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报告> 文稿> 社会> 正文

黄江松:“街乡吹哨、部门报到”改革与北京基层治理

摘要:一年多来,北京市“街乡吹哨、部门报到”改革取得了上至中央领导、下至百姓、中至街道社区干部的广泛好评,打通了城市基层治理的“最后一公里”,办好了群众的烦心事、操心事,推动了党员干部工作作风的转变。北京市委党校社会学教研部黄松江教授从“街乡吹哨、部门报到”改革是什么、为什么、怎么改、成效与进一步深化出发,对“‘街乡吹哨、部门报到’改革与北京基层治理”这一主题进行了深入探讨。

黄江松

黄江松 北京市委党校社会学教研部教授

点此查看完整报告

点此查看视频专辑

点此查看课件

一年多来,北京市“街乡吹哨、部门报到”改革取得了上至中央领导、下至百姓、中至街道社区干部的广泛好评,打通了城市基层治理的“最后一公里”,办好了群众的烦心事、操心事,推动了党员干部工作作风的转变。我们将从“街乡吹哨、部门报到”改革是什么、为什么、怎么改、成效与进一步深化出发,对“‘街乡吹哨、部门报到’改革与北京基层治理”这一主题进行深入探讨。

一、“街乡吹哨、部门报到”改革是什么

(一)“街乡吹哨、部门报到”改革的起源与推进

“街乡吹哨、部门报到”改革源于平谷区“乡镇吹哨、部门报到”的成功经验。平谷区的金海湖镇,曾经是一个采黄金的重镇。2000年的时候,平谷区开始对金矿进行清理,对矿洞实行了全面封堵。但由于利益驱使,盗采行为从没停止过,不仅如此,时有发生的还有盗挖山体、盗偷沙石等恶性事件,既严重破坏了生态环境,还造成了极大的安全隐患。

2017年年初,平谷区为了破解非法盗采盗挖的难题,在金海湖镇启动了“双安双打”行动,即安全生产、安全稳定、打击盗挖盗采、打击违法犯罪;成立了指挥部和临时的党支部,由金海湖镇党委书记任总指挥、临时党支部的书记;将执法主导权下放到乡镇,赋予镇党委对相关执法部门的召集权、评价权、否决权、考核权;要求乡镇吹哨后,各相关执法部门必须在30分钟之内报到,并且事不完、人不撤。

由乡镇来主导执法是前所未有的一种模式,很快就发挥了效果、验证了成效:经过117天的专项行动,共行政立案17起,刑拘了10名犯罪嫌疑人;持续十几年、纵横几省市的盗采金矿团伙被剿灭;金海湖的水质20年内首次达到二类标准,生态环境得到了很大改善。平谷区这一做法大大增强了委办局这个“条”和乡镇这个“块”之间的合力,同时也增强了委办局“条”“条”之间的合力,打通了基层治理的“最后一公里”。

平谷区这一经验被命名为“乡镇吹哨、部门报到”,引起了北京市委市政府的高度重视,并被提升为形象易懂的“街乡吹哨、部门报到”的工作机制。2018年2月,北京市委市政府印发了《关于党建引领街乡管理体制机制创新实现“街乡吹哨、部门报到”的实施方案》,将“街乡吹哨、部门报到”改革作为全市的“1号改革课题”,在16个区169个街乡进行试点。北京市委组成了专班全力推进,市委书记蔡奇同志亲历亲为、高位推动。

2018年11月14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中央深改委第五次会议,对“街乡吹哨、部门报到”改革给予了充分肯定。2019年2月,事隔23年,北京市委召开第三次全市街道工作会议,并印发《加强新时代街道工作的意见》;市委常委会审议通过《关于深化“街乡吹哨、部门报到”改革的实施意见》,也就是说,北京市委今年还将在去年“街乡吹哨、部门报到”改革的基础上进一步深化该项改革。

(二)“街乡吹哨、部门报到”改革的含义

“街乡吹哨、部门报到”改革,也称“吹哨报到”改革,“吹哨”是指三种哨:一是综合执法哨,即针对城乡治理乱象、需要综合执法的问题,明确街乡承担主体责任,赋予其吹哨权力,以快速调动执法、行政的力量和资源,促进执法协同,推动联合执法向综合执法转变;二是应急处置哨,即针对消防、防汛、地下管线等应急处置事项,整合各类政府服务管理资源,实现快速反应、合力应对;三是重点工作哨,即针对拆除违建、群租房、开墙打洞等重点工作,明确街乡可以吹哨,以确保各类重点问题在基层一线得到解决。

“报到”是指三个方面的报到:一是区职能部门、执法队伍到街道乡镇报到,也就是部门要履职、“条”“块”要形成合力;二是驻区党组织和在职党员回属地街乡、社区村报到,也就是“双报到”;三是街道干部到一线、到社区报到。

“街乡吹哨、部门报到”是一项系统工程,不仅仅是“三声哨”“三个报到”的狭义认识,实质是在党的领导下进行的城市基层治理的综合改革,以街道(乡)管理体制改革为突破口,坚持民有所呼、我有所应,解决群众身边事,着力创新党建引领基层治理体制机制。

责任编辑:王瑱校对:吴自强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