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抗疫的挑战与应对

非洲抗疫的挑战与应对

【摘要】由于各种原因,非洲成为下一个全球疫情重灾区的可能性仍不能排除。作为全球经济链条中最脆弱的一环,非洲经济在新冠肺炎疫情的打击下面临全面衰退的风险。为避免非洲出现最坏情况,除了非洲各国自身迅速采取相关防疫抗疫措施外,国际社会的援助必不可少。在国际施援非洲抗疫方面,最可圈可点的当属中国政府与民间所采取的迅速行动。

【关键词】非洲 抗疫 国际援助 【中图分类号】D815 【文献标识码】A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的全球蔓延,非洲大陆面临的疫情扩散挑战也日益严峻。虽然非洲的确诊病例和死亡病例总数均远低于欧美国家,但其确诊病例、死亡病例近期增加速度很快。截至7月底,非洲大陆累计确诊病例已突破90万例,死亡病例接近2万例。由于非洲各国缺少新冠病毒检测试剂盒,个别国家还早已停止检测和报告病例,因此实际病例数可能比报告的还要高。另外,从地区情况看,北非地区目前是整个非洲大陆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地区。从国别情况看,非洲疫情最为严重的国家依次是南非、埃及、尼日利亚、加纳和阿尔及利亚。疫情还导致一些非洲国家的政府高官纷纷“中招”。

非洲大陆有可能成为下一个疫情重灾区

虽然非洲当前的疫情与欧美、拉美及印度相比似乎还不算严重,但是不管是联合国秘书长,还是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以及联合国非洲经济委员会相关专家等,此前都已经多次发出警告称,非洲大陆有可能成为下一个疫情重灾区。2020年4月17日,联合国非洲经济委员会发布了题为《COVID-19:保护非洲的生命和经济》的报告,称或将有超过30万非洲人因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而丧生。该报告警告,即便非洲国家能落实严格的保持社交距离措施,也会有超过1.22亿人感染,最多甚至能达到12亿;即便是最乐观的情况下,非洲今年也会有30万人病亡,而最坏情况则可能达到330万,并有可能使500万至2900万人陷入极端贫困。之所以各国际组织及专家都对非洲的疫情发展给出了最悲观的预测和警告,主要是由于从阻断传染性病毒的预防和治疗两方面来看,非洲的情况都差强人意。

从预防方面看,经济发展的相对滞后使得非洲国家民众的居住和卫生条件较差、民众的公共卫生意识也不强。早期非洲的病例多为来自欧美的输入性病例,但随着疫情的发展,新冠病毒已经在非洲本土传播甚至迅速进入了居住和卫生条件最差的农村地区。众所周知,疫情防控的最主要预防措施就是勤洗手、戴口罩和保持社交距离。然而,戴口罩和保持社交距离在没有收入及拥挤的贫民窟里根本就是一个奢侈的“措施”。至于勤洗手,也不是一个卫生习惯的问题,而是有没有水源的问题。据统计,目前在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约有2.58亿人没有自来水可以洗手,甚至饮用水源都严重不足。肯尼亚流行病学家耐里·亚特齐因此悲怆地发问道:“你要怎样才能让水资源匮乏地区的人常洗手?他们连吃饭都成问题。”

从治疗方面看,非洲国家的医疗卫生体系普遍比较薄弱、医疗器械和检测试剂等都相对短缺、医护人员也严重不足。国际医学领域的著名杂志《柳叶刀》曾在2019年发布了2016年的全球医疗质量排行榜,该榜单中指数不满30分的国家基本都集中在非洲。早已饱受埃博拉、HIV、肺结核和其他传染病摧残的非洲薄弱公共卫生系统的确难以承受新冠肺炎疫情大范围蔓延的冲击。在大部分非洲国家,每百万人配备的重症监护床位仅有约5个。在5000多万人口的肯尼亚,重症监护病房床位只有550张。在撒哈拉以南的许多非洲国家,医疗工作者寥寥无几。有些国家根本都没有隔离病房。口罩、防护服、核酸检测盒、呼吸机等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必备物资也同样十分短缺。目前,大部分非洲国家没有自行生产新冠病毒检测设备的能力,核酸检测盒以及病毒采样设备和提取试剂等检测检疫设备主要依靠世卫组织、非洲疾控中心等各方的捐赠。

最后,非洲国家较弱的社会动员能力和一些传统习俗文化也不利于疫情的防控。大多数非洲国家中央与地方的脱节、城市与农村的分离,常常造成广大农村地区仍表现为对部落的归属和对酋长的忠诚。政府从首都发出的法规和戒令往往无法在全国得到有力地推行和落实,从中央到地方的各级政府执行力、社会动员能力都有待提高。还有很多非洲国家之间边境管理松懈、人员跨境流动大,难以做到身份核实的电子联网等等,这也客观上为传染病的密切接触者跟踪调查带来了很大的难度。另外,在埃博拉疫情暴发期间,一些西非农村地区的集体出殡送葬、亲人抚摸死者遗体做最后告别等习俗也对传染病疫情防控造成了很大的障碍。

非洲经济面临全面衰退的风险

在疫情的强力冲击下,世界经济出现严重衰退,全球产业链、价值链、供应链以及国际经贸往来等都受到严重破坏。虽然目前非洲还尚未成为全球疫情的“震中”,但每当灾难来临、受打击最重最大的永远是最脆弱的经济体。非洲作为全球经济链条中最脆弱的一环,其经济在新冠肺炎疫情的打击下面临全面衰退的风险。

疫情从供应链、需求链和贸易链三个方面严重打击了非洲经济。受疫情全球扩散和停产停工影响,国际上对原材料和能源的需求降低,且在短期内难以恢复。非洲国家也因疫情防控的需要采取了相应的封城停产等措施,使得全球供应链的“需求”和“供给”两端出现了共同萎缩,给非洲的矿产资源生产国带来了收入锐减的直接负面影响。如非洲第一大矿业出口国南非的金、钻、铜及铂族金属的矿业企业均已受到停工停产的影响。另外,封锁及各国推出的航空禁运和口岸关闭等措施还推高了人力及空运、海运等成本,造成了贸易链的紧张和产生脆断的危险。由此,引发许多非洲国家旅游业受损、外国直接投资减少、资本外逃等挑战。如非洲国家外汇收入的主要来源旅游业(旅游业收入在一些非洲国家中占据了国内生产总值的近40%),就由于疫情的冲击出现剧烈萎缩。旅游业和侨汇收入减少,以及国内经济活动的放慢,使非洲国家原有经济结构中存在的产品单一性及过度依赖外部市场等问题进一步暴露出来,并容易引发国际收支困难、外汇短缺、本币贬值和通货膨胀、债务危机风险增大以及粮食危机、经济萎缩等一系列连锁反应。《COVID-19:保护非洲的生命和经济》研究报告指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非洲2020年经济增速可能从之前预期的3.2%降至1.8%,近2700万人会因此陷入极端贫困。联合国非洲经济委员会执行秘书薇拉·松圭表示,疫情导致的大宗商品价格下跌可能给南非、尼日利亚、阿尔及利亚、埃及和安哥拉等非洲经济强国带来财政压力,非洲石油出口国的收入损失预计多达650亿美元,同时各国还需要额外投入106亿美元医疗开支以遏制疫情传播。

非洲经济的全面衰退还将引发失业、犯罪等严重的次生灾难。中小企业和非正规经济是支撑非洲就业和维持普通人生存的主要力量,也是最易遭受疫情冲击的薄弱领域。经济的全面衰退将使非洲的中小企业面临完全关闭的风险,原本就长期居高不下的青年失业率将进一步快速攀升。非盟近期的调查数据显示,2000万名左右的非洲劳动力将面临失业,这对很多家庭而言是致命的打击。如园艺业是肯尼亚农业产业支柱之一。受全球航空物流停滞影响,肯尼亚的园艺出口遭到重创。据肯尼亚花卉协会估计,每天损失超过2.5亿肯尼亚先令(约合240万美元)。有数据显示,已有2000多名园艺农场工人被解雇。另外,非洲民众的储蓄率非常低,像服务员、建筑工人、售货员、销售员等很多职业都是以周薪甚至日薪结算。既没有存款又没有工作将会带来灾难性后果,很多人一旦失去工作就可能在感染病毒之前饿死。民生问题的严峻又会反过来成为抢劫、犯罪等社会问题产生的温床。而如果经济衰退、民生艰难、社会矛盾日益尖锐三重挑战叠加,则会对非洲社会和政治稳定的大局构成挑战。

坚持非洲自救与国际援助相结合

非洲联盟及非洲各国一直密切关注国际疫情的发展变化,并很快针对本国疫情的情况采取了相应对策。如在疫情呈现蔓延态势后,非洲多个国家很快就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并采取了各类防控措施,包括关闭边境口岸、强制要求隔离、禁止公共集会、关闭学校等。为应对疫情对经济带来的不利影响,不少非洲国家政府还推出了相应减税和经济刺激政策,包括向低收入者提供税收减免,为个人和中小型企业予以减税等。非洲各国财政部长也举行专题会议,呼吁各国协调一致应对消极影响,并建议非洲尽快采取总额达1000亿美元的紧急经济刺激措施,以支持并保护超过3000万个私营部门工作岗位。非盟也迅速成立了“新冠肺炎疫情(COVID-19)应急基金”,以用于减轻疫情对所有非洲国家社会、经济和人道主义的影响,支持非洲疾控中心在全非洲开展抗疫物质采购、分发及人员培训等。虽然这些措施对于阻止疫情快速蔓延及应对疫情对经济的冲击都是非常必要并能够发挥有效作用,但对于广泛的需求来说又是远远不够的。坦率地说,目前能够有财力出台紧急经济刺激计划的非洲国家除了南非、尼日利亚、肯尼亚等排名前列的非洲经济体以外,大多数非洲国家恐怕是有心而无力。而原本就面临资金筹措困境的非盟也同样捉襟见肘,难以对非盟成员国提供有针对性的抗疫物资支持。因此,非洲急需国际社会援助抗疫物资及派遣医护专家、帮助培训和分享防控防治措施与经验。而在国际施援非洲抗疫方面,最可圈可点的当属中国政府与民间所采取的迅速行动。

首先是向非洲提供抗疫物资及派遣医护专家。2020年3月7日,当中国国内疫情还处于攻坚阶段时,中国政府就响应世卫组织呼吁,决定向世卫组织捐款2000万美元,用以支持世卫组织开展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国际合作,为世界作出了表率。3月22日,中国政府提供的援非防疫物资就运抵了埃塞俄比亚。4月6日,中国政府援助非洲国家抗击疫情的首架包机降落在加纳首都机场,机内满载着中国援助中西非18个国家的众多物资。这些物资将以加纳为转运中心,通过联合国人道主义应急仓储渠道,进一步分送至17个中西非国家,为当地抗击疫情解燃眉之急。4月19日,在沙特主持的20国集团领导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视频特别峰会上,习近平主席呼吁20国集团“要携手帮助公共卫生体系薄弱的发展中国家提高应对能力”。除了中国政府积极对非提供抗疫援助外,中国民间组织和企业也行动起来。如马云公益基金会和阿里巴巴公益基金会就率先行动,先后分两批将宝贵的抗疫物资输送到非洲大陆几乎所有国家。在非洲的中资企业也行动起来,纷纷为所在非洲国家的抗疫行动慷慨解囊。

其次是向非洲国家医护专家及民众提供培训、分享防控防治措施与经验。病毒无情人有情,传染病需治更需防。相对于亚欧美等三大洲,非洲的新冠肺炎疫情出现较晚、而且主要是来自欧美的输入性病例。因此,可以大力借鉴其他国家行之有效的防控和防治经验,少走弯路。迄今中国就已经发布了7版新冠肺炎诊疗方案、6版防控方案,这些方案源于中国、面向世界,已翻译成多种语言以同世界各国分享交流。3月18日,中国同非洲国家就疫情防控举行了专家视频会议,与非洲疾控中心及24个非洲国家的近300名政府官员和卫生专家,就中国抗击疫情最新进展、病毒学和流行病学、临床救治和海关防疫等方面分享信息、交流经验。这是非常好的开端,这样的经验分享还可以采取更多的点对点的方式,以方便与具体疫情国家一对一的交流。迄今,中国已向50多个非洲国家和非盟交付了大量医疗援助物资,并向11个非洲国家派出了148人次的医疗专家组,并多次同非洲国家举行专家视频会议、同非方分享抗疫经验。40多支中国援非医疗队也在非洲所在国开展各类培训活动近400场、培训当地各类人员2万多人次。

最后是着眼于推动后疫情时代非洲经济的复苏与发展。6月17日,在中非团结抗疫特别峰会上,习近平主席表示,为推动后疫情时代非洲经济的复苏与发展,要加强中非共建“一带一路”合作,在落实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成果的过程中,要重点向健康卫生、复工复产、改善民生领域倾斜。同时,“中方支持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建设,支持非洲加强互联互通和保障产业链供应链建设,愿同非方拓展数字经济、智慧城市、清洁能源、5G等新业态合作” 。可见,中非团结抗疫不仅仅着眼于当前,也必须考虑到后疫情时代非洲经济的复苏与发展,要通过推动非洲的数字“新基建”以及经济一体化建设来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纵观疫情暴发后的世界大国对非合作,中国不仅在援助和支持非洲抗疫方面发挥着领跑作用,而且也是迄今唯一与非洲国家联合倡议发起召开团结抗疫特别峰会的国家。没有哪个国家能够独自应对人类面临的各种挑战,也没有哪个国家能够退回到自我封闭的孤岛。正如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所说,“疫情虽未由非洲所引发,非洲却可能承受最严重的后果。只有非洲取得抗疫斗争的胜利,才能彻底结束全球疫情”。

(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中国非洲研究院研究员)

【参考文献】

①《联合国非洲经济委员会:超30万非洲人或因疫情而丧生》,环球网,2020年4月17日。

责任编辑:吴成玲校对:刘宇同最后修改:
0