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报告> 文稿> 党建> 正文

张新:从《共产党宣言》所阐述的基本观点看马克思思想的时代价值

摘要:《共产党宣言》所阐述的思想博大精深,十分丰富,但最重要的是马克思所重点阐述的四个方面,即:科学的资本主义观、科学的共产主义观、科学的共产党观和科学的马克思主义观。这四个方面既是《宣言》的思想精华,也最能体现马克思主义的当代价值。

张新-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张新 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 博士生导师

点此浏览课件

 《共产党宣言》所阐述的思想博大精深,十分丰富,但最重要的是马克思所重点阐述的四个方面,即:科学的“资本主义观”、科学的“共产主义观”、科学的“共产党观”和科学的“马克思主义观”。这四个方面既是《共产党宣言》中的思想精华,也最能体现马克思思想的当代价值。

一、《共产党宣言》阐述了科学的“资本主义观”

这是马克思对“资本主义向何处去”以及资本主义历史命运这一时代课题的直接回应和解答,也是马克思思想中最具有价值和难以超越的部分。马克思的资本主义观是其他三个基本观点的基础。

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所阐述的资本主义观是以他的两大科学发现为基础的。在当时,唯物史观的科学体系已经基本形成,剩余价值理论的基本观点也初步形成,这就为马克思解答资本主义历史命运这一时代课题奠定了基础。

首先,《共产党宣言》从唯物史观关于生产关系必须适合生产力性质这一基本观点出发,辩证历史地分析了资本主义产生和发展过程。

马克思指出,资本主义是从封建社会内部形成的,资产阶级是从中世纪的市民中产生出来的。随着15世纪哥伦布发现新大陆和狄亚斯绕过非洲的航行,世界新市场被发现,从而有力地促进了资本主义的发展。封建的或行会的工业经营方式已经满足不了市场的要求,于是资本主义的简单协作过渡到工场手工业。随着工业革命的发生,工场手工业又让位于现代大工业。由此可见,资本主义本身是一个长期发展过程的产物,是生产方式和交换方式一系列变革的产物。

随着资本主义的经济发展,资产阶级在政治上的地位也发生了相应的变化,由封建社会的被统治阶级变成了同封建贵族相对抗的政治力量。在现代大工业建立之后,资产阶级最终在现代代议制国家里夺得了独立的统治地位,把国家变成管理整个资产阶级共同事务的委员会。这说明国家是统治阶级的工具,资产阶级国家的本质是资产阶级的专政,资产阶级的议会制是最适合资产阶级的政治制度。

其次,《共产党宣言》从唯物史观的基本观点出发,辩证地分析了资产阶级的历史地位和历史作用。

马克思指出,“资产阶级在历史上曾经起过非常革命的作用”。这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资产阶级在它已经取得了统治的地方把一切封建的、宗法的和田园诗般的关系都破坏了,使得人和人之间都成了赤裸裸的利害关系,它把医生、律师、教士、诗人和学者变成了它出钱招雇的雇佣劳动者。家庭关系变成了纯粹的金钱关系。

其次,资产阶级使生产工具,从而使生产关系,从而对全部社会关系不断地进行革命,在它的不到一百年的阶级统治中所创造的生产力,比过去一切世代创造的全部生产力还要多、还要大。资产阶级奔走于全球各地,使一切国家的生产和消费都成了全球性的,把一切野蛮民族都卷到文明中来。

最后,资产阶级的所有制关系的发展终于使封建的所有制关系就不再适应已经发展的生产力了,它变成了束缚生产的桎梏。它必须被炸毁,而且已经被炸毁了。

在政治上,和资本主义经济的集中相对应,分散的封建割据的地区集中成了统一的资产阶级国家。总之,资产阶级摧毁了封建制度,发展了生产力。它从经济、政治和意识形态,从国内到国外,“按照自己的面貌为自己创造出一个世界”。

马克思指出,资产阶级的这些革命作用,是一种历史性的作用,是相对以往的旧制度而言的,有极大的局限性。它不过是用资本主义的私有制代替了封建主义的私有制,用资产阶级的统治代替了封建贵族的统治,用资本主义的剥削方式代替了封建主义的剥削方式,用资产阶级的利己主义和一切为了金钱的意识形态代替了封建主义的意识形态。不但这样,资产阶级的革命作用必将随着资本主义的进一步发展而逐渐消失,其革命方面将逐步转变为反动方面。

再次,《共产党宣言》分析了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运动,揭示了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的历史命运。

马克思指出,资本主义社会现在又进行着和封建社会末期相类似的运动。随着生产力的巨大增长,到了一定阶段,资本主义社会这个巫师就再也不能支配由他自已用符咒呼唤出来的魔鬼了,无法再支配自已创造出的巨大生产力了。

资本主义社会的基本矛盾,即资本主义生产的社会化和资本主义私人占有之间的矛盾越来越尖锐,资产阶级的关系已经太狭窄了,再容纳不了它本身所创造的财富了。这个资本主义基本矛盾在经济上表现为个别企业生产的有组织性和全社会生产的无政府状态之间的矛盾,表现为生产无限扩大的趋势和人民群众有支付能力的购买力相对缩小之间的矛盾。这些矛盾的突出体现就是周期性的经济危机。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像社会瘟疫一样,造成极其严重的社会灾难,生产力遭到严重破坏,大批工人失业,工厂倒闭。

《共产党宣言》指出,资产阶级总是千方百计企图克服危机,但这不过是资产阶级准备更全面更猛烈的危机的办法,不过是使防止危机的手段愈来愈少的办法。经济危机表明,资产阶级用以推翻封建制度的武器,即生产力,现在却对准资产阶级自己了。资本主义的灭亡是不可避免的了,这是资本主义社会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矛盾运动的必然结果。其根源就在于,资产阶级生存和统治的根本条件,是财富在私人手里的积累,是资本的形成和增殖。资产阶级无意中造成而又无力抵抗的工业进步,使工人通过结社而达到的革命联合代替了他们由于竞争而造成的分散状态。于是,随着大工业的发展,资产阶级赖以生产和占有产品的基础本身也就从它的脚下被挖掉了。它首先生产的是它自身的掘墓人——无产阶级。因此,资产阶级的灭亡和无产阶级的胜利是同样不可避免的。

马克思虽然在《共产党宣言》中科学地论证了“资产阶级的灭亡和无产阶级的胜利是同样不可避免的”这样一个重要结论,但他并不是盲目的乐观主义者,他在一定程度上也认识到资本主义的灭亡并不是一个简单的过程,而是一个十分复杂的过程。马克思在1859年写的《〈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中提出,“无论哪一个社会形态,在它所能容纳的全部生产力发挥出来以前,是决不会灭亡的;而新的更高的生产关系,在它的物质存在条件在旧社会的胎胞里成熟以前,是决不会出现的。”这就是著名的两个“决不会”论断。这两个著名的论断揭示了资本主义灭亡的必然性和长期性、复杂性,充分地体现了马克思对待资本主义的科学态度。马克思思想的当代价值也集中体现在这两个科学结论中,是我们分析当代资本主义的根本立场、观点和方法。

《共产党宣言》问世170年来,虽然人类社会发生了巨大深刻的变化,但总的发展趋势没有改变。尽管当代资本主义出现了许多新变化,但其固有矛盾没有也不可能从根本上改变。1997年和2008年的两次国际金融危机,再次证明了马克思揭示的关于资本主义基本矛盾理论的深刻性,证明了资本主义的危机不可避免和资本主义制度的不合理性。

责任编辑:张凌洁校对:吴自强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