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着毛泽东学做决策

跟着毛泽东学做决策

摘要:领导干部要善于把握决策规律,倾听各方意见,集中大家智慧,按照规范程序民主决策,进一步提升决策的水平和层次,最大限度地防止和减少决策的盲目性、被动性和重大失误。

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他为人民谋幸福。这是中华民族和全世界所共识的。在土地革命时期,红军战士缴了一个银制的手枪,非常的精致,于是层层上缴给毛泽东,毛泽东说:“难道我毛泽东用这个手枪吗?”为什么毛泽东就不能用手枪呢?大家都喜欢得不得了。毛泽东说他是指挥员,指挥员主要是指挥的、决策的,而战士才是战斗员,才用枪。

毛泽东不是真的不用枪,而是通过这件事说明一个道理。领导干部要出台一份好的决策,就要善于调查研究、善于把握重点和善于发扬民主。他是找出问题的核心。

e2f055e0ffab4446add383769ae8a24e_th

第一,善于调查研究。1929年至1930年上半年间,党内存在着“左”倾思想和“左”倾政策。1930年5月,毛泽东针对这种情况,在江西寻乌进行了20天的调查,找来了一部分中级干部,一部分基层干部,其中一个穷秀才,一个破了产的商会会长,一个曾经在县衙门中管过钱粮的已经失了业的小官吏。

他们向毛泽东提供了许多闻所未闻的知识,毛泽东根据这些人提供的材料,运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对该县的阶段情况、经济生活等作了详尽的解剖,求得对中国农村的普遍性认识,写下了《调查工作》。

当时,这篇文章由闽西特委翻印,在红四军中和中央苏区革命根据地广为传播。由于作战频繁,这本书在反"围剿"中失传了。在革命队伍中,无论是干部,还是士兵,岁月流转直至现在,都知道毛泽东同志的一句著名言语:“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深刻、耐人寻味,回味无穷。

蒋介石认为谁有了北京、武汉、重庆、广州等几个大城市,谁就有了全中国,最初看这个观点确实没有错。但是毛泽东经过对中国农村的普遍了解,发现当时的农村是范围最大的,大城市毕竟是少数。所以毛泽东认为谁有了农村,谁就有了全中国。经过历史的实践证明,毛泽东的判断是正确的。

毛泽东领导的湘赣边界秋收起义,在攻打长沙受挫后,把部队带到了井冈山,从此走上了“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道路。

为了获得广大农民的支持,毛泽东从1928年3月开始,在酃县的中村正式开展了“打土豪,分田地”的革命斗争,把中村当作一个试点,同时他的弟弟毛泽覃则在宁冈大陇也进行了分田的试点。至1928年5月,湘赣边界党的大会正式召开,会议决定成立湘赣边界工农兵政府,并在各级政府设立土地委员会或土地委员,明确提出“深入割据地区的土地革命”。

为了做好分田地工作,毛泽东则三到永新塘边,亲自作永新调查并指导分田运动,制定了“分田临时纲领”十七条。按照实际情况决定工作方针,这是一切共产党员所必须牢记的最基本的工作方法。

毛泽东常用“解剖麻雀”来比喻调查研究。说要了解麻雀,并不需要把天底下的麻雀统统捉来,一一解剖才能知晓,只要解剖一两个麻雀就够了。这种“解剖麻雀”的方法,也就是要通过对个别有代表性的地方、单位甚至个人的调查,以求得对普遍情况的了解与掌握。

1956年9月25日,毛泽东号召领导机关的负责同志都要学习“解剖麻雀”,亲自调查一两个农村,解剖一两个“麻雀”,以取得经验,从而正确地指导工作。

1957年,福建省上杭县农民赖茂基,把自己珍藏了27年的油印小册子《调查工作》,作为革命文物贡献出来。毛泽东听到这个消息异常高兴,说就像失散了多年的“孩子”又回到了自己的身边。1964年6月,《调查工作》收入《毛泽东著作选读》,毛泽东为它改了一个名字叫《反对本本主义》。

《反对本本主义》是毛泽东多年从事调查研究工作的实践经验和理论概括,从思想理论上阐明了调查研究在领导工作中的重要意义和科学方法,批判了当时红军队伍中一部分人安于现状,不求甚解,墨守成规,迷信"本本",而不愿到群众中去作实际调查研究的错误倾向。可以说,坚持调查研究,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实际结合起来,是毛泽东领导艺术的精华所在。

第二,善于把握重点。红军长征的时候,走到云南扎西县,就明显感觉走不动了,为什么?原来,上海地下党的同志费了很多心血从德国买了台X光机,战士们中弹负伤后,就用X光机投射,以确定弹片位置进行手术。大家视其为宝贝,最多的时候一个排的兵力抬着它、护着它。

毛泽东要把X光扔掉。大家就疑惑了,以后得病了怎么办?毛泽东认为命都没有了,X光机有什么用?扔掉X光机,丢掉“坛坛罐罐”,将来我军打胜仗了会送来更好、更多的X光机,保住有生力量才是最重要的。

中央红军就在扎西经过精简缩编,卸下了背上的“包袱”,甩掉了“坛坛罐罐”,精简了机构,充实了连队,增强了部队的战斗力和机动性。红军战士精神抖擞,轻装向东前进,破娄山、夺遵义,取得长征以来的一次大胜利。

责任编辑:刘媛校对:连元博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