合作发展的新共识。

当然,对中国而言,帮非洲就是帮自己。中非相互需要,已经成为命运共同体。中非协同发展,是实现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客观要求,因为非洲是发展中国家和欠发达国家最集中的大陆。非洲有近4亿人民生活在贫困线以下,中国还有4000多万人口需要脱贫。中非双方携手,是我们这一代人对子孙后代承担的责任,是中非人民为之奋斗的共同目标,也是人类社会进步发展的必然要求。同时,非洲问题事关中国国家安全和世界的和平与发展。非洲公共卫生问题,如埃博拉和艾滋病,通过人员交流,影响生活在非洲大陆和本土的中国人健康。非洲人口增长率很高,如果经济增长率不达到一定水平,大量年轻人失业,将成为世界性问题,给中国在非洲投资和海外利益造成冲击。在广州生活的十五万非洲人所带来的“三非”问题,只是冰山一角;更不用说全球气候变化、恐怖主义、全球治理的其他挑战了。非洲既是希望的大陆,也是充满挑战的大陆。非洲的中国时刻,是我们着眼全局,加速推进“一带一路”共商共建共享的战略机遇期。

总之,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具有时代的必要性:公共卫生、流动人口——全球健康(中医—非洲传统医学对接),全球大宗商品价格——经济影响,中国百万劳务人员在非洲——海外中国;也具有现实可能性:政治上,发展中国家权益、话语权。经济上,让非洲命运自主。文化上,中非文明交流互鉴。

责任编辑:刘媛校对:周艳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