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国70年的外交成就

新中国70年的外交成就

摘要: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力图推动构建一个持久和平、普遍安全、共同繁荣、开放包容、清洁美丽的世界,超越了过去数百年西方外交思想的哲学根基,是各民族国家利益的最大公约数,其意义在未来的历史进程中必将愈来愈彰显。

新中国的内政和外交是中国人民站起来、富起来、强起来的根本标志。自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年以来,国家内政建设取得举世瞩目的伟大成就。但新中国的外交史也是一部波澜壮阔而又成就辉煌的历史。70年来,外交不仅演绎着时常出彩的篇章,也与政治、经济、军事、文化一样是人民共和国发展壮大进程中不可或缺的推动力量。在由现代民族主权国家构成的国际政治体系中,一个大国要在这体系中维护利益、确保安全、展示力量、参与合作、表达诉求、回应关切、承担责任,都离不开成功的外交。除了这些共性,由于新中国诞生于“战争与革命”的年代和美苏冷战的大背景下,外交更是承担着为共和国立稳脚跟、争取援助、化解尖锐冲突、增进国际理解等诸多特殊的使命。伟大的改革开放,也开始于外交的重要转型。在当今,面对“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要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外交有了新使命,需要取得更大的新成就。新中国成立70年来,中国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外交始终扮演着积极作为的角色。新中国外交的一大鲜明特色是“党管外交”,在外交为国家为人民服务的同时,外交思想也得到了重要发展。

417412101

一、新中国外交成为人民共和国“站起来”的支柱

70年前新中国的诞生,一方面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历经二十多年革命的一个伟大成果,同时也为鸦片战争以来、尤其是辛亥革命和五四运动以来中国人民争取独立自主、民族解放提供了圆满答案;另一方面,中国作为古老的东方大国,在近代被“卷入”西方主导的国际体系中,备受欺凌,也备尝“弱国无外交”的滋味,新中国的成立使“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但民族主权国家的政治独立,并不必然意味着政权的稳定和国际承认,各种敌对势力和反动派仍然虎视眈眈,或伺机破坏。当时的诸多周边国家,对于新中国的成立可能给地区力量结构带来的影响,也是疑虑重重。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诞生一方面受到苏联共产党的支持和援助,另一方面也因美苏冷战的恶劣国际环境,而必须“选边站”,甚至在冷战大背景下承受朝鲜战争这样持久热战的牺牲和考验。因此,新生的人民共和国,不仅需要经济发展、国防建设和科技现代化这三大支柱,也需要外交承担起塑造有利的国际环境、巩固国家政权生存的支柱作用。无疑,在毛泽东、周恩来等开国领袖们的亲自领导下,新中国外交在复杂、恶劣的国际斗争环境下不辱使命,成就非凡。建国初期的三大外交方针,即“一边倒”、“另起炉灶”和“打扫干净屋子再请客”,特别是对苏联和社会主义国家阵营“一边倒”,为人民共和国的身份作了定位,也为人民政权的巩固和发展争取到最大的有利条件。20世纪60年代之后,“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国际政治遭遇“大动荡、大分化、大改组”,特别是中苏双方关系撕裂,毛泽东、周恩来适时调整了国际战略,在“大三角”关系中虽是力量最弱的一方,却游刃有余。1955年万隆会议上争取亚非国家对新中国政权性质的理解,1971年恢复在联合国的席位,1964年中法建交,1972年尼克松访华等事件,都是新中国外交的大手笔。1972年后中美关系的转型,也意味着世界主要大国中中国率先退出了全球冷战体制,为后来的改革开放奠定了必要的中西方友好关系基础。同时,新中国外交成功地“把朋友搞得多多的,把敌人搞得少少的”,1972年一年里与中国建交的国家就达17个,包括英德日澳等西方大国,而到1978年,与中国建交的国家达到118个,其中亚洲30个,非洲42个,欧洲28个,美洲13个,大洋洲5个。由于国际承认是主权国家身份的必要要素,从这一点来说,新中国到那时已经牢牢地屹立于世界的东方。如今,除了少数偏远的弹丸小国,中国与所有的国家都建立了外交关系,“我们的朋友遍天下”,我国的外交形势一片大好。

二、新中国外交成功地为改革开放和中华民族复兴事业保驾护航

著名作家李敖曾说,近代以来的中国面临两大主题,即解决“挨打”和“挨饿”的问题,毛泽东解决了“挨打”问题,邓小平解决了“挨饿”问题。之所以邓小平能解决“挨饿”的问题,正是他所领导的1978年之后的改革开放事业。其实,改革开放事业是中国在政治、经济、社会等各方面的大转型、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一项系统性的工程,邓小平也因此被誉为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这场伟大事业的一大思想起点,恰在于对“世界大战在今后较长时期内打不起来”的国际形势判断;而对外开放政策的实施有一个外交行为的起点,即1979年的中美建交和邓小平访美,以及他于1978年底的访日。这些成功的外交访问,是中国走出“反体制国家”形象、“融入国际社会”的开始。虽然冷战体制终结、苏联解体和东欧剧变给世界造成巨大的冲击波,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却越发展越强大。事实表明,中国是现有国际体系的受益者,因此顺理成章地成为现有国际秩序的维护者和全球发展的贡献者。

如果说改革开放事业本身是一项系统性工程,需要外交在各方面保驾护航,那么我们可以看到,改革开放以后中国外交的成就也是全方面的,总体外交的层次多样、内容丰富。经济外交方面的成就尤其突出。1978年中国的GDP总量大约只有3645亿元、人均只有381元人民币,对外贸易总额只有206亿美元,贸易依存度低,利用外资几乎为零;而到2010年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2018年中国GDP达90万亿元人民币,外贸总额达4.62万亿美元,实际利用外资8856.1亿元人民币,新设立外商投资企业60533家。中国多年以来都是世界主要经济体的最大或第二大贸易伙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是中国经济外交的标志性成就,也是中国“与国际接轨”的经济管理和发展思想的具体体现。其他如在军事外交、科技外交、民间外交和人文交流等领域,成就无不是巨大的。从双边外交来说,中国建立了引人注目的“伙伴关系”网络;在多边外交方面,中国在G20和APEC这样的多边外交机制中的影响力日增,近些年举办的主场外交尽显独特魅力。在加入和创设国际制度方面,改革开放后的中国加入了世界上越来越多的重要国际组织,是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贸易组织的重要成员国。中国还主导设立了以上海合作组织、金砖国家银行、亚投行为代表的国际制度。今天的中国日益接近世界舞台的中央,离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只有一步之遥,外交所发挥的作用也正是它的成就所在。改革开放事业是通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必经之路,过去的外交发挥了保驾护航的作用,当前中国正从“站起来”、“富起来”走向“强起来”,赋予外交成就以更大的期许。

三、新中国外交思想的发展成就

除了历史进程的视角,我们还可以从思想发展的视角来考察新中国的外交成就。事实上,正是每一个时期外交思想的高屋建瓴,才使新中国外交取得了全面的成就,而非只是在某些单个领域取得零星的成绩。新中国外交战略曾随着国际形势的变化和我们自身国际身份定位和利益诉求的变化,而有过重要的转型,但奉行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始终是新中国外交的一贯思想原则。建国初期的“一边倒”外交方针,决定对苏联和社会主义阵营的“一边倒”,恰恰也是独立自主作出的。1954年前后,中国就与印度、缅甸等国共同倡导了“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即相互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内政、平等互利、和平共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是新中国与不同利益的周边国家和不同意识形态的国家化解矛盾、和平建交、拓展生存空间的锐利武器。当然,由于处在美苏冷战的大背景之下,新中国在建国后较长一段时间内的外交往往有两条交错的线索,即“国际共运的思想逻辑”和“民族主权国家的思想逻辑”,而且由于外在霸权国家的某些干涉性行为的存在,中国人民对于独立自主有了更深刻的认识。1978年后中国的外交原则作出了重大调整,确立了“真正的独立自主和平外交政策”,根据事物本身的是非曲直来作出判断和决定。这一思想使我们摆脱了笼统的“反霸”思维,但坚定地不畏强权,把“反霸条款”写进了中美上海公报、中日建交公报、中苏恢复关系的联合声明中,把握住了国际话语权。20世纪80年代邓小平多次强调世界的主题已经从“战争与革命”转变为“和平与发展”,这是新外交思想的重大成就,也是此后“真正的独立自主和平外交”思想的历史前提。

进入改革开放时期之后,新中国外交思想也与时俱进、开拓创新,先后提出了“与国际接轨”的思想、国际关系民主化的思想、和平发展的思想、外交为民的思想、做负责任大国的思想、新型国际关系的思想等,这些标志性的中国外交思想成就,发展到2012年之后的“新时代”,达致新中国外交思想的集大成者——“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力图推动构建一个持久和平、普遍安全、共同繁荣、开放包容、清洁美丽的世界,超越了过去数百年西方外交思想的哲学根基,是各民族国家利益的最大公约数,其意义在未来的历史进程中必将愈来愈彰显。“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已经有许多实践的平台,如“一带一路”倡议、“亲诚惠容”的周边外交、亚洲命运共同体、中非命运共同体、中欧互联互通等。“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也是习近平外交思想的核心内容。习近平外交思想已经是一个成熟的外交思想体系,也是21世纪的中国人民对于人类思想史的一个重大贡献。历史实践证明,新时代中国特色的外交,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导下,必将为党和国家的内政建设作出新的更大的贡献。

(作者单位: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

(转载请注明来源:宣讲家网站,违者必究。)

宣讲家网评论,受到各界的广泛关注,欢迎有识之士投稿或提出宝贵意见!

稿件一经采用,必付稿酬。谢谢!

宣讲家网评论征稿邮箱:xuanjiangjia001@163.com,QQ交群:610739169。

责任编辑:刘媛校对:于川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